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异宝

第二百零三章 异宝

        于是接下来一连数月,李清云都跟着众人打游击。

        说是游击,就是大家摆起卦来算一算,哪座峰哪座庙有取死之相,劫数到了,今天搞他。

        达成统一就开船过去,从正门踹门进去,大杀特杀一波,砍他百五十个人头,接着风紧扯呼,扭头就走,撒丫子跑路,走为上。

        就欺负你反应也反应不过来,打也打不过,追又追不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么整哪怕是道行极高的修行中人也吃不消的,本地修士更是一个个被整得神经衰弱,片刻不得安宁。

        如同鬣狗狩猎犀象,一块一块,一口一口得撕你的肉,放你的血,直到伱逐渐疲劳,逐渐麻木,等狼真的来时,也反应不过来了。

        其实本地魔修在娑婆之界开宗立派数万载,也并非没有能人妙法,在创业初期,更是少不了惊才绝艳的高手,才能扫平竞争者,建立一天三界的神国专权。

        只可惜他们承平日久,按部就班,而娑婆洲确实富裕,还没到供养的上限,因此躺平很多年了,根本不用动手,功法套路还是上古时代的把戏,就那么几种变化,万变也不离其宗,早已经被玄门摸透了跟脚套路了。

        说到底,这娑婆魔功,根源是借本地民众念力为己用,先自造魔神灵体,就像娑婆洲民间祭祀那样,威逼利诱,让凡人供奉信仰本身灵体,先抵达真灵不陨,可以在本界轮回中自由转生的境地。

        然后再以此为根基,调用娑婆灵气,把念力和灵力交织炼化,塑造金身法相,以求最终抵达不死不灭的境界。

        而这铸造的金身确实也不差,不仅百邪不侵,再加上本地灵力念力加成,哪怕寻常功法道诀也难以轰破。而且只要源源不断有灵力和念力的供应,随时可以修补完全。

        但是李清云也能看得出来了,用游戏术语来说,这种金身是要读条有冷却的,本地修者成天大鱼大肉娇妻美眷的,属于修炼,紧急情况下,根本没几个能立刻变身超级战斗形态了。

        而时时刻刻开状态,维持金身不灭也不可能,因为金身也是要消耗信众念力的,而每个修士所拥有的念力,都需要他自己到凡间,或是历练苦修,或者胁迫威慑,总之时常获得民众的信仰敬畏才能获得,用一点就少一点。

        要塑造上乘金身,威能法相,也一样要时时刻刻冥想苦修,一点点铸就不灭道体才行。

        因此趁着对方闭关修炼,突然冲进去杀一波人,杀完了就跑,这样的骚扰战术确实简单而有效。不止能打一波人,其他人也被惊动得无心修炼,短时间都心惊肉跳,难以进入冥想的状态了。

        娑婆魔教之人也是无奈,你要正面打吧,其实也打不过,还是得依仗宝山总坛抵抗。你要找吧又找不到,这些天外邪魔来无影,去无踪,唉我又进来啦,唉我又出去啦,根本打不着。

        因此越是被干扰,就越是要修补金身,越修补金身,也越陷入战略战术的被动。

        如今魔教固守本山,在娑婆洲凡间的势力已经被铲除殆尽,不过毕竟统治了这么多年,凡人依然怀有敬畏之心,时时有念力供奉。

        可是天下的灵脉,都被他们自己截流聚集到神山总坛来了。其他地方就再没有这样好的道场。而那些落了单的,更是自寻死路,只要气息被玄门算着望到,就是一剑封喉,斩成数段。

        但哪怕全力防御也很难,毕竟这娑婆神山,灵脉遍布,宝峰无数,地方这么大,修士这么多,就算日夜派人巡逻,严防死守也毫无用处。

        因为玄门不仅跑得飞快,剑法狠辣,还可以掐指一算,算出防守中的疏漏,算出魔教布置的陷阱,灵活机动,随时更换目标,冲过来就收一波人头,收了就撤绝不贪刀,占尽了先机。

        纵容是人多势众,全神戒备,也做不到完美无缺的防御,越是外围边角,越容易疏漏。

        于是娑婆魔教修士就处于长期的压抑和恐惧之中,仿佛待宰的猪羊,哪怕有修者数十万之众,也只得忍受着今天一百,明天一百的损失,期望不要杀到自己头上就是。

        所以现在魔教的应对之策,其实就是摆烂了,他们把本门修士由内而外,由强到弱,层层往山外摆开,把那些低级的修者,全都放在外围当作肉盾,而护法则聚拢在中央,日夜守卫教主的安全。

        至于教主级的高手和能人智者,则聚集起来,你可以说人家是在昼夜苦思,揣摩能够击败玄门的方法,也可以说只是在做缩头乌龟,期望能熬到这些天外杀星离开的一天了。

        就就是娑婆魔教目前的状态了,毫无反击招架之力,抱团在总坛死守,就突出一个纵然你天下无敌,也不可能一口气把我们这么多人都杀了!

        不得不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办法,毕竟把九大玄门加起来,哪怕连外门弟子和扫地的道童也都算上,怕也没有娑婆魔教这么多人的。

        而无论是剑虹还是遁法,都消耗巨大,在此界天道压制之下,也发挥不出全力来,因此除了第一次袭击时,被师兄弟们用剑虹秘法炫了一脸,后期其他人发现消耗大,划不来,也就不这么打了,就跟着李清云一起,把斧头砖头戒尺金印之类的法宝往下砸,砸他个稀巴烂,然后放口袋放瓶放葫芦,收割一波素材也就完了。

        这样一来每次进攻,杀他百八十个,也是这支杀劫小队的上限,再贪刀不走,一旦被魔教大军团团围了,就可能出事。

        而且虽然封了山,把魔教众杀得困在手上自闭,山下依然不断有凡人修炼遗落的魔教之法成为新的修者。

        就像他们来时看到的,凡人民智未开,自己又没有力量,就会祈求上苍保佑,祈求魔神垂怜,祈求强者的庇护,最后又自己搞出各种乱七八糟的偶像来崇拜。

        这样一来,就算灭了娑婆圈圈教的道统,又会有新的婆娑叉叉教出现,荡平魔界也显得遥遥无期。

        而让玄门来取代对方成为被信仰的对象,就更不可能了。

        开玩笑,业务不对口啊!人家修仙问道的好吗!就突出一个你爱修修,不修滚,不要打扰老子我成仙!连收徒传道都是宗门强行摊派下来的任务,谁特么有功夫度化你们这群大字不识得一个的土著啊!

        因此除了初来此界时,大斗了几场,斩首了魔教的领导层,扫杀了娑婆洲诸国魔道数万,逼得魔教余孽分崩离析,逃回神山总坛中躲避之外,暂时还不见玄门有什么大的动作。

        现在也不知道峨嵋那边到底是怎么策划的,总之也不见他们搜寻道种,也没有集结玄门,对魔教余孽发动总攻的意思,似乎还在等什么时机。

        好似把此界剩下的杂鱼,都当作渡劫的机会,留给新入门弟子了。

        局面就这样暂时僵持了。

        李清云啃着鱼干,从皮口袋里掏出一颗金珠瞧着。

        这玩意是娑婆魔功凝炼出来的金身结晶,最核心的一块,凝聚着修者的神念,智慧,修为的精华。一般修士只能炼化出一枚,而厉害的高手可以炼制出一把的。

        仔细研究了研究,嚼了嚼,品了品,李清云也可以确认了。

        其实这玩意就是金丹。

        也就是‘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之间,修仙的第一道门槛,‘结丹’境结的那个‘丹’了。

        娑婆魔界和太极世界应该还蛮近的,可能也就079和0791那种关系。底层规则也很类似,所以玄门弟子只要把转换到归尘,紫霞属性的功法,在这个世界还是可以使用道法神通的。

        而在这几个月打破人庙,抄人家的过程中,李清云也发现,娑婆魔功的古法之中,似乎也有可以观察投影异世界的神通,似乎是一统三界后,也想把道统开辟到其他大罗天。大概很久以前,就是以此法把道统传到太机界去的。

        只不过后来娑婆魔教内部发生了路线斗争,那些开辟异界道场的修者落败,被灭国驱逐,剩下来这些人就抱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再也不考虑开辟异界的事情了。

        但总之,两界的功法确实有相似和相互借鉴之处,比如都可以把灵气炼化凝结,形成‘金丹’这样的核心。太极的古法中也有各种各样的金丹,有些还不如人家娑婆金丹纯净呢。

        而修炼之法的分歧差不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本地修士似乎并不会凝炼元婴。

        也不可能凝练,因为他们的念力就不是自己修炼的,是从其他人那里借过来的。纯粹是本娑婆世界的灵气纯净,只有归尘紫霞两道灵气,相对容易提纯炼化,才能继续把修行推进下去。

        但上古太极世界那边有九气之多,凡人也是灵根五行,不反复提纯,打磨稳固根基,根本不可能得道,更别说直接借用他人的‘杂’念了,那是自毁修行好么。

        因此当娑婆魔教还在磨叽上古魔功,改良借鉴也不过是把丹炼多一点大一点,圆润光滑一点香一点。把金身塑造得更漂亮一点更大一点更威猛一点的时候。

        玄门已经版本更新到‘炼气化神’了。

        ‘结丹’第一难,‘结婴’第二关,过了这两个最难的关隘,才算初入了门庭。而后头反而轻松了。

        一马平川,一路化神,一千二百年内无病无灾,只要每个甲子过一道杀劫,每五百年挨一击天雷就好了。

        至于能不能修炼到‘炼神还虚’,那就不是单纯的积累和努力可以弥补的了,还要看宗门的底蕴和实力,个人的悟性,命格和机缘,还有《天书》,都是缺一不可的。

        总之,现在李清云也犯不着担心那么遥远的事情,他只要借娑婆魔教,过了这个甲子的杀劫,就可以准备突破到‘出窍期’了。

        把娑婆金豆子扔到嘴里嚼得嘎嘣脆,李清云突然听到一声铃响,于是拍拍手遁地出来,和玄门众人会合。

        “诸位师弟,魔教有所动作了。”

        赵元通目放白光望向远处的神山雪域,把双手画了圆,在虚空中展现出一道镜面,投影出他观望到的景象。

        只见成千上万的修者正开启金身,离开所在的宫殿庙宇。

        但不是出击,而是撤退。

        娑婆圈圈教放弃了外围大片道场和领地,废弃了数以百计的神宫庙宇,修者们连细软都来不及携带,飞也似得腾云驾雾,往神山深处逃去,就仿佛身后有什么夜叉恶鬼在追着,生怕逃慢了一步被人追上似的。

        恩,又缩小防御圈了么。也是,被翻来覆去得渗透突袭,魔教大概也总结出一点玄门的打法规律了,知道每隔几十年人家就要来收割一波。现在被屠了个把月,人也死了不少了,就集体龟缩起来,那意思大概是‘可以了啊,杀也杀够了,拿点东西快滚了啊!’

        赵元通也懂的,掐指一算,把灵光一照,法术投影出一座雪山中的深涧岩窟,似乎是什么魔教禁地。

        “在下奉师门之命取宝,此地是在下要应的劫场,还请诸位姑且回避,其他各处宗庙诸位可自去采集。”

        此番历练本来即是峨嵋做主,而赵元通一路上更担任组织攻势,打破法阵,望风撤退的领队,一直没出来争抢,此时众人也承他的请,纷纷稽首道。

        “请师兄放心,如有吩咐,我等必前来援手。”

        “多谢诸位。”

        当下众人便分了一分,让赵元通自去应他的劫,其他人就在附近山头把风,随时可以支援汇合。

        而李清云也分到一座神殿,腾云驾雾,操着斧子一路砍开庙门冲进去掳掠。

        魔教修者自然早都跑光了,因为被玄门攻杀,困守多年,庙中原本用来侍奉淫乐的凡人也早被吃了个精光,只化作满地白骨,而这些魔教修士贪图享乐,左右收集的也不过是些金银珠宝,都是于修炼无用之物,不过总归也是异世界的纪念品么,稀奇古怪的玩意还挺多的。

        翻了一阵子,李清云也在一堆垃圾之中,找到了两件还不错的。

        一把胡琴,用人腿人骨人筋人皮制作,只要以灵气激活就能自动弹唱,发出天魔幻音,声色幻象,并召出琴中一名倾城美貌的绝色女子的魂魄来,载歌载舞,为人助兴。

        恩,也就是助助兴,没啥其他吊用,并不能用来打架,也没有什么神通。而且对方的魂魄被炼化的也很粗糙,真灵早已经泯灭,不过是剩下一道残影,被拘束在琴里不能超生罢了。

        不过这异域靡靡之音也算清奇,而且娑婆魔教的元神之法也挺与众不同的,尤其还能把人一部分魂魄封印,还能控制着本地居民轮回投胎,倒也是玄门里没怎么见过的秘法。而《血箓天书》里也没有,当然也不一定没有,主要是显老师给的那本太老了……

        总之,等到了‘出窍’境,李清云就可以研究玄门的元神之法,拿这魂魄练练手,瞧瞧有没有办法给她还魂。

        至于另一件,则是一枚二十指长,五峰九股明光杵,一端雕刻魔教法相,一端像尖锐的长锥。

        这是本地修者惯用的法器,类似的造型也曾经传到太极界去,在玄门之中也有记载。除了增持神通法强,摧灭心魔恶煞,一般用法就是用来凿人头颅。

        娑婆魔教并不擅长炼宝,但也有世代供奉的灵宝法器,这一枚杵就被层层密法咒封印在大庙深处,血光冲天,凶气四照,把周围的人皮法卷经文都灼烧成焦黑色,明显是沾染了凶气怨力,还没有被炼化的邪物,只是如今被大敌压境,本地修士也管不上这些东西了,直接卷铺盖逃了。

        这件玩意倒是难得的强者,若说是垃圾也说不过去了,李清云于是把袖一挥,卷起一道大风,燃起一片烈火,直接把神庙四处的封印烧灼殆尽,解开封印。

        那明光杵一得脱困,立刻散发出滔天杀意,竟裹挟冲天凶煞血光,直朝李清云头顶钉来!

        “砰!”

        然后被一砖拍到地上……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李清云操着金砖一阵拍,把那明光杵上张牙舞爪的魔神脸都给砸得歪斜扭曲,好像被人痛扁过一般,直砸得它收敛了凶光,畏畏缩缩不敢再发作,才捡在手里瞧了一眼。

        一入手,李清云便感觉到从这法器上传来的滔天杀意和怨毒恨意,并光影闪烁,看到许多记忆片段。

        原来此宝是魔教的上古传承,法器刑具,娑婆魔教用来威慑处决那些罪大恶极,聚众叛乱,反抗魔教统治的凶犯之时,就以此法杵将人凿毙了,然后收一部分魂魄,剩下的投到修罗恶鬼之道中去,永受轮回之苦,不得超生。

        因此法宝积累无数冤魂,凶性十足,恶意滔天,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沾染了其他人的念力残魂,本身材质虽好,似乎是什么千万载陨石玄铁所炼,尘封万载光明依旧,但依然是不入品的玩意。又哪里扛得住同样是太极远古时代,修为怕不是比李清云都高的金砖一顿暴揍的?

        不过说归说,打归打,真要说威力么,也就这法杵勉强能入得眼,重新炼制一下还能用用,其他就真都是些垃圾破烂玩意,蕴含的灵力还不如虚星海的珊瑚,连给丹炉烧火的素材都不能用的。

        李清云也就不多逛了,缩地成寸,直接遁地到赵元通历劫的洞窟门口等集合,就盘腿一坐,掏出算题温习。

        大概解了三道题,忽然,李清云心神一动,抬起头来,便见那洞窟中,冲出滔天怨气灵光!分明也是解开了什么封印,而其凶其势,居然远比他刚才得的明光杵更盛!登时一个激灵跳起来!

        好家伙,这破地方还真有好宝贝呢!

        嘿,想不到你峨嵋浓眉大眼的,还藏着这么好的东西,支开旁人自己偷偷来取呢!

        不过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宝贝,李清云都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灵气密度直线上升了,这分明是用了一整条灵脉来镇压,封印一解开,散溢的灵气都上升了一截呢。

        虽然有点眼热,不过既然峨嵋也事先和大家说好了,那还是……

        “轰隆!”

        猛得,山崩地裂!这镇压着洞窟岩穴的山峰都给炸飞了!峰顶的庙宇殿堂都冲天飞起,四周山野也是地震雪崩!无数山峦倒塌崩裂,娑婆灵山竟然大开一道裂缝,并且还在不断扩大,而无数宫舍山峦,也向着裂谷倒塌下来!

        哇哦,峨嵋搞什么情况,弄这么大阵仗……

        正遁在土中看情况,忽然李清云见到一道金光,从深渊中直射出来,在半空化作金铃,叮铃铃的玄音竟穿透山崩地陷之声,响彻云霄!

        咦?这是在……求救?

        然后只见那灵山深处的无数宫殿,竟然也金光大放,繁星万丈,正有无数金身魔怪飞天而起,直扑向深渊中来!

        当下李清云也不再犹豫,操起斧子,遁地而走,直冲入地下灵脉,前去救援峨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