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分钱散伙

第二百二十一章 分钱散伙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正文卷第二百二十一章分钱散伙“这里是nchk夜之都新闻广播为您播报,晚间新闻。今天的新闻内容有。

        第二十四次香料战争正式爆发,花园集团与诸天石化进行第一次舰队会战,交战双方皆举办新闻发布会,指责对方首先违背安全协议开火,并表示己方赢得了战斗的胜利,目前已有十二家委员会公司先后发表参战宣言……

        夜之都公民的老朋友,好伙伴,二十年来忠诚服务于公共安全委员会的市政管理局长,莱恩.布罗利,因突发心肌梗死,抢救无效身亡。经过紧急公民选举程序,行政官科内利乌斯亲王任命,由管理局消防处处长保罗.罗德,暂代夜之都行政管理局长之职。本台将为您全程直播罗德局长的就职典礼……

        赛博精神病大流行,ncpa提示,近期夜之都赛博精神病处于多发,频发,爆发的大流行状态,请一般公民做好出行规划,近期尽量规避诸天石化营业部所在区域……

        有鉴于近期0791地球,安全系统偏差值波动记录频繁爆表,公共安全系统上调偏差值基准线,普通公民人身保险最低基准参保额度将上调12个百分点……

        下面请听详细报道。

        根据花园新闻的报道,今日当地时间凌晨3点,花园集团与诸天石化旗下直属公司武装,在0674星门进行了第一次舰队会战。参战双方在四个小时的激烈交火后脱离接触,据公共交通系统不完全预计,本次双方在交战宙域内损失舰船1433艘,其中无畏级战舰18艘,超级航母12艘,战损总金额预计将超过一百万亿……”

        “求,求求你放过我,我付钱,我付,啊啊啊!”

        “闭嘴啊新闻听不见了啊啊!”

        “啊——啊啊噢噢呕!”

        李蟠揪起诸天石化经理的头发,螳螂刀一刀插进他嘴里捅到肺,然后把整个人串在手刀上,单臂倒举起来,从落地窗抛出摩天大楼。

        然后他扭头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空荡荡,血淋淋的,到处都是被斩成碎块的公司狗,也没有生命信号了,便随手拿起经理办公桌上的威士忌,漱了漱口,抬脚踏出窗外,身子一斜,躺进窗外光学隐形的aa-rs7,那舒适柔软的麂皮坐垫里。

        “换首歌听听,舒缓点的。”

        超跑开始播放李蟠也叫不出名字的古典乐,而李蟠一边运行义体自检,一边更换砍钝的螳螂刀刀头。然后就躺在座椅上,望着窗外夜之都的霓虹发呆。清理着混乱的记忆和思绪。

        之前帮维克多收拾了后事,找nchc给他烧成灰装罐子里,李蟠就立刻就拿了钥匙,去银行开了保险柜。

        维克多还挺能存的,二十年存了八百多万吧,而且都洗干净了。地下义体医生可赚不到这么多钱,大概都是监控耳语者项目的报酬吧。

        只是关于他女儿的信息很少,根本连登录的公民身份证号都没有,除了银行账号密码,就只有出生证明,体检报告,几段婴幼儿时期的影像资料,以至于李蟠想把维克多的遗骸和遗产寄给对方都没法子。

        不过李蟠还翻到一份战争遗孤领养报告,和一枚火星mm的银钉,大概也猜到这是对方留下的线索了。

        虽然信息很少,但李蟠也看的出来。

        这体检报告也是高天原团队做的,格式和前田给他的一样。

        说白了,维克多这种项目内部人员,他自己的女儿也是耳语者。

        但是,维克多却不把她放在身边一起监控,反而交给曾经火星陆战队的战友抚养。

        他把自己的女儿,从‘耳语者项目’里隐瞒下来了……

        为什么?sec也说了,觉醒的耳语者最多活到二十五岁啊?

        女儿既然是耳语者,不放在身边照顾,还给她留这么多钱,除非……

        除非维克多很清楚,耳语者,不是一定会觉醒,更不是一定会早夭的。

        八九不离十的,李蟠全都想明白了。

        那栋公寓里的‘耳语者项目’,恐怕不是‘冷藏’或者‘潜伏’的状态,是‘激活的实验状态’。

        是的,耳语者显然不是自发觉醒的,不然二十年了,sec不可能一个人都抓不住,一个成功实验样本都没有。

        肯定还有药……还有其他的觉醒催化剂,和复刻耳语者觉醒的实验步骤……

        不止是电梯在监控,恐怕在他们日常吃穿住行,生活在大楼里的时候,依然处在长期实验中。

        不知不觉中都会被注入各种催化药物,诱导‘耳语者状态’的发生,提前进入觉醒状态。

        所以出去上军校,捡垃圾,不怎么回来住的李蟠。

        所以老妈总是加班,不是上夜校补习,就是在虚拟舱打工的黄大和。

        所以唯独他们两人没啥事,或者说,被影响催化得机会较少,觉醒得就比较缓慢。

        所以其他人,早早的全部夭折了。

        所以李蟠觉得心里好像瘪了口气,生了团火,一出银行就就近导航,又抄了诸天石化一家事业部,这才勉强泄了些怒火,缓过神来。

        只是虽然现在恢复了冷静,李蟠的头又开始痛了。

        耳语者的线索再次中断,现在他也没辙了。

        能打银钉的火星mm都是精英老兵,超级士官,身份严格保密的特种部队,需要把这枚银钉拿到火星,去舰队加密数据库去查退伍信息。

        不过现在李蟠刚从舰队手里抢了四万亿的货,暂时,至少三个月内,他还真不敢上宇宙了。

        而就算找到维克多的女儿恐怕也没啥用,维克多这家伙也不是啥好东西,而且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憋在地下车库二十年,保护得这么好,恐怕对方对耳语者也是一无所知的。

        恐怕不把小姨子艾琳雷根,或者钢铁女王瓦吉拉两条线走通,五星好感解锁后续剧情,那耳语者这剧情,八成是没法往后推了。

        这时0113007联络过来了。

        “总经理,鉴于我司007损失惨重,且重生仪式失效,目前人手严重不足。日常业务也受到严重影响了。”

        李蟠也没好气,开启视频通讯把一身血拍给他看,

        “你还想我怎么样?没看到我这都在没日没夜加班加点的刷怪了好么?”

        0113007蹙眉,

        “我是说我们得招募更多的人手……不过总经理,你为什么盯着诸天石化打?”

        因为他们先动手的,老子刚买的船啊,九百五十万啊,坐都没坐一次就这么没了……

        李蟠深吸一口气,擦了把脸,换了个借口解释,

        “打群架么,当然是先摁着一个打死喽。而且五家早晚都得打,总有个先来后到么。

        至于招人的事么,嗨,我们人事部招人就一直就没停过好么!

        不过咱公司这个流程,这个待遇,唉,不提也罢……伱能招就招吧,多招点,我不介意的。”

        0113007点点头,

        “好的,感谢您的授权,我会安排的。另外,既然您选择从诸天石化先开始,我建议您采用一些更有效的战术,比如继续攻击对手最大的破绽。”

        “哦?比如?”

        0113007发来了照片,一个把头发染成淡紫色的油头粉面娘娘腔。

        “这人是花园集团在0791的一级代理,他在和诸天石化秘密接触,打算卖一批香料。”

        和香料卯上了是吧……不过也是,这年头船没有香料,就好像太古时代飞机坦克没有燃油,装备都跑不起来,仗根本不能打……

        李蟠也是直皱眉,

        “花园的人?他疯了?香料卖给对手?刚才新闻里才播报他们两家一晚上烧掉一百万个亿吧!”

        0113007倒是笑了,

        “生意人没有敌人,也没有盟友,只有交易的对象。钱给到位了,一切都可以谈的。

        我把他的位置发给您,请您和他谈谈,提前把那批货确保下来,就算不拿到手,至少也要想法破坏敌对公司的交易。”

        李蟠大致扫了一眼资料。在十八提供的背景补充下,也大概看明白了前因后果。

        花园的人其实还没嚣张到战争时期,吃里扒外,私通敌寇这种地步。

        但问题是这紫毛娘娘腔,严格来说也不能算花园的人。

        竹中三郎,花神株式会社执行役员,竹中香水贸易公司总经理。

        简单来说,花神株式会社,是花园集团和高天原集团合资的子公司,专营0791本地的香料进口贸易。而竹中香水贸易则是花神旗下的一级代理商,一直负责关西地区的香水经营权。

        不过现在高天原主人换了么,这个竹中三郎,他爹是羽柴的心腹军师,羽柴阀的嫡系,因此他也水涨船高,不仅直接获得了包括夜之都在内整个东洋区域的经营权,更是升任花神的新任执行役员,进入董事会持股,有投票权,算是高天原方面派驻花神的新代表,正当红的官二代,天空人。

        所以现在你花园和诸天石化打个头破血流,关我竹中高天原三郎个毛事?

        而随着现在香料战争开打,黑市上的香料价格,眼看着就从和平时期舰队内部价的一公斤十亿,炒到一公斤快逼近七百五十亿了!

        以至于即使把那些正经报关报税进口的香水,重新还原成香料卖出去的利润,已经超过名牌本身的溢价了!

        李蟠赚到的那四万两千亿,不止诸天石化眼红,竹中三郎也眼红啊。

        于是理所当然的,手里有货,背后有人的竹中三郎,看着这一路飙升的价格再也坐不住了,竟然以私人名义,和诸天石化秘密接触,试图卖掉手里的库存,含泪血赚一笔。

        是的,虽然进口香水一贯是抢手货,进来多少出多少,高天原的大小姐们还要排队的,但作为一级代理和官方渠道,竹中确实也很鸡贼得给老客户压了一批库存。本来是习惯性的备货,用来做人情礼物,巴结高天原大佬的夫人小姐的,但现在恐怕是市面上最大的货源了。

        这批货如果拿出来,怕不是也足够诸天石化发动一次战损百万亿级别的大战役了。

        祭司这家伙,还真是一下子就找到蛇的七寸了啊……

        确实,还有什么比搞掉四万亿的香料,更能激怒诸天石化的行为呢?

        当然是再搞他一批喽。

        而且竹中手里这批,价值恐怕不止四万亿呢……

        不过原来如此么,难怪这两天李蟠到处抄家,可诸天石化屁都不放一个,放任旗下事务所被暴打,也不做出任何回击。

        恐怕对方是在积蓄实力,不肯现在把力量浪费在这种边边角角,这是做足了准备,用手上的战力确保最关键的香料供应。

        而另一方面竹中这个二世祖,和花园,高天原,花神都有关系,又是世代垄断关西的香水买卖,手下肯定也少不了枪杆子的。

        这次如果想单靠抢的,行动的难度和危险性,也可想而知啊。光靠李蟠一个人肯定是不够了。

        上次抢那批货,人家几百艘船跳脸,三艘无畏主炮射击,差点没给蟠龙建设打出全灭,连李蟠字面意义上挂都开满了,还是给打烂陨落了。

        而这一次诸天石化根本输不起,对方的防备只会更加严密,反扑只会更加凶狠。

        于是在迅速记算了一番目前敌我双方的实际战力对比,和手上可以动用的挂件盘外招后,李蟠也做出了判断。

        不开挂不会玩!

        叫人!叫人!

        “弟弟?弟弟?你在吗弟弟?”

        “喂!你疯啦!别把头伸进焚尸炉里啊!”

        “给老子滚边点!弟弟!弟弟!出来见我啊弟弟!”

        “玛德这神经病……”“算啦,没听他在找弟弟吗,真可怜……”

        漩涡帮们围观了一会儿,就纷纷摇着头走了。

        而李蟠在漩涡帮的焚尸炉里爬进爬出好一会儿,却进不去弟弟的洞府,也是无奈。

        炉子里神教的血箓还在,只是‘门’打不开了。

        应该不是他的问题,是段克诚把洞府紧闭,似乎是进入闭关修炼,闭门谢客的状态了。

        淦哦,这个时候闭关?怕不是以为帮大哥炼了个十绝阵级的超级法宝,这下总算万无一失,可以直接闭关冬眠了呗?

        谁又知道你家大哥,隔天就被人打得爆装备翻车了呢……

        最大的挂闭关了!那这特么可怎么办?

        谁都知道这种仙人一闭关,都是按照一个甲子一算的。

        眼一睁,眼一闭,小几百年都过去了,那特么别说黄花菜凉了,怕是你大哥我也凉了好吧!

        李蟠拍着焚尸炉叫了半天,喊天天不灵,叫弟弟不应,实在是叫不开门,也是没办法了,只好用精血留下一道血箓,说弟弟啊你大哥我被人打了快来帮我报仇啊!便暂时离开了漩涡帮,赶去蟠龙建设那边帮忙了。毕竟那边还在叮叮咚咚轰轰轰响个不停呢。

        好吧,北区么,本来就是乒乒乒乓乓乓轰轰轰,打个不停的,只不过以前是漩涡帮大战外地黑帮,现在变成蟠龙大战佣兵团了,ncpa也不来管,nchc也不来收尸,于是双方也没有什么武器限制和干扰,放开手一片乱打,四处轰成一片焦土。

        蟠龙工厂这边还在零星交火,不过最难熬的几天已经过去了。那些围攻的佣兵也经过了连续高强度战斗,正在重组休整,没啥防备。以至于李蟠只随便加加速,砍了一个连的脑袋,便成功突破三道关卡,顺利突入重围抵达工厂了。

        好在情况还行,没有出现什么重大伤亡。望山这些老兵的经验还是丰富的,知道困守也不是个事,在公司十八的支援下,数次组织老兵精英,配合nims-x14f‘血月’,反推出去,防御反击打退敌人的围攻,并清剿了周围的工厂区,建立起哨站和狙击点,才算是利用厂区的地形,把诸天石化的佣兵阻拦在路口外围了。

        不过能暂时打退对方的全面进攻,主要也是因为诸天石化派来这些,都是廉价的炮灰杂兵,手里基本没啥重装备,更没有战略级火力支援,单靠狙击枪就能造成有效压制了。

        但北区工厂这种地形,都是方便货车出入的平坦大路和开阔的厂房仓库,等诸天石化那边确保了香料,腾出手把公司精英武装,装甲浮空车和机甲无人机群派过来,恐怕只要一个集团突击,就能冲破狙击手的封锁,直接突入蟠龙本部,又又又能打出个团灭吧?

        这种战术劣势连李蟠这新兵蛋子都能看出来,老兵们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那台红色sms冲十步就充一次电,一点派不上用场!你买的那些挖掘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

        库存的弹药都打光了,我们需要补给!需要绷带!需要强化药!需要无人机!需要sbs!还需要分人交你手下的蠢货,怎么射击才不浪费弹药!”

        望山见到李蟠就咋咋呼呼嚷嚷。

        “不是,榴弹炮居然都打光了?我记得库里有四百发呢……”

        “你说啥!那个叫哈士奇的傻子把手雷掉到我脚边,把我耳膜炸穿了!!”

        “我说……唉,我说行吧!我再多买点!!挖掘机么,估计下周能送到……”

        “下周!?下周等着给我们收尸吧!”

        “淦,你不是听不见么……”

        总之,打仗烧钱啊,要买装备买弹药买补给还得发奖金,要不然谁愿意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着你打仗不是。

        而且哪怕李蟠一阵大撒币,发了上千万,给所有参战的人都打了十万块压惊,但还是有好多人,起码一大半人,收到钱立马无组织无纪律得解除合同跑路了。

        恩,当初去月面,公司可是倾巢而出的,集结了上百人的炮灰步兵大队不是么。这其中不止有李蟠招募的临时工和蟠龙保安,还有大量山崎pmc的雇佣兵。

        而这些乌合之众,从月面溃败后,一路被送到蟠龙建设,本以为要结算工资的,结果又被围攻几天,也是受够了。现在暂时停火,又收到了钱,便有一大群人,立刻从李蟠随手杀进来那条道逃出去,一哄而散了。

        pmc的人本来都是佣兵,赚到了自然就散了,但这其中跟着跑的,居然还包括部分临时工。

        恩,公司物流部的临时工也有三十人呢,都是当初情人帮的牧师帮李蟠招募的,这次也被公司总动员强行征召,好在他们分到的公司sbs装甲都是五级防弹,倒是没人死,于是也趁乱,纷纷递交辞职信逃跑了。

        那毕竟和一开始大家说好的条件不一样啊。

        这些都是专门挑选的,有家室的老实人,两千五百一个月,人家找的工作,是每天八小时,负责仓库维修水电维护的巡检工,哪里想到还要参加公司战争?还要去月面执行战斗任务?还要在枪林弹雨中学习sms步坦协同?

        顶不住顶不住,你家这两千五百块也太特么难赚了,要是一个不小心被流弹死了,剩下一家老小可怎么办?而且当初要是肯赚这种卖命钱,他们早就加入情人帮了,至少还离家近不是……

        李蟠也不勉强,给他们每人额外又转过去六万块,算是这三个月的加班津贴,牧师那边面子上也过得去了。

        这样一阵发钱散伙,李蟠数了数通讯频道里的人,发现工厂里最后剩下来的,除了望山那边三十二个端着狙击枪锁路口的老兵,也就是公司他手下的几个临时工,和蟠龙建设里养的小宠物们了。

        就是群和李蟠一个样,除了公司,竟然一时也无处可去,无家可归的同类呢……

        0113007说的不错,真要招新了,就这点人,还没他今天随手砍死的多呢,这哪儿够打什么公司战争的啊。要是天上掉下个公司的bba,一波螳螂刀突进就全带走了好么……

        总之,蟠龙肯定守不住了……而且……这破地方有啥好守的?

        就一破库房罢了,不过是个用来避税的临时据点,现在弹药也打光了,仓库也炸烂了,厂房也是租的,屁都没有了还守什么啊……

        于是李蟠站在屋顶,扫了一眼被打得稀巴烂的工厂,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在频道里通知全员。

        “还有人要辞职吗?要辞就辞吧,你们也坚持到现在了。

        我来的那条路没人防备,趁现在还有狙击手掩护,多给你们算一个月工资。

        没有了?没有了吗?真的没有了吗?那好吧,大家再坚持一会儿,支援马上就到了。”

        马上,就是都没过十分钟,公司的运输机就在夜叉佣兵团的护卫下赶到了。

        李蟠立刻给剩下的人每人发了五十万,

        “撤撤撤!带不走的垃圾都炸光!回头换新的!去箱根!团建!我付钱!”

        望山也在通讯频道里跟着大声嚷嚷,

        “法克!好险!差点就为了一个月工资跟着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