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网游竞技 - 月下点朱红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难以压抑的怒气

第二百八十一章 难以压抑的怒气

        伏葵暂时不能摇动,秦宁和寒衣两人留守,莺时也是一改常态,默默地离开了。

        “这次多亏她帮忙,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东西,更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离开,我总感觉对她有着无比的信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宁揉揉脑袋,怎么都想不起来。

        寒衣看着远处的伏葵,轻声道:“秦媪吗?确实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而且你们能快速的脱离地渊之底,她也是帮了忙的吧?”

        “我们是......”秦宁顿时就不说话了,他被莺时带着直接就到了奈何桥头,他一直以为是莺时对这里很熟悉的缘故,但在桥头插着的那把骨剑,秦宁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秦媪当时有着立威之势,但却是给他们开了方便之门。

        “那地底的一众人是怎么回事?”

        秦宁懒得费心思,直接问道:“既然要帮为什么要一直提醒我他们是十恶不赦的囚徒,听你们话的意思我早就答应过莺时,何必要这么做呢?”

        “囚徒?”

        寒衣满脸的苦涩,她遥望天际轻声道:“有很多时候事情远远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就像那就话吧......”

        她转过头来看着秦宁说道:“已然忘却的就是真正的记忆吗,眼睛看到的难道就是事实?”

        见秦宁没有回答,寒衣苦笑:“此事先放一放,那些存在现在的你我还无法撼动,心急只会自乱阵脚,到时候想回头可就晚了。”

        想起被诸多视线盯着的那种压迫感,秦宁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他知道哪怕一人前来都将留下自己,仅凭着天地劫石的能量,想来也不会威胁到他们,但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罢手,他没有感到幸运,反倒隐隐约约开始不安。

        二人相顾无言。

        忽然寒衣眉头一皱,起身道:“婳,在此留一会儿,阿宁,可能又有麻烦上门了,我们先回去!”

        秦宁被拉着离开,他都没有发现婳的痕迹。

        中央城池上空,一人负手而立。

        秦宁拒绝了寒衣的阻拦,先行一步到了那人对面站定,两人对视。

        或许是久居高位,那人一时都愣住了,秦宁居然直接和他处在同等高度,这在以往的时候几乎只有遇到同僚才会有,他脸上难免露出了不悦之色。

        “有事?”秦宁面无表情,他没有施礼,也没有惺惺作态的谄媚,问的直截了当。

        来人正是执事者,他眼光扫过寒衣,而后叹了口气道:“城隍之职为何一直懈怠,既然委任一方那就要用心,她人在何处?”

        秦宁伸手拦住了想要开口的寒衣说道:“她险些殒命,我去地渊的事别说你不知道,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再说了,什么委任一方,是要学会卑躬屈膝,趋炎附势吗?”

        执事者冷哼一声,就要发作。

        秦宁没有理会,继续说道:“那当日设局险些坑杀这一区域的所有官吏之时,可未曾见过有什么大人物来过问过,怎么,现在是要落井下石了?”

        他转身朗声道:“我等没那实力就直接离开,免得祸及同伴,而我当时说的想必那信使也是一个字都没有回禀,我看你的反应就能猜到,呵呵!一个小小信使,官威堪比阎王亲临,这样的人物屈尊降纡做个城隍绰绰有余,我等没那资格。

        你今日要是来问罪那就直接动手便是,不必如此。”

        执事者冷声问道:“你以为你现如今能赢得了我?”

        秦宁回过头坦然道:“我不是你对手,但是佛还有三分怒,逼急了大不了玉石俱焚,屡次的针对是不是有些太明显了,当我是泥捏的不成?”

        见已经将话说开了,寒衣也不再顾及什么,双手抱在胸前,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执事者气息骤然爆发,如强风横扫。

        城中感受到气息波动,无数人影跃上高空,就连屋顶高处都是站满了人。

        其余四位城主齐齐赶来,仲觚和老妇人也是一并到了。

        “此事关乎甚大,我一人出手就好,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免得日后清算。”秦宁声音响彻四方,在告诫着每一位想要前来助战的人。

        随后他低声道:“你也不要参与,这里暂时还不能没有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寒衣毫不避讳的提醒道:“要是他专门有克制你的法子呢?”

        秦宁摇头:“把握从来都没有十拿九稳过,就像莺时说的那样,来呗,谁怕谁?”

        执事者见众人都没有上前,他升至高空不愿殃及,秦宁会意跟随而上。

        就在这时秦宁的身旁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

        “你怎么都不叫我,不是说了我不会不管你的吗?”莺时双手叉腰,嘴里叼着那片宝贝叶子,皱眉问道。

        秦宁按住莺时的肩膀无奈道:“这些人你最好不要惹,牵扯进来会有无尽的麻烦,你还有你的事要做,不要节外生枝。”

        莺时看了眼执事者撇撇嘴道:“那地底的老东西们都不敢把我怎么样,一个小小执事都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你倒是看好了,我能够用几招灭了他!”

        执事者仔细打量着莺时,他心道:这就是和秦宁一起的那个僵尸,不,现在已经不能这么叫她了,看桥头那落下的骨剑,她的骨已经是不化境界,加上她是肉身修成,再者那地底的火焰也是没了踪迹,多半是被她夺去了,那老头都难以镇压她,确实是个厉害的人物。

        想到此处他没有说话,看向秦宁。

        秦宁笑着将莺时送回寒衣身旁,折返回来道:“说了我一人就不会失言,来吧!”

        执事者手掌微微一动,一道掌印凭空出现,向着秦宁拍下。

        没有调动过多的力量,秦宁举拳相迎,他想试试两者间的差距有多大,所以他没有躲闪,一拳正中那掌心位置。

        没有剧烈的气息碰撞,就像是拳掌相加一般,秦宁眉头微皱,从手臂上传来的力道来看,他不凝甲难以挡下。

        但他只是将吞噬之力全力涌向拳头,在被压的步步后退的过程中,不断的去消耗那掌印上的力道。

        退了近百步,秦宁才停下脚步,见错位的右臂强行复位,终于是将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

        “来吧,不死不休!”

        他战意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