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别人家的孩子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别人家的孩子

        电梯“叮”的一声停下了。

        李蟠调整着气息,理理正装,系劲鞋带,解开袖扣,准备顶着阳电子炮和五大公司的围堵,一条血路从夜之塔杀出去。

        然后电梯门打开,露出科学伦理委员会的招牌,白大褂络腮胡的老头立在电梯门口,扶了扶眼镜,主动伸手。

        “又见面了,李经理。”

        “博士,真巧啊。哦,您还在加班是吧。”

        见到是曾救了自己一命的尼米兹博士,李蟠也收敛了杀气,礼貌地和他握手。

        “这次鄙人是专程等您的,先聊那几台sms的事吧,请进。”

        尼米兹博士也是那种搞研究的钢铁理工男,上来就直奔主题。

        到底是抢了人家的东西,李蟠也不好意思推脱,便跟着尼米兹博士进入sec办事处。

        sec科学伦理委员会的核心任务,是查封违反人类伦理的违禁科技。

        但他们并不是在中世纪猎巫,事实上所有sec委员本身都是诸天顶级的学者,并不反对科技创新。

        诚然,作为公司的代表,他们也有着维护委员会成员技术优势的任务,但客观的说,sec的存在,也确实集中人类社会的资源和智慧,有选择性有针对性的进行特定技术路线的研发,加速推动社会整体的进步和发展,有效避免了曾经地球0时代。那种黑科技泛滥,无休无止世界大战的内耗。

        而且这年头哪儿来那么多违禁科技啊,所谓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生产力的发展是逐步累进的。是火炼真金,千锤百炼,不是你一凿子一凿子哇得就能掘到金矿的。

        所以更多的时候,sec的主要业务,都是技术鉴定和专利注册。

        这年头各大公司都在进行激烈的技术竞争么。竞争么,少不了你偷偷我的,我抄抄你的。商业间谍技术间谍情报商人潜入搜查官到处都是。哪个公司没有百八十个内鬼潜伏,那都是没有竞争力的体现。

        所以公司也就花重金注册技术专利,而sec的研究者,也得解析各种新申报的专利技术,鉴定新开发的产品,属于什么等级的科技,又侵犯了哪些公司的专利。而这就事关天价的专利授权,一点马虎不得。

        顺带一提,them怪物公司就是sec的常客了,毕竟人类科技的发展已经濒临界限了,而最近这些年申报的新技术产品,都是基于怪物研究开发的,them因此也占据着底层的专利垄断。而最新的技术产品又是利润最为巨大的。

        因此哪怕them公司什么都不做,每年那些sec旗下的科技巨头,都得支付天价的专利费。这可比买卖怪物的直接受益大多了。

        要不ht混沌科技,baboon酷狒集团,vk国民义体,tsc天汉星舰,gen基因革命,这诸天第一线的五大技术公司,怎么会那么干脆利落得退出竞标呢。

        毕竟万一真把怪物公司惹恼了,中止技术转让许可,那损失可不是区区几百万亿可以弥补的了的啊。

        “您要喝些什么吗?红茶?咖啡?”

        “不必了,清水就可以了,谢谢……”

        尼米兹博士真的一点也不客套,直接把李蟠带到办公室,叫机器人端上一杯清水,他就直接打开全息投影,把四台sms试验机的造型蓝图,专利授权和资产登录文件,以及通过微型无人机拍摄到的赤天狗盗取机体录像投影出来。

        “言归正传,这些sms是我研究所自主研发的资产,合法纳税证明和生产记录,可以发给贵司法务确认。”

        哇噻,简直是个铁男……

        人家这么摆事实,讲道理,正大光明得把资产证明都糊到脸上要东西,李蟠反而有点尴尬了。

        “啊这……啊原来那机甲是您的,我还以为是黎明……”

        尼米兹博士示意李蟠稍等,然后双指飞舞,操纵着全息投影,把凯莲那台‘血月’调出来,还把手臂放大,并播放凯莲在下水道大杀特杀蛛式的镜头,连她“铁咩!铁咩!苦嗦他咧!”的骂人声音都录得一清二楚。

        “nims-x14f,这是一台实验战斗机,装配了超高周波辐射投射器,效果您可以看到,通过发射定向电磁脉冲,使短距离电磁设备无效化,并无视外部防御从内部进行回线破坏。

        但是这台设备还没完成,委托brw生产的定制微型核熔炉还没送来,武器出力也需要再测试,能量管理系统os也没有调制好,只能充放一次,基本上只是个骨架。

        如果贵司想要的话,就卖给伱好了。”

        “哦……啊,啊?”李蟠一时没反应过来。

        尼米兹博士接过机器人端来的茶水喝了一口,

        “贵司是在进行公司战争不是么,需要战力的话,就卖给你好了,那台x14f的完成度最低,也没怎么调制过,所有的脚本都是赤天狗的人自己写的,就收个十个亿的成本价吧。

        不过另外三台已经基本完成,而且夜氏,黎明,高天原也在竞标蓝图,如果贵司想参与的话也可以来投标,单机大概就一艘巡洋舰的价钱,二十亿到五十亿之间吧。

        有兴趣的话,具体商流上的事,请您直接咨询我研究院的销售部门吧,他们会做介绍的。”

        二十到五十亿么……

        李蟠一时犹豫。

        这单机十倍于hayabusa级的价格,就是说那些sms里,所蕴含的科技专利,确实值这个价钱。

        或者说,那种完全体sms的战斗力,恐怕已经对标了当前诸天市场最新版本,价值数十上百亿的军用巡洋舰了。

        “这……不好吧,毕竟是您费心开发的秘密武器……”

        尼米兹博士呵呵笑道,

        “呵呵,秘密武器,呵呵呵,不,您误会了,只是玩具罢了。我孙子最近沉迷上个世代的机甲电影和游戏,所以给他准备了些生日礼物。

        那台nims-x10a是专门给他定制的座机,其他几台是他要送给朋友一起玩的。没事,我再给他们另做一批就是了。”

        李蟠,“……”

        尼米兹博士,“不过,虽然是玩具,到底也用了些限制级专利技术,如果落在恐怖分子手里,确实会有点麻烦,我作为直接设计者有义务回收,免得造成损失,我得承担连带责任的。

        但卖给公司自然就没有问题了,后续的零部件和武器组件我派人给您送去,当然,可以的话,请您把公司战争中的战斗数据共享,我也可以帮忙做一些ota升级优化么。”

        李蟠,“……那一言为定了,谢谢啊。”

        “好,那么言归正传,还有一件事,”

        尼米兹博士把黄大和的档案调出来,

        “这个少年也被阁下救走了吧。”

        李蟠看着黄大和档案中履历的部分,被理工大学开除,剥夺公民申请权限的红字,灵光一闪。

        “是的,他叫黄大和,是个天才,博士有兴趣招募他做助理吗?

        我问过律师,只要三名公民联名,就可以申请安全系统给他重新审核了,我可以帮他担保,如果您也同意的话,只要再找一个……”

        谁知尼米兹博士却摇摇头,

        “他的学分是还不错,不过公民审批是不会通过的,而且看来也用不了太久,还是算了。”

        李蟠皱眉,

        “什么叫用不了太久。”

        尼米兹博士把档案往上一拨,

        “虽然体貌特征和血型被编辑过了,但他和登记父母的基因并不匹配,是个非法的基因协调人,我想可能是在婴儿状态,就被暗中替换了,而且自然的,他也没有在安全系统中报备过手术纪录,大概又是什么高天原的秘密改造人试验吧。

        不知道当初是什么人帮他隐瞒出身,借用黄大和的身份登记到系统里的,但是现在查出来了,而且这部分关键信息缺失,他的公民审查是无法过审的。”

        “非法基因协调……”

        李蟠一时无语,基因协调,从受精卵开始的基因协调?完美新人类?

        早年是有宣传,可以通过基因编辑,制作出纯粹天然的超人。在其他异世界是满流行的。但是在0791位面,还是人造植入义体的技术更加发达。

        而且这种精密的生物改造手术,那不是百亿起步,超级大富翁异界转生才能享受的福利吗?

        黄大和?住在贫民窟的百亿富翁?这是来体验人生的?但也不可能吧,体验人生能给整成现在这样?这什么受虐剧本啊?

        而且替换……那橙子本来的……唉……

        尼米兹博士聊天似的,分享了一堆sec内部档案,

        “当初高天原的技术也不成熟,早期的协调人都有致命的基因缺陷,更多的是进行人体试验。制作为战争准备的一次性消耗品。

        这少年的智能开发程度极高,可能也是那种项目的受害者吧。你别看他现在的智能体能都超乎常人,但根据战后俘获的高天原军用改造人平均寿命统计,到了二十,二十五岁之间,他就有很高的风险出现早衰,免疫失效,甚至基因崩解,快的话,一发病,三到六个月就会死亡了。

        如果有他的原始基因改造记录,或许可以开发一些针对性基因药物缓解病发,不然的话,这种基因崩溃是无药可救的。

        哦,不过这么说来,上次您也是差不多的伤情吧,或许贵司有办法也不一定呢。”

        把黄大和加入档案柜?

        可那真的是在‘救’他么……

        看李蟠一阵犹豫,尼米兹博士也不多问,动动手指,把一份sec机密档案拨给他,

        “我不是生物方面专业的,如果您想帮这少年,我建议您还是得找当初高天原负责具体项目的团队,这份是高天原战犯名单,很多人被击毙,囚禁,自杀,外聘,总之几乎都下落不明了。只能看您的运气了,如果找到人,或许能有一点帮助吧。”

        李蟠看看档案,小几百人吧,嘿,这一堆人里他一眼扫去,还真认出俩个。

        田村广治,大隅良平,果然都是这团队里出来的么……

        不过这两人当时都是小青年,排在末位,瞧着大概只是低级研究员罢了。而项目的核心负责人有三个,项目主管是一个叫森成利的中将,这个人倒是可以在网上查的到,他是织田家主身边的马廻母衣众,心腹大秘一类的角色,作为织田家的主要参谋和负责人,在战败投降时自裁谢罪了。

        剩下俩个副官,赤木智子博士,前sec委员,开除,自杀。大河响博士,前sec委员,开除,车祸。

        哟,赤木,这姓氏好像有点眼熟么……恩,也是,门阀政治就是这样的,兜兜转转的,说白了还是住在高天原那几户人家在过家家么……

        “不过,这份保密资料,似乎还没到解密期吧?给我不要紧么?”

        李蟠看看尼米兹博士。

        “博士,您想要什么?”

        后者也是有够铁直男的,大大方方的坦白,

        “那少年编写的os确实不错,能值很多钱,我已经注册为自己名下的技术申请专利了。”

        李蟠点点头,

        “所以这些是给他的补偿?”

        “不是给他的,是给你的,这个人。”

        尼米兹博士一弹手指,把项目负责人之一,大河响,和黄大和,俩人的照片重叠,辅助软件直接勾勒出头骨比例。

        李蟠不禁皱眉,这两人除了肤色瞳色发色略有不同,骨架五官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基因克隆的原体么……

        尼米兹博士解释,

        “大河响,他是基因协调方面的专家,但这个项目他只是二把手,而赤木智子,她是人工智能方面的,却是主管。

        所以那个少年,我估计,他并不是这个项目的‘最终产物’,只是‘零部件’,‘消耗品’,可以随时替换的螺丝钉。”

        “零部件?螺丝钉?”

        尼米兹博士让机器人给李蟠添了一杯水,继续说道,

        “当年,不知道高天原到底搞了什么研究,但他们确实成功开发出一些有趣的边缘科技,并以难以置信的技术爆发,一度追赶上了委员会的水准,这才生出了叛逆的野心。而我们最后查到,这些技术的源头,来自于一些少年少女。

        ‘耳语者’,他们是这么称呼的,据说这些天赋者,能听到异世界的呼唤,自然而然得掌握一些前所未有的技术,但那与其说是科学侧,倒不如说是更接近于你们那边的存在。

        那少年写出的os代码,就是那种程度的东西……算了,我还是直说好了,是自主意识ai,人工智能那一类的违禁科技。

        这些sms的性能你看到了吧,如果没有那os的加持,这些东西只是‘玩具’罢了。但现在,它们都‘活’过来了,和‘怪物’一样……

        这样的技术,你以为那是他这样的少年人,可以随随便便灵光一闪,就能‘想’出来的么?呵呵,不要小瞧我们这些研究人员,日夜辛劳流的血汗啊……

        他的那些东西,是生而有之,被‘耳边的低语’,直接‘刻’在脑子里的。连思考都不要,就是个生物硬盘,直接输出罢了。

        当然了,一旦逐渐激活了这种能力,‘耳边的低语’便会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嘹亮,到最后陷入不可逆转的崩溃。

        就像我说的,二十到二十五岁觉醒,一发病,撑不过六个月,消耗品。”

        尼米兹博士喝了一口茶,继续道,

        “当然,高天原是不会老老实实把这种技术交出来的,当初织田家眼见战败在即,那个项目的核心研究人员,直接被第一时间内部清理了,所有‘耳语者’实验体都被销毁。我们专门派出特种部队都抢救不过来的。

        但我们一直知道,肯定有漏网之鱼的。

        只要还给高天原的残党剩下一口气,不让他们走投无路,彻底失去翻盘的希望,那他们肯定不舍得把事情做绝,肯定还有‘耳语者’保留下来,隐藏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他,‘黄大和’,就是其中之一。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二十年过去了,如果是那时培养的最后一批胚胎,差不多也长到了觉醒的年龄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们还留着东大,收那么多学生,开发这么多技术园区干什么?

        你以为这个世界的人类,和其他世界的人,智能上真有那么大的差距么?

        不过是在沙里淘金罢了。”

        “居然是这样……”

        李蟠也是一脸懵逼。想不到啊,住在隔壁,别人家的孩子,不仅是真的学霸,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超人……

        尼米兹博士看看他,

        “这些事情,是委员会内部的默契,因为经理您入职时间比较短,可能不大清楚,不过从这两个月的情况看,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贵司0791的业务还是会由您负责的,所以为了避免再发生上次的冲突和误会,今天我代表sec委员会,把这些内情告知阁下了。

        对于0791本地的‘耳语者’,委员会早有约定,由sec追踪登记每一名‘耳语者’的去向,如果有‘耳语者科技’要报价给委员会全体竞标。

        所以希望您在日后和那边的接触中,严守委员会的底线,如果有所收获,不要私吞,及时联络我们。当然的,我知道贵司要价一贯比较高,不过有价格,就好商量。”

        耳语者,边缘科技,非法基因改造,人工智能,os……

        操了,每当老子以为已经天下无敌了,总会遇到系统更新迭代出一堆新设定来是什么鬼啊……

        和尼米兹博士谈完,李蟠离开大楼,并没有人来围堵他。那毕竟人家真的就是来和平谈判的,哪会一言不合神经病一样掀桌子撕脑袋……

        总之,李蟠遁光赶回工厂,老远看到自己的穿梭机停在院子里,而橙子神情落寞得靠在阳台上抽烟。

        “恩?怎么回事?大和呢?”

        李蟠跳到他身边,神识一扫,不禁一愣。

        黄大和竟然不在工厂了,但应该不是被sec或者安全局的人绑走的。

        凯莲还留在仓库,毕竟‘红月’被蟠龙公司扣下了么,她自然守着自己的机甲不肯走。看来是很喜欢这个‘玩具’了。

        那废话,小二十亿的玩具耶……当然,说实话也走不到哪里去。

        这次他们的小团队几乎被人一锅端,四台机甲丢了三架,而从夜氏,黎明安排的周密埋伏,和sec了如指掌的行动记录,这肯定不是一头地狱犬的功劳。

        也就是说赤天狗内部,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十有八九是有叛徒,把他们的藏身之地给泄露了。再加上sec那边从头到尾都盯着这些违禁科技呢,什么赤天狗,根本就是人家砧板上的鱼腩狗脯罢了。

        你以为你逃出来了?你只是还没发现更大的笼子罢了……

        橙子呋得长吐出一口气,回过神来,

        “他不肯退出,也不肯回去上学,自己去找赤犬的联络人去了……满脑子,只想着报仇……”

        “报仇啊……”

        李蟠看她这有气无力的样子,知道这母子俩人的重会,大概没多少感动重逢,估计还吵了一架。而想到刚才听到的‘耳语者’计划,也是挠头。有些事情,说出来也于事无补了,于是最后还是只憋出一句。

        “至少他还活着不是么。”

        橙子惨淡得笑了笑,

        “还活着……跟着那些人混在一起,有什么活路,早晚都是死啊……”

        李蟠也无话可说了,他可以顶住黎明公司的压力保护黄大和,也可以帮忙还债还钱,或者把仇人绑来给他解气。甚至可以试试帮忙把‘耳语者’项目相关的人找出来,帮黄大和治疗基因缺陷。或者干脆就招募他入职算了。

        但是吧,黄大和可能根本不需要他这么帮,这么救。

        自愿参加赤天狗的人,和被迫成为公司狗的人是不一样的。

        这世上确实有少数人,骨子里就不是混口饭吃的现实主义者,而是幼稚天真的理想主义者。

        这些人的三观越是被现实毒打,反而越发坚定,就好像千锤百炼的钢铁一样。

        黄大和就是这种人,估计这短短几个月的遭遇和剧变,他再也不可能变回那个忍气吞声的三好学生了。

        现在他就是一只满身染血,遍体鳞伤的狂犬。

        这种人,下定了决心,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但是,从出生就在委员会的股掌之中,反抗,又能有什么结果呢?

        他以为自己能跑到哪儿去啊?

        现在蟠龙工厂附近,到处都是安全局的眼睛和探子,人家不出来抓人,完全是看在李蟠那点薄面上。

        因为怪物公司的经理,给这个‘耳语者’担保了,那套os交给sec不说,机甲的测试,和后续‘耳语者科技’也得按时上报。

        所以现在黄大和的行为,不过是青少年的叛逆期罢了。

        而且顶多也只能再反抗六个月,甚至更短了……

        现在李蟠也想通了。

        到时候,如果黄大和不愿意入职公司,想要反抗,想要死的话,就让他死好了。

        就让他沉醉在能反抗自己命运的美梦里,溺死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