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网游竞技 - 日娱音乐人在线阅读 - 第35章 见家长?

第35章 见家长?

        “这位是……”

        突如其来的男人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轻松而又惬意的气氛。

        鹰山和海抬头望去,一个身材适中,相貌端正,满是胡渣的脸颊上带着微醺绯红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眼前。

        正当鹰山和海打算开口询问,坐在自己对面的高山一实便先一步为自己解开了谜团。

        “父……父亲?”高山一实的语气陡然间变得有些紧张,同时目光也不断地朝坐在对面的少年身上移动,抿着嘴的动作,看起来是在斟酌着接下来该如何解释。

        眼前这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就是高山一实的父亲。

        这让鹰山和海不禁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看了一眼,察觉到了彼此的相似之处后,才终于是确认了下来。

        “富浦……还真是小啊。”

        吃一顿晚餐就能碰到高山一实的家人,这是令自己没想到的。

        不等父亲开口,高山一实便先声夺人:“那什么……这是我的同班同学,今天第一次到富浦玩。”

        “噢……”或许是微醺状态下让思维迟钝了许多,中年男人反应慢了半拍,并且都忘记了自己最初想要问些什么:“我是小实的父亲……高山英志。”

        “父亲!你又喝醉了。”高山一实皱了皱眉,晃了一下高山英志的手臂,轻声道。

        不过高山英志并没有理会女儿的动作,而是直勾勾地盯着鹰山和海。

        虽然半醉状态下各种方面都变得迟缓了许多,但高山英志还是没有忘记与自家女儿坐在一起吃饭的男生——可疑。很可疑。

        “那么,可以介绍一下你的同学吗?”

        高山英志的语句忽然流畅了许多,仿佛是醒酒了一样,朝高山一实问起了问题。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鹰山和海,请多关照。”鹰山和海如实地做着自我介绍,不出意外地,让高山英志陷入了迟疑。

        “鹰山和海……”高山英志先是念了念这个对方给出来的名字,不过却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嗯?”

        面色一变,高山英志挑了挑眉:“鹰山和海?”

        高山英志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紧蹙眉头,双目微眯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在他看来,这小子是把恶作剧开到自己身上来了。

        “鹰山桑的名字发音和我是一样的。”高山一实很适时地给出了解释,让高山英志严肃得有些可怕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似乎是想要让父亲相信自己所说的话,高山一实话语不停地补充道:“鹰山桑是从馆山来的。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同学。”

        “馆山?”在女儿的解释下,高山英志这才渐渐明悟下来,不过眉头却一直没有舒展开。

        “鹰山君,你的父亲……是不是有过暴走族的经历?”

        当自家女儿一提到馆山这个地点与鹰山这个姓氏,高山英志便回想起了几十年前发生过的一件倒霉事件。

        “啊——”

        高山一实像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不禁放声道:“难道说……矢部桑曾经被暴走族用砖头砸脑袋的事情……”

        “那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高山英志点了点头,看起来已经完全醒酒了:“那时候我还在安房高上高中,因为矢部在电车上和暴走族对上了眼,所以被带到一边用砖头砸了。而那个暴走族留下的名字就是‘鹰山’。我和山田因为时刻带着笑容,所以没有被砸。”

        千叶县的暴走族很有名,七八十年代更是暴走族的鼎盛时期。

        说到这里,父女两人都是将视线齐齐转向了已经无心用餐的鹰山和海。

        “我父亲确实是有暴走族的经历……”面对两人的注视,鹰山和海放下了筷子,自顾自地用毛巾擦了擦嘴,迟疑地回答道:“不过他现在已经离开千叶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在高山英志提供出来的线索消息之下,矛头还是无一不是指向了自己的父亲。

        看着鹰山和海一脸迟疑的模样,高山英志主动为他减起了压:“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谁没有青春期的时候呢?只是小实突然提起,我才顺着解释的。鹰山君不用放在心上。”

        “对了,”高山英志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初衷:“为什么你们会在一起吃饭?”

        “因为……”正对着对方的两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抹慌张与求助。

        最后还是由高山一实化解了这一次的尴尬:“因为一起看电影的友佳临时有事,所以只好我跟鹰山桑一起了……”

        一旁的鹰山和海选择保持缄默。说多错多,自己很明智地没有开口,只是附和着女孩的措辞。

        只是对方把观看livehouse演出换成了看电影,这让鹰山和海有着些许意外。

        “是这样吗?”高山英志的神色缓和了下来。

        一切恢复正常。

        当真正坐下来交谈后,鹰山和海才明白,遗传这种东西确实是存在的。

        这对父女都很能聊天,入座后片刻之间便聊开了。

        “小实这孩子,从小就不愿意认错。”或许是之前喝了酒的原因,坐到了自己身旁的高山英志毫无长辈的架子,主动地揭起了女儿的短:“大客厅门上的一个洞,就是她前几天踢出来的。”

        “没有,完全没有的事!”高山一实动作相当激烈地摆了摆手,嘴上说着否认的话,但撇成八字眉的笑容却出卖了她。

        鹰山和海相当有兴趣地听着高山英志的话语,时不时用余光瞟着对面的女孩。

        光是看着对方的面容,配合高山英志的控诉,就能联想出剑道少女踢门的样子。

        一想到这里,鹰山和海不禁莞尔。

        “小实,明天还有课程,吃完就赶紧跟我回家。”

        “关于手工课那边我已经处理好了,这周没有上的课,下周会一并补上。”

        高山英志催促的声音响起,不过却并没有引起高山一实的重视。

        “小实,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直到被指名道姓,高山一实才做出了反应。

        但非常敷衍。

        一边细嚼慢咽,一边敷衍地做着回应:“谢谢……”

        撇了撇嘴,高山英志侧头看向了身旁的鹰山和海,似乎是在发泄着自己身为父亲却在女儿面前没什么威严的郁闷:“这孩子每次不专心听别人说话的时候,都会说‘谢谢’来敷衍过去。”

        “我可没有!”

        高山一实拍了拍手极力否认着。

        鹰山和海只是一阵的想笑。没想第一次和高山一实“约会”,第一次来到她的家乡就遇到了她的家长,而且看样子相处得还算不错。

        但是,这应该是幸运,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