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网游竞技 - 日娱音乐人在线阅读 - 第87章 秋田大地主

第87章 秋田大地主

        “请各位乘客注意随身携带贵重物品……”

        月台边,维护现场秩序的工作人员正提着扩音喇叭不断地穿梭在人群当中嘱咐着,不过周围的行人都是步态匆忙,根本没有人会停下来驻足倾听。

        “这里就是秋田了吧?”

        将有一些松懈下来的包裹往上提了提,看着眼前矗立着的站牌:由利本庄,这四个汉字正明晃晃地出现在站牌之上。

        单凭月台车站内的景象是看不出与千叶有什么区别的,还是需要真正出去以后,才算得上是见识到这座城市的真面目。

        低头看了一眼手里拿着的地址卡片,根据鹰山裕久提供出来的路线,这次的目的地确实是由利本庄市没错。

        随便找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停下,鹰山和海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之后,便进入了等待时间。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

        好在有了“储存卡”的缘故,倒是可以让自己能够很好地消遣时间。

        轻合上眼睛,将重心都放在了脑海之内,这种玄妙的感觉又一次出现。

        在外界看来,鹰山和海只是像大多数人一样的打盹,这样的景象很常见,并没有感到多惊奇。

        如同戴上了耳机一样,将外界的声音隔绝,周围的声音都变得安静了许多,这种沉浸式的体验不是第一次,鹰山和海早就习惯了。

        不断地转换着歌曲进行试听,感兴趣就记下歌名——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在脑海内放置了的一款音乐播放器。

        想要把歌曲完整给记下来是有很大副作用的,若是现在使用出这个功能,那么今天就得在月台睡过去了。

        就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等待了多长时间,不过好在还是耐心地等到了来接自己的人。

        “和海。”

        一道明显就是中年人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将一旁发呆的鹰山和海拉回了现实。

        不用猜就知道是来自于自己的父亲,这个阔别已久的男人。

        小学毕业后,除了中学的那次头部受伤静养时期回来过一次之外就没有再与他见过面,如今再一次碰面,两人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对他的记忆基本就停留在了孩提时代,最近的几年除了零零散散的电话交流之外就没了更多的接触,感情慢慢淡漠也是正常的事情。

        并肩走在路上但又一言不发,二人都能清楚地听见彼此之间的脚步声。

        最终还是鹰山裕久率先打破了这一份沉寂:“大阪,怎么样?”

        “嗯,还好。”看了一眼身侧的鹰山裕久,自己却并没有多少回复的欲望,非常随意地回答了一句后,便重新将目光放回到眼前的路上。

        对于自家儿子的冷淡表现,鹰山裕久没有感到生气,很快就换了一个话题:“几天前跟你说过了吧?关于……”

        “知道,”鹰山和海摆了摆手,将父亲的啰嗦给盖了过去:“先去拜访一下……谁?”

        “生驹家。”好不容易和儿子有了说话的契机,鹰山裕久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是这里有名的地主。我的酒厂很大程度上就是要从他们那里大量购买稻米,也算是商业上的伙伴了。”

        “这次听说你来秋田,生驹家的人还特意让我邀请你去做客。”鹰山裕久话语不停,不过这一次的语气就要显得更严肃许多了:“到了生驹家一定要遵守规矩。生驹家的长女次子和你年纪差不了多少,也要和睦相处。知道了吗?”

        “知道了。”

        百无聊赖地听着鹰山裕久的一通叮嘱,鹰山和海早就对此感到不耐烦了:“之后呢?应该怎么走?”

        “去附近的停车场。”

        结束了这一个话题,两人之间的气氛又一次地变得沉寂了下来。

        一边是想找话题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另一边则是干脆不想多说废话——能来秋田都算是给面子了。

        整个日本除了三大都市圈,其他地方就和乡下差不多了。

        走出车站,尽管是城市,但规模比之大阪东京确实要逊色许多。

        但乡下也有乡下的好处。悠闲的慢节奏、田园风光都是很值得驻足下来慢慢欣赏的。

        “就是这里了。”

        当车辆停泊在一家院子外,鹰山裕久的声音打破了车厢内的沉默,将鹰山和海的思绪从窗外的景色放回了现在的任务上。

        此前一直都有关注周边景色,鹰山和海也发现了这附近的景象。

        附近都有现代化的耕地,看得出来,这确实和鹰山裕久之前所说的“地主”有着关联。

        将手上提着的大包放在了车里,鹰山和海背着从苇名洋介手里借来的吉他走出了车门,这才真正领略到了这秋田大地主的家宅。

        不算豪华,但占地宽敞,简约气派,一看就知道绝非平凡人家能住得起的。

        或许是早就有了消息,一名打扮朴素,体态富贵的妇女已经站在了门前等候,在发现了两人的身影之后,更是展开了笑容,朝这边挥着手。

        “鹰山桑,这就是和海吧?”妇人的脸上带着非常明显的笑容,朝这边热情地说道:“真不错呢……”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面对父亲的时候极尽冷淡,但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鹰山和海便犹如换了一个人一样,反应和礼数都很到位,但也仅仅只能算是“到位”,而不能说“优秀”了。

        “不用这么客气。”妇人笑道:“请进吧。”

        “这是生驹家的夫人,”鹰山裕久凑过脑袋,在鹰山和海的耳畔边提醒道:“生驹麻理。”

        跟随着鹰山裕久的脚步,鹰山和海走入了大门,在玄关处换上了住宅主人家早先就准备好了的室内鞋,这才缓步走入了住宅。

        “现在那两个孩子还没有起床呢。”麻理一边笑着一边解释道:“之后我会让他们都出来的。请先坐吧。”

        招呼完了两人在茶室坐下过后,生驹夫人便转身上楼,看样子似乎是去叫两个孩子起床了。

        “生驹家有两个孩子,一个比你小三岁,另外一个今年还在上小学。”

        鹰山裕久不厌其烦地做着解释,这是为数不多能和儿子交谈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