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庭外和解

第二百三十三章 庭外和解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正文卷第二百三十三章庭外和解“很荣幸见到您,0791总经理,我是016安全局第三调查处特派员,您可以称呼我奥蒂莉亚。

        由于您受邀拜访的地点属于私人领地,安全局无监控和执法权,因此这次由我负责全程陪同,护送您参加活动。”

        “护送么,说的好听……”

        李蟠打量着提前一个小时,就来酒店门口蹲他的女人。

        这不是个超能者,至少李蟠没从她身上‘听’到超能力的波动。金灿灿的低胸吊带晚礼服下,皮肤看起来也非常细腻光滑,摸起来好像洁白温暖的油脂。一头金红色的秀发好像波浪一般披在肩头,流转着奇异的光彩,也不知道是特殊的护发素,还是先天基因协调。

        单薄的晚礼服下,躯干手臂和大腿部位尽皆一览无余,倒是没有发现明显的义体链接口,似乎并没有进行系统的武器化改造,就只有颈部耳畔后侧,有个伪装成暗金色鸢尾纹身的近场通讯接口。

        看起来她好像刚刚洗过澡,浑身香喷喷,水淋淋,油腻腻的,看得让人食指大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副业做应召女郎的。不过hohenhaim系统和016都认证了对方的特工身份,李蟠便侧身让她进来,

        “请进吧,想喝什么自己拿,反正钱都付过了。你是协调者?还是克隆人?总不会是原生人吧?”

        奥蒂莉亚也不客气,笑眯眯自己取了杯气泡酒,靠在吧台边看着李蟠换礼装。

        “bravo!您猜对了,我是个地球人,原生态的。当然我也作一些基因优化和皮肤保养,不过这无伤大雅不是么。”

        竟然真是地球人?

        不,当然不是指那些蜗居在移民城里,真正土生土长的超能土著了。

        她是新移民,016地球盖娅化之后,迁徙过来的新地球人。

        诸天公司委员会,比起以前的军团政府,至少在殖民地政策上有一丢丢的进步。就是限制了资本无序扩张,蜂拥而入在异世界投资买地建厂,你想大规模投资,有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成为本地人,或者找一个本地法人。

        而016这些新地球人,就是在盖娅化完成之后,使用100亿转生服务,迁户口过来的大财阀,以及他们在本地的直系后代。

        这新世界的主人。

        李蟠皱眉,

        “不好意思,但我想安全局的报告里,应该称呼我是个精神分裂的杀人狂吧?阁下连义体都不用,直接用本体来接触我真的不要紧吗?”

        “呵呵,您多虑了,我有家族基金覆盖的完全医保,随时可以转生。而且,如果您真要下杀手,换一具义体又有什么用呢,特勤行动处的人不是一个都没救回来么。”

        奥蒂莉亚一口饮尽了杯中酒,走过来抚摸着李蟠的手臂,帮他整着衣领,

        “您不用在意,我只是想参加那个派对罢了。如果您能帮我进入会场,我保证,不管您玩得有多疯,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照不宣,怎么样?”

        李蟠低头看着她,“哦,局里有针对萨科家的任务?”

        “呵呵呵,您想多了,在016谁敢针对萨科家。我只想趁机钓几个金龟婿,这可比正经工作重要多了不是么。”

        “……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对了,说到这个,您可以帮我一个小忙。”

        奥蒂莉亚一边说着,一边捉着李蟠的手,放在自己的臀部,

        “等会儿你这样,表现得和我亲密一点,滚过床单那种,当然现在咱们就滚一下也ok,那样表现得更自然。”

        李蟠扬起眉毛,“为啥?”

        “和奥克斯混一个圈子的小少爷,大部分都是,怎么说来着,letaureau,公牛一样的男人,比起主动送上门的东西,他们更喜欢从别人手里抢。

        越是强大,越是危险的对手,挑战起来就越带劲。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大概生来什么东西都能得到,有时候也蛮无聊的吧。”

        李蟠也是无语,简而言之就是群嗜好作死的牛头人呗,得,估计这次又要节外生枝,就别想吃个安稳饭。

        李蟠可不想在安全局眼皮子底下滚床单,于是也不多耽搁,带着派给他的女伴出门,跑车一输入目的地,就被自动导航接管,直飞乞力马扎罗山。

        嗯,就那个乞力马扎罗山,除了整片的山麓,从山脚的雨林带绵延到山顶冰川带,还有附近的草原,大概有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都被萨科家买下来作为私人庄园了。

        “哇噢……那些恐龙是真的吗?我是说,不会是机械吧?”

        李蟠趴在窗口,望着地面上各种千奇百怪的生物。

        “当然是真的,转基因生物,人工合成的奇美拉,克隆复制的古代生命,”

        见李蟠比起大腿,居然对恐龙的兴趣更大,奥蒂莉亚也是无语,只好往跑车座椅里一趟,享受按摩功能,一波一波按得声音都在抖,

        “他们把医药行业赚到的钱~都投入到各种生物工程~~基因科技开发中了~~啊~~萨科家可能是真的想做造物主吧~~”

        李蟠好奇得打探,“我看八卦小报上说,他们在开发长生不老药?是不是真的?”

        奥蒂莉亚,“哦,伱说永生之酒啊,是真的,有十几种了吧。”

        “十几种??”

        奥蒂莉亚搓搓手指,

        “人类基因谱早就被完全解锁了,抑制细胞老化,治愈百病的药物多的很,无外乎多花点钱喽。

        当然,他们早就不满足于只做一个永生的凡人了,主攻课题是人类的进化和补完,制造全知全能的神,那些酷狒超人本来是他们最主要的研究项目。

        不过反超能系统被开发出来后,萨科家对超能力者的兴趣就不大了。神是不能有缺陷的不是么。”

        李蟠也不禁点头,他暴走的时候,本地的酷狒超能战队压根就没来。毕竟bba自带ap反超能系统的,完全是天克超能力者,仿佛一箭射中了阿喀琉斯之踵。只要一启动,管你是s级还是ba级的,都给你击晕压制,别说超能力了,屁都放不出一个来。

        暂时李蟠还搞不懂这系统是个什么机制,毕竟他还没中过,不过现在他自己其实也算超能人,不,超能蛆了。也不知道ap系统对他有没有效果。要是之前还能大杀特杀,一觉醒超能力反而被人给克制了,那这乐子不是大发了么。

        很快抵达萨科家的雪顶庄园,李蟠也搂着奥蒂莉亚的腰肢下车,都还没出停车场就被安保拦住了。

        “欢迎光临,李先生,不好意思,但这位来宾不在邀请名单上,请问是您的私人所有物么?”

        “是舞伴。”李蟠纠正他。

        奥蒂莉亚微笑,“要脱光了过安检么?”

        安保电子眼闪烁了一下,一边附身道歉,一边招招手叫人取来个托盘,托盘上有一副宝石袖扣和一支铂金手镯。

        “已确认身份,失礼了女士,欢迎光临,这两件是为访客准备的小礼物,也烦请您在宴会过程中,随身佩戴这临时访客终端。”

        李蟠搜了一下那副袖扣的价格,好家伙,不过是来吃个饭,直接送你五百多万的首饰,就算知道是监控定位的安保终端也无话可说啊。

        戴上袖扣,直接由酷狒系统和技术部接管全身电子设备,哪怕安全系统也直接被频闭在ice墙外了。

        奥莉莉亚也笑了笑,戴上手环,然后挽起李蟠的胳膊,

        “理解的,安全第一嘛。咱们走吧。”

        于是俩人在克隆人侍从的引领下进入庄园。

        你要说有钱人的房子,马桶都是金的那未免有些夸张,不过人家花了大价钱买了这么块地,装潢设计肯定不差的,至少也是天堂,宝峰集团那个档次。

        不过端盘子的不是智能人,安保和服务人员都是生物,嗯,‘听’起来不像是人,他们有着强而有力的心跳,绵长稳定的呼吸,应该是某种基因强化的人形生命体。大概是替代超能者的新型实验项目吧。

        派队现场好像是在露天聚餐,餐桌上各种准备好的山珍海味,清炖九头鸟,红烧恐暴龙之类前所未见的玩意。看得李蟠也是直乍舌。

        “哦,那个谁,你来啦。”

        老远的,奥克斯.萨科就在人群里挥手招呼李蟠,直接丢过来一把狙击枪,

        “玩过吗。”

        李蟠熟练检查了枪械状态,是磁轨步枪,定制的六级弹丸,那头怕是有婴儿小臂粗,一枪下去大概能把大象轰碎。

        “打猎?”

        “打猎。”奥克斯咧着嘴笑,“养着它们,还不就是用来杀的。咱们比一比,看谁杀得最多。”

        奥莉莉亚笑眯眯对李蟠道,“达~~令,玩得开心点哦~~”

        李蟠耸耸肩,“那走吧。”

        于是李蟠便跟着奥克斯和他的跟班伙计保安们一起动身,一群人乘着蜥式多地形特种无人机,一种仿生型高脚步兵车,如同一大群迅猛龙,奔跃下山,冲入林地。

        游戏的规则也很简单,蜥式会从山顶别墅一路冲过猎场,抵达到山脚下的营地,这过程中会经过多个生物居住地,跋山涉水就交给它,玩家就只管开枪打猎,看谁狙杀的猎物最多。

        你还别说,还蛮好玩的。

        砰!得一枪,外形恐怖的蜥蜴暴龙,直接被轰得头盖骨乱飞,血肉四溅,什么远古太古的顶级猎食者,基因协调的战斗奇美拉,在定制的六级猎枪六级弹面前就是纸糊的血肉。

        虽然最近几个月一天到晚近战,但李蟠其实前二十年都是个射手来着。

        虽然rs义体的运动模式不能启动,但这些磁轨猎枪本身就是为有钱人定制的玩具,非常精密稳定方便操作,几乎指哪儿打哪儿,一握枪柄就配合义体载入最佳射击参数。

        更何况李蟠还开了新挂,可以直接‘听’到潜伏在密林中的猎物,那沉重的心跳,奔腾的血流,耀目的脑波。

        于是他也乐得借这机会练习一下新能力,砰砰砰,砰砰砰,打到后来根本看都不看,瞄也不瞄,听音辨位,甩手乱狙,把各种史前怪兽劈里啪啦得轰成烂肉,狙得周围玩家都在通讯频道里,兴奋得大声嚷嚷。

        “好家伙!这么厉害!”

        “这谁啊!边境来的!”

        “又中了!又中了!”

        “太吊了!这家伙厉害!”

        李蟠也不意外,他当年也是带过老板么,当然知道怎么和这群二代相处。

        第一印象非常重要,你要是不过唯唯诺诺,不露一点本事,这些少爷们根本不屑于多看你一眼。当然,确实有些人喜欢自己出风头,输不起,喝醉了还借着酒劲教训你的。不过那种多是暴发户,真正有钱的人反倒很少会表露真正情绪,甚至你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他了。

        所以只要在规则内,确实表现出实力来,打得他们心服口服了,人家也就嘴臭两句,一般都不会赖账。更是很少发生你赢我一局,我杀你全家那种鬼剧情。毕竟人家玩得花样可多了,顶多也就输掉个零花钱罢了。

        反倒是黑道,打黑拳那种,经常玩赖的作弊,区区几十万,动不动砍手砍脚砍全家那种,说白了还是那句话,你越穷反而越玩不起。

        当然李蟠自己也是有点表演型人格的,有观众欢呼互动他打起来反而带劲,于是特意先打远的,还把一大群暴龙啊恐鳄啊尖齿虎的,全放到身边来贴着打,时不时跳来跳去,在嘶吼和爪牙间闪转腾挪,从那些霸王龙双足下穿过去,砰得一下给它轰个开膛破腹,热血披头浇脸灌身的,爽得观众们嗷嗷鬼叫。

        这样一路冲到终点的营地,毫无疑问的李蟠获得冠军,全程差不多四五十分钟,乒乒乓乓打死了三百四十二头怪兽,差不多是每八秒开枪轰死一头。

        而实际上这个数字还偏低的,因为这种磁轨枪模仿猎枪射击,还要换弹充能,中间弹药打光了还找人额外送了一次弹,实际上全程都在啪啪啪得打,可把一群少爷们看得高潮迭起过足了瘾。

        以至于一从蜥式跳下来,那奥克斯.萨科主动勾肩搭背得凑过来,

        “牛逼啊蟠!你是不是上过战场?你一定上过!啪啪啪!一枪一个真带劲!”

        “怎么,你也想上战场。那去呗。”

        “嗨!别提了!我入伍申请都递到火星mm招兵办了!老爹硬是把我调去管泰坦!真没劲!”

        李蟠,“……”

        “我就和老头子说,行吧你非要让我当提督我就当,那也给我整个定制sms耍耍啊?好么结果真弄来一台,居然特么是全自动的!

        我就往里头一躺,眼睛一扫,它biubiubiu自己全打完了!一点声音一点震动都没有!我是打仗来的还是看电影来的啊!超梦都比它带劲啊!”

        李蟠,“……”

        “哦哦!我查到了我查到了!李蟠!这是你不?哇噻蟠哥牛逼啊!一个人屠了你家一栋楼耶!把特勤局杀得和狗一样!”

        “真哒!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哇!用刀砍的啊!操操操好爽好爽!”

        李蟠,“……客气了,我想能随手杀空一栋楼的人应该很多吧。”

        奥克斯和一群伙计们直摇头,

        “开五十倍超载砍子弹的我真没见过。蟠哥!再露一手呗!再砍个霸王龙让大伙儿开开眼界!”

        李蟠一摊手,

        “这我可办不到,安全局把我锁住了,而且这义体也超载熔断了,预约了要送去4s店维护的……”

        奥克斯哈哈大笑,

        “这算什么事,我送一具义体给你用呗!走,到我机库里挑!”

        这家伙居然这么大方?不过也是,这地头bba也就一两个亿,所以他这把起码赔出去一万台bba了……

        可惜都还没走到机场,有人半路把他们拦下来了。

        “奥克斯,你爸找你。”

        “啧,老头子尽扫兴……等着我啊蟠哥!我去去就来!”

        李蟠也不意外,就看看这个带着一群保安预先埋伏在猎场终点,半路横插一竿子,甩甩手就把二代们赶苍蝇似得直接打法了的男人。

        “所以,是您想见我是吧,怎么称呼?”

        “鄙人是baboopharma酷狒制药coo,常务运营长康斯坦丁.萨科。”

        康斯坦丁和李蟠握了握手,交换名片,

        “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们查到您在暴走之前,自制并服用了一剂未知兴奋合剂,酷狒集团希望您转让该药方的专利。”

        “你们还需要找我买?”

        李蟠奇道,

        “那剂药方是在自动贩药机调配的,既然都被你们查到了,配方其实已经是你们的东西了吧?还需要征求我同意?哦,莫非你们已经试验过了?不成功是吧?”

        康斯坦丁点点头,

        “是的,目前为止所有实验体都死亡了,心肌梗死,脑溢血,过兴奋……目前看来,只有您能承受药力,因此我们希望获取您的个人生物数据。并聘请你加入试验项目,对药剂配方进行优化改良。”

        李蟠眯起眼,

        “哦,那代价呢?把我赔给你们的钱,转手再还给我?”

        “有两个方案。其一是贵司的提案,即赔偿金七千八百亿,一次性赔付两千八百亿,剩余五千亿在一年内还清,月息四厘,不含税。

        针对该方案,我司只额外要求配方专利,并附加你的个人生物数据,只要第一笔赔款和个人生物数据交付,签署专利转让协议和nda,我方即可出具谅解函,达成庭外和解,解除安全局对您的人身控制。”

        康斯坦丁取出个笔记本,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不过我个人更希望您接受我提出的改良方案,专利配方和个人数据相关的不变,这是公司的底线,主要区别,是您将赔偿金,提升到至少两万八千亿。

        当然,我个人可以给您介绍本地金融机构,提供资金拆解过桥和低息贷款,落地本息大概在三万三千亿左右,还款期延期到三年……”

        李蟠扬起眉毛,

        “不好意思,但听起来你的方案二,是让我多赔两万五千两百亿?”

        “是的。但不花你的钱,而您将得到酷狒的谅解,和友谊。”

        康斯坦丁从笔记本里撕下那张纸,递给李蟠,

        “这是我司在0791的公司分舰队配置,包括四十四艘主力战列舰,八十艘巡洋舰,护卫及各类后勤支援舰队两百艘,都是高天原战争时期开过去的船,虽然不是特别先进,但胜在状况完备,拉出来就可以上战场。

        您或许已经知道了,我们已经和贵司达成协议,退出了0791的两项本地竞标,所以这些老船与其留在库里,或者千里迢迢跳回来,还不如……”

        李蟠立刻眯起眼,

        “你想把这支舰队出手,打个包卖给我们公司?”

        康斯坦丁摇头,

        “不不不,舰队已经卖掉了,就在刚才。连船带炮,包括随舰香料油料弹药无人机,一口价六万四千亿,卖给泰拉了,毕竟我们两家是关系深厚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么。”

        李蟠盯着那张纸,

        “那我付的这三万三……”

        “两万八,五千是利息。”

        康斯坦丁一边纠正他,一边拍拍手里的笔记本,

        “舰队已经解除了酷狒系统权限,入库锁船,断网等待接收激活,而你可以获得舰队坐标,所有更换后的后门秘钥,系统口令,ice代码,和泰拉花钱买的一模一样的拷贝,只要半价,怎么样,很划算吧。

        当然得等泰拉付款后这一份东西才能交给你,不过也快了,他们正派人验收舰队,从完成交易开始算,控制权移交,ice重组,武器权限代码替换,再到开船出港,至少也得……八到十二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吧。”

        李蟠看看他,把手上写着一串神秘代码的纸翻过来,

        “所以这是什么?”

        康斯坦丁,

        “一个深网网址,契约交易用的,问你们公司法务吧。

        完成契约,门禁权限我会在他们付款后交给你,时间有点紧,不过也足够你们策划一次行动了。

        至于是把这些船全击毁,还是大摇大摆开几艘走,又或者就这么看着对手重组舰队,成为竞标战争的障碍,都随你的便,请自由发挥吧。”

        李蟠盯着他,

        “……泰拉集团不是你们关系深厚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么?”

        康斯坦丁微微翘起了嘴角,

        “可我们和them的关系也不差啊,一点小误会罢了,也没必要搞得剑拔弩张的,什么事都可以商量的,不是么。

        当然,能不能让贵司同意这笔交易,报销您的军费,就取决于您的说服力了。”

        李蟠看着他,又‘听’了‘听’周围的动静,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来笑着伸出手,

        “成交。给我一个小时联络本社。”

        那毕竟不花他的钱么……

        “明智的选择。加密通讯室已经准备好了。”

        康斯坦丁也和他握手,

        “哦对了,有一件事忘了告诉您,您带来的女伴并不是三处的人。

        我们查到奥蒂莉亚调查员本人已经被人杀了,剥了皮,摘了眼球,被采集信息伪装了身份,只是尸体暂时还没找到,安全局也没发现。”

        哦,才想起来是吧。不过……

        “尸体都没找到,你怎么知道她被人剥了皮?”

        康斯坦丁耸耸肩,

        “超能力呗,预言梦,通灵术什么的,情报部门负责的,而且从设备数据上看,她那身皮确实是真的,查不出问题来。”

        能骗过安全局和公司?

        李蟠皱皱眉,

        “她是谁?”

        康斯坦丁冷冷得笑了,

        “不知道,所以才请她进来不是么,我倒要看看她想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