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网游竞技 - 日娱音乐人在线阅读 - 第6章 陪练?

第6章 陪练?

        “剑道的招式很多,所以我先给你展示一下最基本的一本技。”

        进入了剑道模式,高山一实就要变得严肃许多了。面色沉静,表达流畅,看起来很是正经。

        只见她手中握紧竹刀,与盘坐地上的鹰山和海拉开了距离,随后踏着平稳的步伐上前前进三步,在踏出右足之际将木刀以双手举到头顶,握着竹刀的双手极为稳定,没有一丝一毫的抖动。

        “面!”

        响亮的轻吼声从女孩清瘦的身躯中传出。在喊出招数的同时,原本高举在头顶的竹刀也顺势劈下。

        速度之快,力道之强,甚至让就坐在她身前的鹰山和海都听见了一道急促的斩破空气的声音,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噢……厉害。”

        鹰山和海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看剑道招式,不知不觉地就忘记了是来学习训练的,将自己当做了一个看剑道表演的观众。在女孩完成展示之后,甚至还鼓起掌叫起了好来。

        另一边的高山,也是帅不过三秒。在展现出剑道少女的风采后,立马又变成了之前的那个笑起来会崩掉的女孩:“这一招叫做‘正面’,接下来我会展示另一个招式……”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看,鹰山和海这才重新认识到了高山一实。在平常是外向中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自卑的女孩,但在接触剑道之后,整个人的气质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明明看起来是个柔弱美少女的样子,但在剑道上的造诣却丝毫不下于一些浸淫此道多年的人……

        一边感叹着,鹰山和海一边站了起来,想要更仔细地查看她的每一个动作细节。

        就如同鹰山和海将自己当成了观看剑道表演的观众一样,高山一实也同样地不知不觉间把自己的初衷忘掉了。明明是来帮助鹰山和海熟悉剑道的,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是发展成了自己一个人的日常练习。

        人在专注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忽略掉周边的事物。

        眼前出现了鹰山和海的身影。

        对方穿着剑道部标配的剑道袴,手上还提着一把竹剑,这让高山第一时间竟是将他没有练习过剑道的经历给忘记了,从而把他当做是一个剑道部的部员,动起了较招的心思。

        浑然忘记了自己是来教剑术的高山一实直挺挺地朝向了眼前的少年,大声叫道:“面!啊……糟糕!”

        当高山一实刚刚喊出招式,并且将刀尖对准眼前的鹰山和海刺去的一瞬间,自己突然反应过来,对方不是自己的陪练,而是来学习剑术的。如今骑虎难下,也就只有调整位置,减少伤害了。

        “正面”瞄准的位置是头顶,但在高山及时调整之下,这一下斩击最终落在了鹰山和海的肩膀上。

        至于身为受害人的鹰山和海,刚刚从地板上站起来打算凑近观看,下一秒就被一根竹刀给劈中了肩头,所以直到现在为止,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

        虽然高山一实极力地收缩了自己的力道,并且打击的部位也从头转移到了肩膀,但她终归是剑道二段的水平,这一剑的力道依旧非常重。

        先是感觉到肩膀处传来一声闷响,随后一股酸痛以肩头为中心轴往四周散开,直到覆盖了整个肩膀。

        “嘶——”

        突如其来的痛楚让鹰山和海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缓慢地坐回了地面,不断地伸手在被击打的肩头处揉搓。

        “啪!”

        与自己感觉到疼痛的同一时间,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高山一实,则是丢弃了手中的竹刀,急切地朝鹰山和海的位置凑了上来,并且嘴里也在不断地进行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高山一实想要凑上去,但却被鹰山和海给阻挡了:“你别过来!”

        经过了一次平白无故就被攻击,鹰山和海对于眼前的少女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你肯定还在计较上课时我对你甩脸色的事情,对吧?不就是同名同姓,有什么大不了的……”

        鹰山和海从地板上站了起来,一边揉着被竹刀击中的肩膀,一边戒备地盯着高山。

        不过高山的反应却在自己的意料之外。

        充满歉意的表情不似作假,而且之前的作案工具也被丢在了一边,这倒是让鹰山和海渐渐地放松了警惕。

        “我发誓,我绝对是不小心的……”因为太过焦急,高山一实的表情都快拧成苦瓜脸了。不再掩盖着自己的嗓音,将低沉磁性的本音完全显露了出来:“刚才我太入神了,就把你当成陪练了。”

        女孩的解释,让鹰山和海只感觉到了一阵的无语。狐疑地看了一眼对方,对上了她真诚的视线后,这才将态度松懈了下来。

        甩了甩被竹刀打中的右手手臂,鹰山和海皱眉发泄般地道:“开学第一天就这么倒霉……”

        “噗……”

        站在鹰山和海的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高山一实忽然间听到了身后响起了一道笑声,虽然被极力地压低了声音,但高山还是听见了。

        扭头看去,这发出笑声的人正是自己的发小,佐藤友佳。

        被自己的视线看到,佐藤犹如被抓包了的小偷一样,慌张地将视线移到另一边,但嘴角间若隐若现的弧度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她的笑意。

        “真是的……”高山一实紧了紧拳头,没想到佐藤友佳竟然在自己落难的时候幸灾乐祸。

        对发小的怨气放在了一边,高山很快就重新把重心放在了鹰山和海身上——毕竟人是自己打伤的,再怎么也得赔礼道歉不是。

        一边在脑海内飞速地思考着该怎么办,高山一边皱着八字眉双手合十不断地鞠躬请罪:“实在是对不起。作为赔罪,我就请你吃一顿晚饭,怎么样?”

        在道歉的时候,高山感觉到身后有种被注视的不适感,猛地一回头,又是佐藤友佳。

        这一次的佐藤不再像之前那么幸灾乐祸,反而是带着一种期待与鼓励的神色看着自己。这让高山一实有些奇怪,但很快就又转回了身子,看向面前的鹰山和海,并祈祷着对方不要拒绝。

        “晚饭?”

        不提倒还好,经她这么一说,鹰山和海忽地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

        看了看道场内悬挂的时钟,快要抵达六点正是适合吃晚饭的时间。装模作样地思索了一阵,鹰山和海很快就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