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线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线索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正文卷第二百一十九章线索“所以你们搜查一科平常就是这么办案的?”

        李蟠和艾琳雷根并没在xxxx俱乐部耽误到吃早饭。

        虽然一开始那个罗德处长还有点误会,不过在李蟠戳了一脚,让他明白这不是在‘奖励’是在走马灯后。对方立刻很配合很上道得和盘托出,有问必答,还附带着爆了一大堆猛料。

        是真的猛料,基本上都是那种以公司开始,以公司结束,中间穿插ncpa黑帮和多项严重违法,各种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内幕交易,涉及至少九位数利益交换的小故事,扔给安全局调查处可以直接下逮捕令那种。

        “那你以为呢,难道靠缜密的逻辑推理,切实的犯罪证据,和满腔的正义么。

        别逗了,又不是在拍电视剧。”

        艾琳雷根戴着超梦头盔躺在副驾驶座,双手挥舞着,把这些小故事配合新闻和ncpa的内部档案,剪辑成超梦ppt,储存在数据芯片里,拷贝了一份递给李蟠。

        “和公司打交道,讲规矩讲道理是行不通的。公司只讲利益交换。想让公司认罪让步,就必须有更大的罪证和把柄进行交换。有取才有舍,不然他们根本犯不着搭理你。

        而如果伱没有值得公司利用的价值,也没有需要他们忌惮的底牌,或者有底牌也不懂得如何利用如何妥协如何交换,他们都会毫无顾及得摧毁你。这夜之都,一刻都待不下去。”

        李蟠接过数据芯片扫了一眼,好么,这个案子居然是关于怪物公司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李蟠数笔金额巨大的偷税漏税,对东城会组织的数次突袭,以及血洗伊贺办事处本部的刑事案件。

        李蟠看看她,

        “你想交换什么?”

        艾琳雷根耸耸肩,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啊,我有什么值得你关注的?”

        被对方识破令李蟠犹豫了一瞬间,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艾琳也证明了她在搜查一课的任上坐稳,靠的绝不仅仅是名片上的后缀。而现在这种头顶着无畏舰和天机阳电子炮的时候,李蟠确实也没心情没精力玩什么恋爱游戏。

        “耳语者。”

        “耳语者。”艾琳雷根点点头,然后果断摇头,“这我帮不了你。”

        李蟠也取出tub的调查报告,选了几份给她看看,

        “你们就是这么传承九代的?对所有的公司狗说,抱歉,我帮不了你?”

        艾琳雷根笑笑,

        “我确实帮不了你。有些信息都是公开的吧。雷根家自始至终都站在委员会一侧,甚至可以说在高天原时代,就是台面上被安全局安插在新东京的眼线。战争开始后,我们家立刻遭到高天原的驱逐,逃往欧罗巴避难。直到战后才重新回来,被夜氏任命重建ncpa。

        高天原怎么可能让我们知道耳语者的事。如果我们手里真的有耳语者的信息,又怎么可能藏到现在。你找错人了。”

        李蟠就看着她,

        “怎么不可能,就像你说的,没有一点底牌和价值,你们家凭什么在0791屹立九代不倒,凭什么安然无恙得避开战火置身事外,公司又凭什么把ncpa交给你们这些寸功未立的墙头草?”

        艾琳雷根点点头,也不生气,

        “但反过来也可以这么说,不管以前的雷根们掌握了什么信息,做了什么交易,委员会都已经接受了,认可了,许诺让我们家族存续至今了。

        交易已经完成了,不是这样么。事到如今,贵司又何必依旧盯着我们呢?”

        李蟠无奈得摇摇头,

        “你还真是蛮难缠的呢,是啊,这些年是没人来干扰你们,但现在情况变了啊,那些耳语者们长大了,而且他们展现出的价值,和二十年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总之,这可不是我在盯着你,是这个人,山田reika,我只不过是发现她在追着你们雷根,才来问你一句的。而只要有一家,有两家,先后找上你们,警视正你觉得,还要多久,雷根家会重新成为公司关注的众矢之的?”

        艾琳雷根依旧摇头,

        “我确实帮不了你,曾经战争时期的当事者大多已经过世,还剩几个退役的现在欧罗巴养老院里。你如果有兴趣和他们聊一聊,我顶多帮你引荐一下。”

        李蟠笑了笑,挥挥手停下车,打开车门,把艾琳雷根送到安全局门口,

        “警视长,你是个聪明人,比我聪明,多余的话我也不必说了。

        不过有一点你得搞清楚,迄今为止,都是委员会在庇护你们。

        而老子我,就是委员会。

        有需要随时联系。”

        李蟠把跑车设定自动导航,一个人躺在车上沉思。

        耳语者的事没什么头绪啊。

        这次通过艾琳放话提醒雷根家,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要打开突破口,肯定得落在雷根这里了。

        不错,高天原早已经被渗透成筛子,直到现在安全局都在往高天原派卧底,但凡他们手里还有耳语者,也早给sec绑走了,而如果安全局花了二十年也查不到,那李蟠估计自己也没啥机会了。

        但雷根家这里情况特殊,在战后的混乱年代,雷根家是直接负责从新东京警视厅,到夜之都ncpa的机构转型的,再加上本地有着深厚的人脉关系,和大量的黑料把柄,他们想偷偷摸摸藏几个人,或者找出几个人,实在再简单不过,甚至可以说他们是一定牵涉其中的。

        甚至李蟠都有点怀疑,可能雷根家当初确实对‘耳语者’的事不知情,没那种保密权限么。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只是在利用职权,收黑钱,办脏活,与人方便,给过去的老朋友,高天原的战犯,安排几个‘重新开始’的新身份罢了。而和耳语者相关的当事人,正好隐藏其中。

        只不过这些年雷根家办的假户口假身份,恐怕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夜之都人口流动得这么厉害,各种天灾人祸,动不动就满城暴动天劫,想追根究底得把人都找出来,恐怕也是难如登天啊……

        唉,没办法,李蟠不擅长特工调查员那样勾心斗角的调查潜入,他还是更喜欢从正门揣进去,光明正大的把想要的东西抢到手。

        “自动导航终止,您已抵达目的地,附近的诸天石化事务所,mutiversepecnccenter,诸天石化夜之都中心大楼……”

        “运动模式,10倍超载。”

        李蟠迈步下车,挽起袖子,亮出螳螂刀,顺时加速,一个箭步踹门,从大楼正门揣进去,一刀差插穿保安的太阳穴,手一抖把他整个人裂成八瓣,好像朵盛开的鲜花。

        “警告!警告!发现入侵者!”

        李蟠也不废话,舞着螳螂刀一路杀进大楼。

        哦对了,螳螂刀,这是平时收缩在双手前臂的近战刀具,就像螳螂的双镰一样的的折叠臂刀,可以刺可以砍可以劈可以戳甚至可以砍子弹……没了。

        其实也没啥可水的,刀嘛,你管它什么样的,还不就是用来砍人的,几千几百万都花了,不拿来用用岂不是太可惜了?

        所以李蟠随便在附近找了个营业部就杀进来了。

        这年头的武器,都是一分价钱一分货,劣质的四级螳螂刀钢材不行,可能砍上两三下,就崩刀断口折断了,如果刀头砍钝了,对着人一阵暴打都砍不断的。

        但ag人偶的原厂定制强化刀具,加装军用热线切割刀头,切合金板顺的好像切黄油,舞起来银光闪闪,寒风阵阵,断头腰斩切子弹,斩起人来一刀断骨,剑光过血,片肉不沾身,就突出一个顺滑如丝。

        李蟠一路冲进大厅,见人就砍,从一楼砍到十八楼,先砍光大楼物业,然后从消防走道上冲四十层,越过诸天石化下辖的商社子公司,直接从本公司营业部开始砍进去,见狗就杀。

        诸天石化的人有点意外,不过战争期间么,也是情理之中,根本犯不着和李蟠废话,楼上楼下得一大堆保安冲上来乒乒乒乓乓乓哒哒哒,而顶楼的公司狗立刻收拾收拾,炸掉服务器,清除资料库,熟练得坐浮空车撤离。

        李蟠也不追他们,一路砍到顶楼经理办公室,就抽了两张纸巾擦掉刀上手上的血,然后破窗跳出大楼,落到浮空轿跑上。

        “自动导航,附近的诸天石化事务所。”

        “已为您寻找到十四个坐标……”

        “第二个。”

        “好的,现在为您启动自动导航,自动导航终止,您已抵达目的地……”

        这样单人抄了七八家,0113007打电话过来了。

        “总经理,你在干嘛?”

        “上班啊,刷日常,写报告。”

        李蟠擦着溅到正装上的脑浆。

        0113007,

        “攻击营业部几乎不会对诸天石化这样的公司造成实质损失。你至少得攻击他们化工厂和仓库吧。”

        那人家核弹就砸下来了好吗。

        李蟠耸耸肩,

        “我只是先熟悉一下义体性能,怎么,就这事儿?”

        0113007,

        “请您来一趟公司,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0113007的大麻烦其实在李蟠的预料之中。

        简而言之就是复活仪式失败了。

        081007为首的第二批公司员工复活失败。

        就活了,又没完全活。

        李蟠来到实验室,就看到八头鱼人在水缸里惨叫,仿佛被按在油锅里滚,那场面简直是震撼人的耳膜。

        038和一群穿着外金属骨骼研究生们正和鱼人奋战,把它们按在水缸里铐起来。

        大隅良平擦着冷汗报告,

        “他们遭到了严重的精神创伤,脑电波剧烈波动,就好像大脑陷入了深层睡眠,无法从自己构造的梦中醒来……”

        0113007也说出他的看法,

        “自我意识迷失在狄拉克之海中了。档案柜虽然保存着他们的备份,但是有什么力量在干扰他们的心灵道标,应该是收藏家那边做的手脚。”

        李蟠虽然没听懂,但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

        总之就是神教那个蠢材在和公司隔空斗法呗……

        “那现在怎么办?就让它们这么叫着?能扔到隔音室里去不?”

        0113007一脸凝重的对李蟠道,

        “这些007每一个都是使徒,如果长期无法让他们恢复理智,可能会有严重的后患,甚至影响到他们的本体,发生失控暴走。因此在必要时,需要申请进行删……”

        忽然鱼叫声停止了,038他们给鱼人注射了什么东西,让它们闭上嘴,瞪着死鱼眼昏迷过去了。

        0113007似乎有些意外,走上前看那些研究员注射的药物,

        “这是什么?你给它们用的什么?”

        大隅良平赶忙解释道,

        “是配置的麻醉剂,放任它们‘清醒’下去会疯癫失控的,倒不如让它们继续沉睡在梦中好了。”

        0113007看了看对方递来的化学药剂配方,竟显得有些意外,

        “咦?这是……你怎么想到这药的?”

        大隅良平舔着脸道,

        “哪里哪里,我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病情的患者……”

        李蟠忽然眼睛一亮,对啊,这家伙不也是耳语者的参与者?于是饶有兴趣的道,

        “以前是多久以前?二十年前?”

        大隅良平脸色一白,畏惧得看了李蟠一眼,立刻闭口不敢说话了。

        0113007似乎没注意到,检查着鱼人的体征,不住点头,

        “不错,不错,这么老的药方亏你能想到。”

        李蟠也不拆穿他,凑过去看了看鱼人的状况确实,

        “什么药?这么牛逼,高天原的秘方汉药吗?”

        0113007摇头,

        “倒也不是很稀有,现在各种人工合成物很容易配了,但是药方很古老了。以前宇宙开发世代,还没有qvn,宇航员长时间人工冷藏,突然惊醒后,会偶发记忆缺失精神障碍人格错乱。

        所以当时太空总署调配了专门的麻醉和神经缓释药剂,让犯病的宇航员重新进行浅层睡眠,并配合设备进行记忆诱导和人格重塑,进行意识修复。一般称作冬眠合剂的,现在知道这种药的人已经不多了。”

        哦,冬眠合剂……恩,恩?这药,好像……当初橙子也给他推荐过来着……

        李蟠脑子里灵光一闪,忽然注意到了一些细节。

        耳语者听到的是修仙侧的声音,这些鱼人007的魂魄也是被神教的元神法控制,所以当初高天原的研究人员,大隅良平,才见过病症,知道照方抓药,用冬眠合剂来解决问题。

        而橙子也知道这合剂的药方,还知道‘效果不错’,那还不是因为她儿子黄大和也是个‘耳语者’么……

        所以肯定还存在一个人,把这些都联系在一起。

        有个人不仅知道黄大和是‘耳语者’,而且知道他有觉醒暴露的风险,还把‘冬眠合剂’的配方告诉了橙子。

        这个人是谁!

        “你说维克多?哦,他以前是在火星陆战队服役的军医,退役后又做了一段时间的nchc,现在是郊区的义体医生,恩,没有行医执照那种。”

        好在橙子这条线已经满好感走通了,李蟠一个电话打过去,她直接就把人交待了,

        “大和小时候学业繁重,压力太大,经常梦游讲梦话,我请维克多看过,推荐了冬眠合剂,效果确实蛮不错的。你应该也见过吧?就咱们楼里的。”

        “维克多?哦,是他啊……”

        李蟠还真见过这个人,当初他的手断了换了义肢,也找那个维克多维护过,不过不怎么熟。

        那毕竟郊区贫民窟筒子楼里住了那么多人呢,他哪能一个个都熟,也就橙子那种大美女能记得住咳咳……

        而且当年主要不还是穷么,一天到晚捡垃圾的,没空也没钱和一个义体医生产生什么交集的。

        不过,火星mm出身的军医,做过nchc,还是郊区义体医生,甚至就和他,和黄大和,两个耳语者住一幢楼的邻居……

        好,有线索了!

        李蟠立刻行动起来,让aa-rs7自动巡航,绕着夜之都转圈,吸引公司注意力。

        自己立刻启动光学隐形和运动模式,一路直奔郊区维克多的地下诊所。

        字面意义的地下,没有行医执照么,维克多租了两间地下车库,把墙打通了做工作室。

        这么想来对方还真是用心啊,因为他和黄大和平常就是在楼上停车场打爆炸球的,那可不就是出门就能看到,大大方方坐在门口监视他们么!

        还真是……想不到啊……那么个他根本不想再回去的破公寓,居然还藏了这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这样一路跑到郊区,远眺着公寓大楼,回想短短数月天翻地覆的人生,李蟠也是一时出神,感慨万……恩?

        怎么他的公寓亮着灯?

        没有认错,就四十五楼那间,就那扇窗户还是换的新的,被僵尸忍者狙击手反复打坏,修修补补的,格外显眼呢。

        难道有小偷?

        李蟠一时也顾不上什么维克多了,他还放了好多珍藏品在公寓里呢,于是隐身潜行,一路爬上四十五楼,扒在窗台外朝公寓里一看。

        浴室亮着灯,蒸汽腾腾的,地上一堆女人的衣物。

        这是……有人溜进他屋里洗澡?

        不是,啥情况这是?唬?嚎?歪!?

        李蟠悄无声息得割开玻璃潜入公寓,靠在浴室门边,望着淋浴中的女人的背影,解除光学隐形。

        “喂,你哪位啊?开这么热不烫吗?很费电耶!”

        那女人停了一下,关上淋浴,转过身。

        李蟠挑起眉毛,张开下巴,

        “阿,阿珍?”

        可不就是阿珍么,就楼下那个,馄饨店的妹子。

        对,就说是死了的那个,别误会,现在也还是‘死的’。

        你看这不是脑门上的弹孔都还在么,躯干部分腐烂的皮肤肌肉已经被沸水煮烂脱落,是个骷髅妹呢……

        然后那妹子摇摇头,

        “我是玛丽亚。”

        玛丽亚?这个名字好像也在哪儿听过啊?

        玛丽亚,玛丽亚,玛丽……

        然后李蟠一扭头,看到柜子上的水晶球,猛得回忆起来了!好家伙!

        “01044?”

        玛丽亚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再是01044了,我的名字,就是玛丽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