渡人文学 - 网游竞技 - 日娱音乐人在线阅读 - 第92章 创作

第92章 创作

        虽然生驹家很大,但鹰山和海还是跟随着父亲住进了自己的家里。

        身为酒厂的老板,鹰山裕久在本地的住宅也是很气派的,比在馆山的家要气派多了。

        不过对于自己来说,这并没有什么用,反正暂住一段时间就会回去。

        面积宽敞,同时也放有许多酒。

        这其中出现频率最多的品牌,当属“羽后”。鹰山和海有过了解,这就是自己父亲的品牌。

        回家洗漱之后,鹰山和海没跟父亲有过多交流,很快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笔尖在纸上摩擦的声音从未停下来过。

        在灯光下,鹰山和海正用笔在纸上写着什么东西。

        脑海内正在播放着金爆的《明日之翔》音乐。

        这一次不同以往,是解锁了全部的权限,三十秒试听环节结束以后,还能继续听下去、并且从此以后就牢记在记忆里了。

        因为被一根棒球棒打伤了脑袋,因祸得福获得了一个曲库,缺点除了让饭量变大、用完一次需要睡一觉补充,而不能连续使用之外,就没有其他问题了……除此之外,它似乎还附赠了自己一个好处:记忆力变得牢固了许多。

        甚至于自己都还记得今天中午的烤肉,第三块吃的是牛肉。

        怎么算,都是大赚特赚的。

        脑海里的思维非常清晰,一首歌的内容也一直挥之不去,促使着鹰山和海不停地写下去。

        灵感来了怎么也挡不住,但出现在鹰山和海脑海内的可不只是灵感,而是直接可以抄的答案。

        这比“灵感”还要高效率。

        下笔如飞地进行着记录,尽管这是照搬,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全盘照搬了——有些地方还是需要做出改良的。

        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一首《明日之翔》……不,应该说是《明日之show》,便新鲜出炉了。

        《明日之翔》是鬼龙院翔写给自己的歌,而现在落在了鹰山和海的手里,“翔”这个名字自然是不用再继续了,而是换成了发音相近的“show”。

        “不过……”手里转着笔,鹰山和海还在思索着另一个问题:“应该采取怎样的方法才能让她听到呢?”

        将这首歌记录下来,最大目的就是送给生驹里奈,就算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但至少可以安慰鼓励一下她。

        投放到网络上?但现在乐队成员都不在秋田,另请乐队进行录制是一笔巨大的经费。

        这个答案很快就被自己否决了。

        仔细想想,除了录制投放到网络上,还有什么方法?

        这样的思索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困意所打断。

        这样如同醉酒一样的困意,鹰山和海早已不是第一次体验了。

        每次完成一首歌的记录,这样的感觉就会很快出现,迫使着自己赶快睡觉。

        不断发沉的眼皮似乎是在催促着自己快点入睡,浑身乏力的不适感也充当起了帮凶的角色。

        “算了,明天再想吧……”

        生理上的困意很难止住,鹰山和海又预感,如果再不入睡的话,或许就会被“掐断电源”强制睡眠了。

        关上台灯,鹰山和海很快盖好了被子,在风扇的呼呼吹拂声中,刚一闭眼立马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在秋田,鹰山和海见到了很少能够见面的父亲。只是两人都没有多少话题,与自己更多交流的,反而是生驹家的两个小孩,以及生驹夫人麻理。

        经过这接近一个星期的相处,生驹里奈也不再像最初认识的那么自卑,初步展开了心扉,话语也不知不觉间变多了一些。

        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不能维持到开学。

        这里比不上东京与大阪的繁华,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在这几天,鹰山和海完完全全地摒弃了外界的琐事,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放松与游玩上。

        跟着一起游山玩水,好好地体验了一回“山里孩子”的生活。

        “今晚别忘了一起聚餐。”

        一边看着电视新闻,鹰山裕久头也不回地说道。

        “等到开学就回来……”

        正在与高山一实发着短信的鹰山和海,在这时偏过了头看了一眼背对自己的父亲,语气平淡地回应道:“知道了。就在附近的居酒屋吧?”

        对于这件事,鹰山和海早有听闻。

        鹰山裕久的资产不仅是由利本庄市附近一带的酒厂,顺带着周边的一些居酒屋,也有些在他的名下。

        跟酒有关的事物,似乎都和他有所关联。

        夜色很快降临。在此之前就达成了共识,互通电话过后没多久就确认了出发时间。

        这家居酒屋就在两家住处附近,甚至都不用开车,单凭走路就可以抵达。

        居酒屋的名字叫做“小酌”。

        “鹰山桑!”

        刚一抵达居酒屋的门前,鹰山和海就听到了有人在叫着自己。

        不用猜就知道这道声音属于生驹里奈。

        女孩正站在不远处,面带笑容地朝这边挥着手。

        在她身边还有真治等一众家人。

        对于生驹,鹰山和海也是很喜爱的。

        尽管现在还有些不自信,但能从与她相处的细节中捕捉到更多的优点。

        思维活泛,一般抛出去的话,都能够很快地反应过来并且做出回复……只是这些都太过稚嫩,而且心理压力也是一种阻碍,若非鹰山和海一直都表现得很耐心,说不定这样的性格都会被生驹藏得很深。

        如果加以锻炼,绝对能成为一个健谈的人。

        可惜这些闪光点都被她的自卑掩盖住了。

        校园欺凌还真是不应该存在。

        和里奈一起打招呼的,还有弟弟真治。

        看着三个小孩感情不错,一旁的两家人也都是由衷地开心。

        特意放缓了脚步,两家的长辈走到了一起,共同商量起了另一件事情。

        “一个人独立生活了三年,和海真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听着生驹夫人的赞赏,生驹隆一同样是很认同。

        看着三个孩子的背影,不禁流露出了欣赏之情:“里奈与和海的之间的感情很不错嘛。”

        言下之意所有人都清楚,鹰山裕久也不打算含糊其辞,直截了当地回复道:“孩子们的事就交给他们,我们这些大人就不必多做关心了。”

        “也是……”

        生驹家的嫁妆是本地的一块土地,虽然很诱人,但鹰山裕久并不打算为此擅作主张。

        因为他已经通过渠道听说自己的儿子,似乎和馆山的一个女生走得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