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网游竞技 - 我的武装女仆在线阅读 - 46:谁是内应(二更求追读)

46:谁是内应(二更求追读)

        “那么,现在开始今日的作战会议。”

        坐上了主席位,伊芙琳的表情严肃起来,流露出了一丝上位者的统领气质,“请依次汇报昨日各个军团的作战成果。”

        这个环节跟他没多大关系,趁着各个将领汇报战果的时间,诺伦用手上伊芙琳提前给他准备的会议名单,将会议室里的人与其职位一一对应。

        临峰军队有三种编制,分为骑士团、军团与城卫兵(团),每一种编制都由一名团长、两名副团长率领,加起来正好9人。

        其中,坐在自己正对面的是一位身着红白色军官制服、发须泛白的中年人,他就是这场会议中地位仅次于代理城主伊芙琳的莱恩·安德森。

        他是临峰骑士团的团长,也是临峰城个人实力的最强者,一位成名已久的八阶骑士。

        除此之外,他还在会议室中找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面孔——

        莱纳·佛杰,临峰军团的副团长之一,他看起来是在场所有团级将领中最年轻的一个,有着古铜色的皮肤和不苟言笑的面容。

        之前在城墙上维护城防魔导炮的时候,军团中负责接应他与威尔森的就是莱纳。

        只不过他对莱纳的印象并不好,按照职责划分,莱纳原本应该负责军团城防军的指挥与守城武器的维护。

        但城防魔导炮却年久失修、问题频出,累得他与安德森加班维护了两天才将它们堪堪修理完毕。

        而在他心直口快的指出了城防军现有的体制漏洞后,还被莱纳反呛一口,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

        以他副团长的立场或许的确有理由说这种话,军队里哪怕出了什么问题,用得着你一个外人来指指点点?

        或许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因为长久的和平导致军纪散漫,这可能是当时整个临峰军队的通病。

        也是因为这件事,导致了他开始对临峰军队的战斗力产生了怀疑,从而默默加快了研发瓦尔基里装备的速度。

        察觉到了诺伦打量自己的目光,莱纳也转头望了他一眼。

        他心里亦是暗自吃惊,没想到那天来城墙上维护城防魔导炮的炼金术师居然出现在了会议室里。

        他跟白渡鸦是什么关系?

        据说白渡鸦能飞起来,靠的就是一套神秘的炼金装备,他作为一名炼金术师,莫非也参与研发了这套炼金装备?

        两人在心里默默想着各自的事情,就在这时,会议中有城卫兵的将领报告道:

        “……城内的治安尚且稳定,但受战争影响,民众排斥异族的声音逐渐扩大,不少人因为血统原因遭受排挤,并有人向我们提议将所有混血者全部驱逐出城。”

        和骑士团、军团不同,城卫兵负责维稳城内的治安。

        其中他所说的混血者,便是罗兰人与草原人的混血后代。

        当年罗兰帝国征服了勒布斯草原,按照一贯的政策,罗兰一世曾向勒布斯人许诺,只要他们愿意归顺罗兰帝国,所有人都能成为帝国的一员,享受与罗兰人同等的合法权利。

        而当时勒布斯族的首领,也就是那一代的天父,他生性固执要强,不甘寄人于篱下。

        他拒绝了罗兰帝国的劝降,愤然带领大部分族人离开了草原,并发誓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夺回勒布斯族曾经失去的一切。

        但草原外的边疆生存条件并不好,最后依然有一批勒布斯人留了下来,成为了临峰城子民的一部分。

        他们与罗兰人相处、通婚,共同生活,八十年来几乎已经完全融入了临峰城,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而现在草原人卷土重来,用极其残忍的手段侵略了临峰城,二者因此进入了势同水火的战争状态。

        在强烈的民族情绪下,城里的民众无法上阵杀敌,便将自己的怒火宣泄在了有勒布斯人血统的其他人身上。

        他们开始怀疑这些人是敌人安插在城里的间谍,目的就是里应外合想把临峰城摧毁,因而开始排挤这些混血者,更有激进者希望能将他们通通驱逐出城。

        在城外战争如火如荼的当下,城内的这场民族运动也在愈演愈烈,甚至成为了影响城内治安的一大隐患,不得不引起城主府的重视。

        毕竟,所有人都不希望“自杀游行”类似的事再度发生,这样的影响实在太恶劣了。

        要知道罗兰帝国是中央集权管制的帝国,拜哈特家族虽然拥有管理临峰城的实权,但他并非临峰城真正意义上的领主,依然会受到帝国每年的考核和监督。

        如果拜哈特家族不得民心、在政期间乱象四起,帝国有权力更换城主,将拜哈特家族及其麾下的势力一并拉下马来。

        这种情况虽然十分罕见,但放眼帝国历史并非没有前例。

        因此,不管是出于军事考虑还是政治考虑,眼前的临峰城都不能再节外生枝。

        “接纳愿意归顺的外族人民,是罗兰帝国一直以来采取的怀柔政策,我们必须贯彻帝国的政策方针。”

        伊芙琳敲了敲桌子,沉声道,“我们的敌人是城外的草原人部队,而并非城内的子民,日后调解相关的争端时,请你们务必向民众好好传达这一点。

        “大敌当前,我们唯有团结,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是。”城卫兵将领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坐了下去。

        不过,虽然对城卫兵如此吩咐,伊芙琳心中却暗自产生了焦虑。

        草原人一直对反攻临峰城耿耿于怀,这些年来慑于罗兰一世健在,虽然没有大规模入侵过临峰领土,但一定往城里安插了不少内应。

        自己的父亲、老城主伊蒙在几年前突然患病,至今卧于病榻,当时医师便推断这是中了奇特罕见的蛊毒所致。

        后来他们虽然抓到了投毒者,但投毒者立马便自绝身亡,其身份清理得干净利落,没有泄露一丝情报。

        因此他们并不确定下毒手的幕后主使者是谁,甚至还以为是临峰城内、甚至是罗兰帝国政圈中的政敌所害。

        而现在结合最近的情况几乎可以做出断论了,暗中投毒的不是谁,而是一直企图对临峰城发动战争的、境外的草原人!

        连城主都遭到迫害,这意味着草原人对临峰城高层的渗透已经极深。

        还有一个情报佐证了这一判断——草原人总是会对西线守军势力最薄弱的几个防守据点发动突袭,就好像他们知道哪边最好突破一样。

        坊间流传的间谍论、阴谋论并非空穴来风。

        但是,如果因此对城内进行大清洗,势必又会牵连无辜的人,从而引发临峰城势力格局的巨大变动。

        就比如说今天参与这场作战会议的九名团级将领中,就有三名拥有一部分勒布斯人的血统。

        军队中也有不少混血,他们有不少人都活跃在战场的最前线,是抵抗草原人入侵的急先锋。

        如果因为血统的原因将他们尽数处置,无疑会让很多人对城主府心寒,动摇军心,影响军队的战力。

        可如何不一刀切的话,又该用什么方法找出草原人安排在城里的内应呢?

        这个问题横在伊芙琳的心里,令她的眉头悄然皱得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