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网游竞技 - 日娱音乐人在线阅读 - 第19章 意外

第19章 意外

        经历了一晚的剪辑拼接加上其余杂七杂八的后期,鹰山和海终于是将《red》的翻唱作品发布在了niconico与油管之上。

        因为发布时间太短,所以目前还看不到多少反馈,究竟是石沉大海还是饱受欢迎,一切都还说不准。

        一个人包办了视频的发布与后期工作,赶工的代价是休息的缺失。

        顶着两层黑眼圈,在短暂的不到五个小时睡眠之后,鹰山和海便又在闹钟的催促下匆忙起床。

        走出卧室下楼,客厅已是一片狼藉的景象。

        一根根链接乐器与音箱的电线盘根错节,如同一条条长蛇般躺在地上,地上的一个个被吃光的仙贝包装与若干被捏扁的罐装啤酒,证明了昨晚的狂欢有多疯狂。

        挠了挠头发,鹰山和海将打扫的想法暂时放下。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根本容不得耽搁。

        简单洗漱以后提上单肩包,手里还拿着一个空的饭盒——一个人住的自己根本没空,也不会也不愿意做三餐,几乎每顿饭都是依靠在各种店里打包堂食来解决的。

        家里通往学校的街道,鹰山和海走过早就不知道几百回了。

        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内房线馆山站转盘不远处的中村屋,鹰山和海一头扎进了店门,动作迅速地直奔二楼餐厅。

        “鹰山君,早上好。”

        鹰山和海是店里的常客了。如果有一天早上没见到他,说不定山田店长还会担心一阵子——会不会睡过头了?

        “噢,早上好。”鹰山和海将饭盒递给了山田,对方也心领神会地接了过来,甚至都不需要他点餐,都知道对方要些什么了。

        “鹰山君,这个给你。”鹰山和海是中村屋的常客兼老熟人,甚至自己考到船桥高中的女儿,在中学时代都是amazing的歌迷,所以山田趁着现在还没有太多客人,平白送出了一份三明治。

        机械地收下了山田递来的三明治,鹰山和海显得很是意外:“这……”

        “不用客气。鹰山君每天都来光顾生意,就当是我们的感谢吧。”

        山田笑道,脸上的一层层皱纹也因为她的笑容而更加显眼,显得更为慈眉善目了一些。

        “那……谢谢了。”

        拿过了包装妥当的便当盒与附赠的三明治,鹰山和海简单道谢之后便走出了店家,不过很快就被一道熟悉的声线给叫住了。

        “鹰山桑——”

        虽然是早晨上学上班的高峰期,但馆山是没法和大都市圈相媲美的,所以人流量并不算多,身后有人叫自己,鹰山和海也是能清楚地听见的。

        这道声音的主人,自己是非常熟悉的——毕竟每天都会听见,想不熟悉都是一件难事了。

        纵然是知道了叫住自己的人就是高山一实,但鹰山和海还是礼貌性地回过了头。

        高山一实与佐藤友佳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佐藤友佳的相貌气质也确实算得上是不错,但与她身旁的高山比起来就要逊色一些了。

        “噢,高山,佐藤。”咬了一口三明治,鹰山和海远远地与并肩的两名女孩打起了招呼。

        对面的两人也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前方的鹰山和海,与之成为了三人的队伍。

        “话说回来……平田桑呢?”高山一实仿佛是想到了一些什么,忍不住问道:“你们不是都住在馆山吗?”

        听着高山一实在一旁的询问,鹰山和海不假思索地道:“他这家伙喜欢赖床,所以我跟他不经常一起出门。”

        “这样啊……”

        特意没有站中间的佐藤友佳正佯装着环顾四周,其实她是很关心这两人的关系的,一直都默默地倾听着对话。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或许这两个同名同姓的人认为彼此之间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但佐藤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话,就不是这样的了。

        一起回家,一起吃饭……这可不是单单普通朋友可以做到的。

        车站距离学校有八百多米左右的路程,步行也只需要十分钟,对于一行三人来说,权当是早晨的一个小热身了。

        如同往常一样进入校园门庭换上室内鞋,不过今天却有些奇怪。

        来到了标有自己名字的储物柜前,打开柜门,刚取出室内鞋扔在地上之时,一张纸片也从储物柜里缓慢地飘了出来。

        “嗯?”

        印象中自己除了放鞋子之外,这个储物柜里就没有放过任何东西。可是现在却突然多了一张纸出来,这让鹰山和海很意外。

        或许是别人放错了?但是为什么要压在室内鞋鞋底下?

        这边的动静同样是引起了就在不远处的两名女孩的注意。

        鹰山和海蹲下身子捡起纸片的动作非常显眼,这让一旁已经换好室内鞋的两人都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这边。

        无论是高山还是佐藤,都是很好奇的——这张纸片到底写了些什么?

        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异动,鹰山和海自顾自地展开了这张被折叠起来的纸条,打算看一看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内容。

        恶作剧,还是……欺凌诅咒?

        从小到大虽然有过被欺凌的经历,不过自从出手反击了过后就没人再敢招惹自己,这也是导致他中学时代被迫变成不良的契机——当然,自从脑袋受伤过后,就没有再担任“不良”了。

        如果这次也是所谓的欺凌的话,鹰山和海也不介意重操旧业。

        不过,纸中的信息告诉自己,是他多虑了。

        “鹰山君……初次见面……自从开学以来,遇见你的时候心里就莫名紧张……如果愿意做朋友的话……”

        一长串的语句跃然纸上,从娟秀的字迹上来看是一个女生写的。

        从信中的内容看来,对方无一不是在表达着对自己的仰慕与好感,看起来应该算得上一封表明心意的情书……

        但最后却没有留下名字,或许对方还不愿意这么快说出自己的身份。

        “好奇怪啊……”看完了这一封不明所以的信,鹰山和海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意外,意外中还有一丝惊讶。

        “看起来,鹰山桑很受欢迎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