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雪山

第二百三十六章 雪山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正文卷第二百三十六章雪山李蟠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密不透风的铁房子,一群小孩,被装在一个个狗笼子里做题。

        嗯,真的是做题。

        李蟠凑过去瞧了一眼,那纸上各种复杂的化学分子式和计算方程,一眼看过去好像几万只蚂蚁在爬。

        忽然笼中的孩子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他。

        ‘你是谁?是好人?还是坏人?’

        李蟠愣了愣,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

        那孩子看着他,笑了,

        ‘只有好人才这么说……’

        然后他在习题纸上画起了画,画一个英雄,站在皑皑的雪山上,手举着橘色的火炬,面朝着燃烧的世界。

        然后他抓着笼子,挥舞着手里的画纸,开心得欢笑着,

        “看啊!超能英雄!他来救我们了!”

        然后噗得一声轻响,那孩子化作一串彩色的泡泡,从空气中消失了。

        但他的声音,他的画,飘荡了出去。

        于是其他的孩子也纷纷抬起头,看向那消失的同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李蟠。

        再然后他们低下头,默不作声,沙沙得画。

        画出各种各样,拯救世界的超能英雄,飞行,喷火,力大无穷……

        各式各样,应有尽有。

        他们肩并肩,站在一起,携手站在雪山上,超能力发出的光辉,如火炬连成片,好像那巍峨的雪山顶,有一道朝霞从天边铺洒开来,要把世界都燃烬。

        然后噗噗得,他们在欢笑声中,化成一片片彩色的泡泡,消失了。

        但是他们的画落了满地,哪怕关在铁房子,囚在狗笼子,也一眼能看到。

        然后灯光熄灭了,

        黑色的梦笼罩了李蟠,不知为什么,这一次置身于虚空和黑暗中,李蟠不再感到害怕了。

        他只感到胸腔里有一团火在烧。

        不知这么过了多久,咔吧一声轻响,黑色的梦境消失了。

        李蟠缓缓睁开眼,看着不认识的天花板。

        016001站在监禁舱旁,低头瞧着他,用念力解开他身上一排排枷锁和镣铐。

        “运气真不错啊0791,这你都能活下来,难道也是种超能力?还是说你写的日报,每次命悬一线能逃出来,都是真的?”

        李蟠望着天花板呆了一会儿,抬手看了看五指,又摸了摸脸。

        嗯,他又回到ag-rs5的义体里来了。

        “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伱来着,不过你给关得这么严实,大概什么也不知道吧。”

        016摆弄着之前套在李蟠脖子上的约束环,身边的无人机咔咔拍照录像。

        “这东西是用来抓捕超能力者的,为了防备他们用心灵感应,心灵控制之类的手段逃跑,也为了避免被外头的能力者找到。完全屏蔽隔绝了内外的脑波传输。

        我想就是这样你才活下来的吧。总之先记到日报里……”

        “活下来……”

        李蟠从监禁舱中爬出来,吧唧一声,然后他低下头,皱眉看着地板。

        地板上有一片散发着浓郁臭鸡蛋味和铁锈味的黏液,有的是琥珀色的,有的是乳白色的,有的仔细闻起来,又有点像混合了胃酸的呕吐物。而且那个量真是超大的,好像下水管道爆了似的,他都找不到地方下脚。

        顺带一提016是漂浮着的,一点都没弄脏鞋底。

        “这啥玩意儿啊!”

        “嗯?”016低头看看,“哦,那一摊儿电解质,应该是个智能人,那一摊儿是lcl,估计个仿生人,那里还有个老兵呢,高浓度的战斗兴奋剂,还有金钉子呢看到没。”

        “……”

        李蟠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黏液中闪烁的四颗金星。好么,老兵也啪唧一下秒了。

        “一个小时前,安全系统侦测到巨大的能量放射和次声波回音,随后酷狒集团向我司订购了紧急支援服务,由我亲自执行怪物调查和抓捕。

        唉,没办法,他们是老客户了么,哼,这些人就是这样的,宴会庆典的时候从来想不起我,每次捅破天要擦屁股的时候,就一连串电话打过来了。”

        016漂浮在前,和摄像机一起观察并记录案发现场,李蟠躺着厚重的体液,跟在016身后离开基地。

        外头的生日宴会的会场上,已经红事变白事,生日变忌日了。

        灯光消失了,客人消失了,只留下地板上一片显眼的猩红。就好像刚才有人在舞池里打翻了大桶的葡萄酒,猩红浓厚,醇如膏脂,空气中散发着浓密铁腥味。

        016漫不经心得扫视着一片狼藉,

        “进来以后我只找到你一个活人,从监控录像看,你被他们关在这儿之后就没移动过,倒是可以优先排除你的作案嫌疑了。

        我看,恐怕你也是因祸得福,正好靠这些隔离囚禁设备,屏蔽了之前的未知能量冲击,才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被轰成一滩烂泥。”

        李蟠跟在她身后,观察四周的情况,眉头紧锁。

        萨科家全灭了。所有‘人’,智能人仿生人超能人地球人宇宙人甚至机器人,都吧唧一下,烂成一摊不明液体,水乳交融在一起。

        浑浊的有机质电解质溶液中,到处都是散落的金属部件,武器装备,芯片植入体。溅射性爆裂的脓液喷洒得墙壁上四处都是,浓烈的腥臭发散出来,就好像整个庄园刚经历了一场洪水。洪峰过后,只留下满地恶臭的污泥。

        卧靠,所以‘她比你强’……是指强这么多?

        刚才全副武装那么多人呢,这特么直接一招全场扬了,打成细胞原液了吧??

        “真的……是全死了?彻底死了?”

        “都这样了还不够彻底么?哦,你是问转世是吧,那当然没有真的‘死’了。人家有医保嘛。

        不过016本地的达官显贵是给打了个团灭,现在上边都乱了套了,所有官方活动都紧急取消了。到处都在转世,有的转去欧罗巴,有的转去其他异世界,总之不敢在地球呆了。

        不过转世属于私人健康服务,是客户的隐私,安全局也没法准确统计具体的伤亡人数。

        另外还有些小道消息,据说这一次大部分人都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冲击,遭受严重的记忆缺失,即使转生苏醒过来,也会长时间昏迷断片,有的甚至出现了认知障碍和智力缺陷,呵呵,现在全世界的顶级医疗团队都疯了呢。”

        李蟠沉默了一会儿,

        “真可惜……呃,我是说如果有人还记得发生了什么,还可以问问。”

        016摆摆手,

        “我懂我懂,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啊。真是可惜呢……

        哦对了,之前总司通知我,你提交了新提案,和酷狒达成了新的协议是吧。给,这是帮你和016安全局达成的现金和解协议。要是没问题,就签字认罪吧。”

        李蟠接过016递来的加密芯片一看。

        预计的保释金额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和016安全局的私下和解费用,从之前预估的,连公关费在内两千亿,一下子飙升到六千亿了。

        嗯,毕竟案情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么。

        之前说好了是演戏嘛,一切都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有什么问题酷狒基本都可以摆平了。

        但现在因为某人的一时冲动,大家把戏演砸了,而且那是真的把舞台都掀了,观众都打成酱,于是作为目前唯一的犯罪嫌疑人,扣在李蟠头上的黑锅更大了。

        所以是的,现在公民李蟠的个人档案上,又增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非法冲击酷狒集团子公司!杀害公司员工!损害公司财产!负隅顽抗!拒捕不降!

        取保候审期间,知法犯法,协助恐怖分子,混入宴会袭击!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罪加一等!立即逮捕!

        得,这下不止ag-rs5,就连0791的那具ag-rs7在内,所有李蟠公民账户下登录的合法义体,都被列入安全委员会监管名单,被安全局抓捕控制起来了。

        “靠啊……那特么都是酷狒让我签的啊!是为了遮掩秘密交易啊!你也看到了我全程被关起来了!事情都是他们自己办砸的啊!叫他们给我报销一半啊!”

        016001一摊手,

        “萨科家早和受惊的兔子一样,不知道藏哪个洞里去了,哪里找他们去?所以0791,你还有钱吗?

        这次016的安全局长也死了,所以那边咬死了,要你付清六千亿保释金全款,才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你偷偷使用qvn回链去0791,还不准你登录名下的合法义体,出现在安全网络的视野内就会遭到通缉逮捕。

        而且因为你这是刑事犯罪,vw集团那边也来通知,说你的账户被税务局限制消费,他们最多只能根据酷狒的汇票,帮你操作筹备三千亿现金。

        现在金额还差一半,已经远远超过我们公司给……临时工的贷款限额了,你那边不是今晚还有行动么?应该没多少时间了吧?”

        嗯,准确的来说还有不到七个小时。如果泰拉的人手脚快的话,时间可能更少。

        而且最无语的是,刚才数据传输一半链接断开了,而coo康斯坦丁等萨科家高层遭到冲击团灭,生死未卜,现在酷狒启动最高级防御机制,十八只拿到部分坐标门禁,和一小部分舰船的权限解锁代码,短期内可能也无法继续获得其他舰队的数据权限了。

        但这和泰拉控股那边可没半毛钱关系,他们还在有条不紊得按照计划收编舰队,所以三万三千亿的合同还得继续履行。

        也就是说李蟠还剩不到七个小时,必须想办法筹款三千亿,保释回去0791和蟠龙团队汇合,策划出可行方案,并执行他之前在them总经理们面前,吹嘘的舰队夺取作战,把这一切都摆平。

        不然他要破产了。

        而且这些都还不是目前最要紧的问题……

        “你听到了么……”

        李蟠扭过头,望着通往山下的丛林。

        016也扭过头,密林中什么声音都没有。

        曾经养了一大堆恐龙奇美拉合成兽的动物园。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李蟠身子一倾,跳出地上的泥潭,快步来到通往山下猎场的通道。

        不久前他乘蜥式步战车,从这儿出发跑过一圈,但现在森林的路口已经被夷平了。如同被奔涌的洪水冲过一样。

        016001飘过来,面色凝重,

        “……那到底是什么玩意?”

        “不知道,没见过的东西……”

        李蟠迈步走向丛林。

        016皱眉跟在他身后,

        “0791,你操心自己的事好了,我的工作我能搞定。”

        李蟠摇摇头,

        “没事,萨科家介绍了个放高利贷的给我,我刚才已经联系他们,借到过桥资金了,不过他们也要准备一会儿,差不多也得一个小时吧。

        我先下去探探路。万一出事我直接用银钥匙跑路,后头你自己搞定。”

        对方的工作热情着实令016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既然他这么坚持,她倒也不必反对。

        毕竟用临时工探路,本来就是公司对怪物最常见的打法么。

        而且这个0791代理经理,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报告,诸天的经理们也略有耳闻。

        你不管他到底有多少实力,又有多少病吧。面对怪物的经验,绝对是资深的干部了。

        反正公司的人死了也得回档复活,于是016也不多纠结,点点头,隐去身形,无声无息得飘上半空。

        “好,我会在后头支援你的。”

        于是沿着之前的猎道,李蟠疾俗奔驰,迈开步子往山林中冲。

        他现在自己也有一堆破事儿,确实没有那么多时间,拖拖拉拉的纠缠,瞻前顾后的犹豫了。

        于是他选择直接奔向那巨大的,灾祸的,未知的源头。

        全力冲刺。大声呼喊。

        ‘奥蒂莉亚!!’

        于是它,那源泉停止了逃跑。

        冲过那些高大茂密的种子蕨,掀开羽状的复叶,李蟠看到那个‘奥蒂莉亚’站在林间的水塘里。

        她看起来,还是那个滑滑腻腻有点油的人类女性。但‘听’起来却不是这个样。

        ‘听’起来,她的身长已经超过五十米,体重超过一百五十吨,并且还在不断喀拉拉,沙沙沙得,生长发育,膨胀不停,几乎把整个山麓都挤满了。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奥蒂莉亚’眨眨眼睛,笑眯眯得看看李蟠,又看看他身后,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她的行动,有点慢啊?”

        李蟠就看着她,没有回头,

        ‘我只能拖延她一会儿,有点事要问你。’

        是的,是李蟠偷学的‘时间暂停’。他可没有b46那么厉害,只能趁着016不注意阴她一次,也不知能控制多久,所以抓紧时间直接摊牌了。

        ‘奥蒂莉亚’微笑着点点头。

        李蟠眯起眼,又仔细‘听’了一会儿,

        ‘超级速度,超级力量,能量控制,远距离传送……一个小时前你明明还不是个超能力者的。而且你不是通过能力复制,或者其他类似的手段获得别人能力的。

        那些能力,你虽然有,但是还不会用……还在消化是吧?你把他们都吃了是不是?’

        ‘奥蒂莉亚’笑而不语。

        ‘我在道藏里看过,说有一派旁门邪法,是靠吃食修炼的,吃啥补啥,吞噬万物,为我所用。

        不止可以人形变化妖身,还能化身一些前所未见的魔胎怪种。

        本来此等魔道,我辈玄门弟子,义不容辞,应当即行诛灭的,但他们家祖师爷太厉害,就暂时放过了。

        说来也巧,那地方,似乎离此界还挺近的,眨眼的光景就能一个来回,看个病的工夫就好了……

        喂,你,是山里人吧?’

        ‘奥蒂莉亚’叹了口气,双手掐诀,俯身稽首,

        “看破不说破,缘分尽了也就散了。

        师兄,你又何必追根究底,沾此因果呢。”

        李蟠眯起眼,

        ‘你们墨山也想征服世界?而且这么头铁?上来就打内环宇宙?’

        ‘奥蒂莉亚’摇头,

        “小妹只是机缘巧合,来此渡劫的,此番能够功成,还要多亏师兄相助。”

        李蟠摇摇头,

        ‘我什么也没做。’

        ‘奥蒂莉亚’含笑道,

        “剑宗出身的师兄,哪怕只是袖手旁观,都是最大的援手了。

        ‘原来如此,是这么被你看出来的,不过……’

        李蟠依旧摇头,抬手指指头顶,天上的星星,已经如同睁开的眼睛,一颗接着一颗亮起来了……

        ‘你这一劫只怕还没过吧。’

        ‘奥蒂莉亚’愣了愣,抬头望着星星,掐指一算,随后绽放笑颜,

        “多谢师兄提点!”

        然后只见‘奥蒂莉亚’把头一晃,身一摇,脸一变,竟原地就变成了‘雷蒙德.萨科’,然后只见‘他’仰面朝天,大声喝道,

        “关闭塔沃斯塔系统!”

        于是天上那些明亮的眼睛,便一颗接着一颗得熄灭了。

        艹,这招有点好用啊……

        ‘雷蒙德.萨科’鞠躬一拜,

        “多谢师兄相助,待得小妹功成之日,化形之时,定再备薄礼,了表谢意。”

        李蟠就冷冷看着它,

        ‘你要炼到神功大成,还要吃多少人?’

        ‘雷蒙德.萨科’掐指一算,拈花而笑,

        “四十万。”

        于是李蟠也算了算……玛德算什么算!四十万算个屁啊!

        ‘城里的不许动,城外的随便吃!’

        ‘雷蒙德.萨科’躬身一拜,

        “谨遵师兄教诲。”

        ‘行了,快滚。’

        ‘雷蒙德.萨科’拜了拜,生怕李蟠反悔似的,瞬间传送走了。

        而李蟠就背着手,在原地站着,又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等到口鼻溢血,头昏眼花,实在撑不住了,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嗯?这,这怎么……难道!混账!你敢耍我!!”

        背后一道华光冲天而起,通体金光绽放,如同太阳般刺目的016001直冲到李蟠面前。压抑着满腔怒火,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拽起来。

        “0791!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特么的脑子真的有病是不是!!”

        “别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你——!”

        李蟠就看着她,

        ‘你作过那个梦吗?’

        “什,什么!你……”

        ‘是啊,你肯定是梦到过的,那你还记不记得那座山。’

        “你……可你怎么……”

        016愣住了,下意识得顺着李蟠的视线扭过头,看向身后乞力马扎罗山的雪顶。

        正巧这个时候,朝阳从山脊的另一边跳出来,灿烂的金光好像火流一般泼洒下来,好像整座雪峰都燃烧了起来。

        就一如那画上的一样。

        ‘我也明白的,天真和幼稚什么也拯救不了,想要打败公司,只有比他们更冷酷,更绝情,更没有人性。

        不是你,也不是我,但有可能是它……

        虽然只是可能……但也是一种可能啊……

        所以你要不要再赌一次?’

        016扭过头,用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眼身盯着面前的男人。

        “你真的疯了……”

        李蟠毫不在意,就任由她拽着,无力得仰着头,看着燃烧的雪顶,看着阳光里跳跃的影子。伸了个拦腰。

        “哎呀,我跟丢啦,啥也没看到,那016,我先回去了,剩下的交给你啦。

        哦对了,这次总额是三万四千亿,千分之二的佣金应该是多少来着?唉算了,一点小钱,不用找了。”

        “……”

        016001深吸一口气,瞪了他一眼,冷着脸对身后赶到的摄像头说,

        “怪物失踪,任务失败可以开始b计划,什么?那就c计划!随便你们用哪个!总之them撤退!你们可以进场了!”

        进场?

        不等李蟠多问,016纵身一跃,提着他直飞入云层。

        于是李蟠便看见,越过雪顶之巅,云层之上,有一片橙红的云彩正从天边压来,好像阳光太耀眼,有人正拉上窗帘。

        然后李蟠看清了,那是定制的重型无人机,单机翼展超过百米,密密麻麻的结成队形,并从挂仓中喷洒出大量橙红色药剂。把天空,大地,和草原,数百平方公里的大地都遮盖了。

        那特么是什么玩意。

        然后016001的声音,也在李蟠的脑海中回响起来,

        ‘酷狒橙汁,强效杀毒,系统性灭绝一切碳基生物,花鸟鱼虫,微生物病原体,全部杀光,上一次失控就是先用这些橙汁洗地的。现在已经变成生化危机爆发时,应对手册上的标准流程了。

        酷狒董事会刚买下了半个中非,接下来会安排人手,对赤道到南纬10度,东经30到40度的区域,进行系统性地毯式的消杀。

        这是纯粹的生态灭绝,橙汁那东西,不用特殊的光化学手段处理,会在大气和土壤里残留至少两个世纪,并且可能进入大气和洋流的循环。

        周围至少有四个移民城的生态圈可能受到严重的影响,最严重的情况,接下来至少三代新生儿,都可能出现严重的癌变和畸形。

        而这些事,我保证你在酷狒的新闻上,一个字都看不到的。’

        李蟠沉默了。

        016001用她复刻的新能力,冷冷的在李蟠耳边说,

        ‘0791,你和当年的我一样幼稚,你以为杀光萨科一家,真的有用吗?你以为光阻止我,能救得了任何人吗?

        我早告诉过你了,关键在于控制。由我来出手,至少可以把附带伤害和无辜者的牺牲,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但换成公司的狗来,呵,底层人的损失,可不在他们的绩效考核范围内的。

        是,萨科该死,他们一家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始作俑者!但是这么多年下来,酷狒集团,早已经不用事事等候他们的指示!着已经是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怪兽了!

        这个巨大的集团,在诸天万界,有着数以亿万计的股东,经理,员工,资产,走狗。依附在这庞然大物上求生的人渣,更不计其数!

        他们每一个,都是直接的利益相关者!他们每一个,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这头巨兽活下去!

        你以为当年p氏的人,我杀的少吗!

        杀掉一家人,董事会就会另选一家人。杀光董事会,股东大会依然会继续票选新法人!

        变个名字!换个壳子!重新上市!简单得很!

        哪怕献祭灵魂,哪怕用血肉浇灌,哪怕吞噬诸天,这个体制也一样会继续运转下去!无穷无尽!

        公司的权柄永远都在那里,从来不是单纯的个人在掌握一切,而是权力在选择人,是一整个利益集团,在选择自己的领袖。

        你以为,光有超能力,能做得到什么?就连当年的军团,现在的委员会,都无法单单凭借力量,让所有人都臣服的!

        你得有钱。有钱,有权,有势力,有人脉,应有尽有!你能赐予一切,他人才能对你有所求!

        只有操纵人心!你才能主导人心!只有把一切都握在掌中,你才能为所欲为!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只有爬到顶……

        你才能保护他们……保护所有人……’

        016看着橙色的天幕,遮盖住足下的大地,脚下的草原,天边的雪山,脑海中传来男人悠悠的叹息。

        ‘看来四十万还有点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