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二号机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二号机

        虽然打赢了,但李蟠感觉施展全力,身体已经有点过载了。

        其实玄冰掌真龙破什么的,耗气量也就一般般,现在的超人体能再打一天一夜都没问题,主要还是遁身之法真气消耗巨大。

        李蟠自己连遁四次跑路,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得缓一缓,嗑一瓶结晶回口气才行。后头厮杀中,冲防御网躲核弹,又接连遁身三次,频繁施展,肺腑已经有些隐隐作痛,再勉强的话,怕不会使经脉受损,留下隐患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逸仙游》在修仙界的遁身之法中,其实已经算是真气消耗很低的了,尤其还在海中水遁,更能大幅增加遁速和距离,减少损耗才对,想不到他连遁七次就顶不住,看来本领确实还未够班啊……

        而且公司的狗还那么多,要是那些异世界007里再出两个王八蛋,恩将仇报,趁着他气虚体弱的时候,来骗来偷袭,那搞不好要阴沟里翻船的。

        所以按照上真派诸位前辈的经验,大战过后,得找个安全的地方,闭关调息,谨慎地修补经脉,免得留下修行隐患,同时也要复盘战斗中的经验和不足,总结个《斗剑错题本》之类的玩意。自己时时温习,以后也可以把经验传承给后辈么。

        于是李蟠也不墨墨迹迹的,打捞救人这种小事,交给阿柒他们就可以了,他就直接启动bronco300t自动导航,去宝峰大厦的公寓藏身。

        不过也不用太谦虚,虽然是趁着对手没有防备,没有舰载机,有点胜之不武,但能单打三艘航母,确实是很强了,强得有点离谱了。

        而这还不是这具身体的极限。

        李蟠是才突破的九阴五转,身体还没开发到巅峰,四转初期和四转巅峰的战力差距就已经很巨大了。只要这次闭关,能把上真玄冥气,逸仙游,玄冰掌这些功夫吃透摸清,战斗力应该还能上升一个台阶的。

        另外在本体初号机大修的时候,李蟠还可以炼二号机,血神子分身啊!

        到时候两个打一个,岂不美滋滋?

        于是李蟠在车上就给宝峰的客服打电话,通过他们的渠道,买了一个血族‘叛党’义体,抵达公寓时,人家已经把棺材准备好放在卧室里了。

        不愧是奢侈品集团,专门的服务机构,直接给李蟠搞来一具‘ancilla血侍’,从标签看是用的是什么塔里阿努斯家族的基因,虽然不是专门的战斗血骑士,但也有两百七八十岁了,勉勉强强算是五级的义体吧。

        不过强化就主要是社交方面,魅惑感知记忆的植入体强化,大概是文职外交人员吧。另外这具义体的基因能力似乎并没有被封锁,好像并不是夜氏集团处理后,当作正规商品贩卖的‘叛党’,更像是被骇客偷盗绑架的非法义体呢。

        反正就是用来修炼血神子的材料罢了,怎么样都好啦。

        于是李蟠花了八百万签收了这具‘血侍’,给义体解锁宝峰集团公寓车库的权限,就开始炼制二号机了。

        其实上次那样用脑插链接,意识转移,然后自己修炼的办法并不大正规。科技修仙相结合了属于是。

        这一次李蟠就遵照《血箓天书》中,成体系的血傀炼化之法,自己抽了一罐子血,一边给‘血侍’注入,一边把手按在血族义体头顶,运内功助力,让自己的血按照回路运转起来,形成经脉雏形。

        接着按着义体头皮一揪,哧啦一下,剥了人皮,直接用手指在血肉和棺材上刻下血箓,锻体重塑,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植入体都排出体外,炼化成可以修炼的人身。

        最后调整九溟破魔指力,隔空发力,在炼化好的血傀脑壳内侧,铭刻上神教秘传,用来贮藏元神,操控傀儡的血箓神符。

        接着李蟠便自己布置好聚灵法阵,开两瓶结晶,一边吸一边回气,用《上真玄冥炼气诀》,炼化的上真真气,一点一点修补经脉。

        等初号机进入闭关入神的修炼状态,再把元神投影出来,元神入窍,从神庭入窍,往二号机颅内一钻,舍夺了血傀道身,然后自己再亲自修炼《道息血炼》,炼化血神子分身。

        得亏李清云那边天资卓绝,认真刻苦,把上真神教两部神功都熟读吃透,倒背如流,这要换了李蟠自己,一个人同时炼两部功,非炼得精神分裂,走火入魔不可呢。

        不过把上真道体,和血神子道体两个同时放在一起修炼,直观的比较,李蟠倒也发现,无论修炼还是行功,似乎确实是玄门的功夫更扎实一点,慢工出细活么。而神教功法就格外霸道,剑走偏锋,兵行险着,凶险至极。

        炼功时候尚且有如此显著区别,修炼到更高境界,成长曲线也明显不同。

        现在李蟠是九阴五转,上真玄冥内丹,逸仙游遁法。当初李血红一代也是修炼出血神子内丹,差不多到了李清云九阴五转的阶段,也能施展血影神行大法。所以完全可以比较得出来。

        若单纯比较功法修为和破坏力,李蟠的本体已经逐渐追赶上来了,甚至玄冰掌都比李血红的血手更厉害一点。

        但是稍微厉害‘一点’其实也是输,神教的人哪个不是滔天血海,血神子无数,你打一个都勉勉强强,无数个要怎么打?

        而且血影神行大法,比起逸仙游的优势更加明显,没必要非水遁不可,只要消耗精血就行了。唯一的破绽,也就是夺舍的时候,有微小的僵直,无法运功,要不然当初闪避核弹也简简单单的。

        另外神教的功法也因为太急于求成,劫数比玄门功法更凶险,玄门的弟子只要做好提前规划,什么杀劫雷劫殒身劫,都可以按部就班得过去,但神教就不一样,无时无刻,随时随地,都有罹难遇险的危机。

        所以虽然在‘炼气化神’这个阶段,确实是神教的血神子大法综合来看更强一点。但是继续修炼下去,毫无疑问,还是玄门那边的底蕴更加深厚,功法更多变,传承更完整。也难怪提起‘魔门’,弟弟还是战战兢兢的呢……

        于是随随便便把二号机修到‘炼精化气’,到了要过杀劫,才能继续修行的瓶颈,李蟠便暂且停下修炼,一个湿漉漉血淋淋的血人,从棺材里走出来,把人皮套上。

        李血红二号机!启动!

        还行吧,‘炼精化气’圆满也差不多可以用了,而且神教功法修炼很快的,去找弟弟带一带,把杀劫过了,炼成血神子内丹,就可以在夜之都横着走了。

        本体就放在这里继续闭关,旷工个几天,把带来的一箱玄冥结晶吸完好了。毕竟五转修炼到六转,需要的真气是海量的,还是以本体的修行为准。大不了公司问起来,就说是打航母打伤了呗。

        于是李蟠开着二号机,咳咳,于是李血红换上便装出门,正打算开上跑车,直奔城外垃圾场的汽车旅店继续突破练级。

        结果坐着电梯到了大厅,他突然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一闪而过。

        是伊藤龙马。

        哦,就是那个叫搞黄了他的面试,还派人差点搞死他的粗眉毛。

        这家伙倒没穿安全局制服,打扮了一番,穿着正装礼服,还戴着腕表,喷着香水,人模狗样的,瞧着应该是来约会相亲的。

        那顺手把仇报了吧。

        于是李血红一个闪身滑出电梯,大摇大摆得跟在他身后,反正现在的外表是血族宇宙人,也不怕被认出来。

        一路跟着他走进一家高档酒店,李血红在大堂角落里找了个位置。随便点了杯一百块的矿泉水,装成在上网的样子,元神出窍,跟着对方进入里头雅座包间。

        本来还以为这家伙是来和雷根小姨子相亲的,结果并不是。

        包间中是一个低胸露背晚礼服的东洋人女性,太阳穴的光圈闪着蓝光,皮肤好像象牙一样洁白光滑,应该是天空人或者宇宙人定制的奢侈品级高档义体。

        “reika小姐,让您久等了,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

        伊藤龙马一个立正,毕恭毕敬得鞠躬行礼。

        “彼此彼此,请坐,不必那么客气。”

        那个reika小姐点点头,示意请坐。

        伊藤龙马拘谨得入座,“不知您有什么吩咐,在下一定照办。”

        reika小姐笑了笑,

        “伊藤君刚从局里赶来,不用急,先垫垫饥吧,这里是直营店,菜品口味还算正宗,可以吃。”

        她话音刚落,服务员便进来上前菜,都是那种瞧着逼格高,价钱吓死人,量么一丢丢的菜,伊藤龙马板着脸,正经危坐,那味同嚼蜡的样子大概也没心思在这儿用餐。

        reika小姐也看得出来,喝了一口白葡萄酒,温和地笑笑,

        “micc的人打算退出了。”

        伊藤龙马脸色顿时一僵,

        “什么!抱歉,失态了……”

        reika也不在意,用手巾裹着一块芯片从桌上推来。

        “这是刚回传的战斗录像,rea,ptg和dsc派出的团队全灭,不过这次对方留手了,没怎么杀人,micc上层也见好就收,已经和那边达成协议,向仲裁委员会退还标书了。”

        伊藤龙马接过芯片,暂时也不接入私人链接,只是盯着那数据卡皱眉,

        “竟然连军工复合体都……那只剩下十家了……”

        “不对,只剩下五家。”

        reika微笑着纠正他,

        “sec那群人本来就对圣杯没什么兴趣,他们的注意力都被木星的怪物吸引走了,你别看他们一个个把泰坦都派过来,但都是来参加木星竞标的,这边他们只是陪个标罢了,不会真的掺和进来,得罪供应商的。”

        伊藤龙马一时无声。

        reika慢条斯理得举着刀叉用餐,等对面缓过神来才擦了擦嘴,继续开口。

        “不过这次micc退出的确实太快了,我想剩下的玩家应该也会很意外,不做好万全的准备,暂时不会有人出手了。

        不过不得不说,那边的技术也确实让人刮目相看。上次的公司大战才过去……二十年是吧?

        二十年居然就有这样的技术进步,看来0791这里,还真藏着什么不得了的军团科技。

        啧,又落入那些怪物手中了呢。”

        “rei,reika小姐……”

        伊藤龙马有点结巴了。

        reika弯起眉毛朝他笑笑,

        “怎么,伊藤君,你害怕了么?也是呢,要是我的仇人,运气这么好,被公司改造成那样的怪物,我也会很害怕呢。

        那么,伱想退出吗?这就安排你逃去异世界,怎么样?”

        伊藤龙马一瞬间似乎想答应,但他还是控制住情绪,深吸一口气,喝了一口酒,

        “不,在下,在下没事,我会遵守合同的,您请吩咐。”

        reika笑眯眯的,轻轻拍了拍手,

        “那太好了,我最喜欢和遵守合同的人打交道了。

        那么,就继续咱们的原计划,你去娶了雷根家的小姐吧。”

        “是,是……”

        伊藤龙马似乎有点不解,但他的立场显然太低了,根本不敢问。

        倒是reika举起叉子,吃了块牛排,然后敲敲盘子强调道,

        “喂,别耽搁太久了,我们不是让你去谈恋爱的。用药物也好,用暴力也行,总之赶快结婚,让她怀孕,生个合法继承人出来。剩下的我们会操作。

        你只要专心把雷根家的产业拿到手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帮你搞定,包括你的仇人在内。明白了?”

        “嗨,嗨咦!”

        伊藤龙马沉声点头。

        reika看看他面前的餐盘,摆摆手,

        “看来不怎么合你胃口啊,那不用勉强了。”

        “是,是,在下告辞了。”

        伊藤龙马如蒙大赦,动作僵硬地起身,鞠躬,退出包间。

        李血红也还过神来睁开眼,看看擦着汗,匆匆离开饭店的伊藤龙马的背影。

        reika,是写作丽花或者丽香么,不知道是哪家公司的代表。会不会是收藏家协会幕后的黑手呢……

        要不,干脆在这儿宰了她?

        还是放长线,钓大鱼呢?

        李血红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尤其这reika居然也住在宝峰公寓,实在有点太巧合了,保不准对方就是跟着他本体来的。那说不定周围还有潜藏的伏兵……

        但话又说回来了,假如他现在真的啪啪两巴掌把这两逼轰碎,试问有谁能拦得住他吗?

        可是,就这么一巴掌把伊藤龙马拍死,好像……有点不解气啊?

        怎么着也得把他也拖在bronco300t后头,绕着夜之都兜两圈是不是……

        恩……还是稳一手!还是稳一手先!势单力薄的搞不好要翻车的!

        等老子初号机小保养修好,二号机升级成血神子,两个‘练气化神’一起来!顶你们的肺!保证一前一后把你们顶上天啊!

        对,不急,慢慢玩,这些个希夷太脆了,一不小心就玩死了怎么行。

        等神教神功大成,把元神之法什么的也学一下,找个尿缸痰盂来装他们的魂!

        翻过来倒过去的玩!保证每天都不重样的!方解老子心头之狠!

        李血红把一百块的清水一饮而尽,然后直接下到车库,发现他的bronco300t被刮花了……

        不,这都不是刮了,是有个不长眼的,开车直接撞进来,把他的车都撞移位了。总算他这车是战舰级合金,磕碰一下问题不大,都不用钣金修服的,但是车漆给刮掉了一丢丢。

        “诶西——掰!!老子刚买的车啊!是谁!给老子滚粗来!”

        “先生你文明一点。我有急事,来得匆忙,不是故意的。”

        李血红瞪着眼扭过头,就看到伊藤龙马从身后走来,双手还提着一堆刚从奢侈品店买的香水包包首饰,一脸不耐烦得道,

        “加个链接,我直接打钱赔给……”

        “我顶你个肺嗷——!”

        这下李血红再也忍不住了,上去就是一个撩阴腿正中靶心。

        “嗷嗷嗷——!!!”

        伊藤龙马给踹得腾空飞起来,一头顶在天花板上,嘎啦一声撞歪了脖子,蜷在地上打滚。

        好吧,看来他虽然也有高强度义体,但那话是原装的,不过这一脚都顶到肺了,估计也得去改装了……

        “眼瞎不要开车!”

        李血红抑制住一脚踏死这货的冲动,亮出五爪,在对方车门上滋——得刮了五条漆。然后上车开了自动导航就走,生怕方向盘握在手里一时忍不住,把这家伙脑袋卷到车轮底下反复碾。

        但有的时候,麻烦根本不是你忍一忍就可以躲开的。

        没开上高速多久,就有ncpa跟上来,把他的车拦下来了。

        由于在高速上是交通系统自动导航,又被ncpa远程接管,李血红也没法子,只好看着跑车在路边停下,然后坐在车里等ncpa的辅警来交涉。

        可对方却坐在车里,并不下车,就用交通管理系统的临时权限,锁着bronco300t的动力系统。

        不是,啥情况?都五分钟了,不来开罚单?

        李血红一时奇怪,正扭头看时,忽然耳边砰得一声脆响,好像什么东西砸到了玻璃上。

        李血红盯着蛛网似裂开的侧车窗。

        是狙击子弹,五级的,不过被防弹玻璃拦下了……

        “呜——!”“砰!”“哐!”

        然后一辆自动重卡从路边冲出来,把跑车撞得翻滚起来,一下顶进墙面里,卡车车头都给装瘪了。

        李血红看看车辆状态面板,好吧,车身倒是没啥事,但是交通系统还被那边的ncpa锁着,而且车身的漆面是彻底毁了。

        看着后视镜里,ncpa警车一蓝一红,一闪一闪的警灯。

        蓝红蓝红蓝红蓝红红红红红……

        李血红捂住了脸。

        玛德

        玛德

        玛德玛德玛德老子的新车啊!!!!!

        李血红深吸一口气,打开手动模式,摇下车窗解开安全带,一翻身从窗户中跳出车来。

        “乒!”

        李血红扭头一闪,狙击子弹擦碎了他的下巴,舌头和颚骨的碎片飞得到处都是。

        但是李血红面无表情,把口鼻喷出的血浆一沾,在手心画了个血符。

        刷,血符才画好,就化成一道血爪抓向虚空,于是李蟠站起来,朝着警车走去。

        警车里两个辅警就张着嘴看着他,手里的咖啡杯都掉下来了。

        “乒!”

        谁知又是一枪,高爆弹头直接撕碎了李血红左肩,胳膊打着旋飞出去,喷出的血沫溅了半条街。

        然而李血红依旧不停步,一边捞着血在胸口画符,一边迈步向警车走去。

        辅警们总算被洒在裆部的咖啡烫得回过神来,猛踩油门,掉转车头就要逃跑。

        “乒!”

        又是一枪打碎了右臂,但李血红不管不顾,张口喷出一道血剑,把符画完了。

        血箓化作血手抓向虚空,而李血红不顾一双断臂,鲜血狂喷,迈步向着警车猛冲!

        一个大跳起跃,哐一声跳到警车前盖上,“砰!”得一头撞在挡风玻璃上,砸得鲜血四溅。

        “呀啊啊啊!”

        车里的两个辅警看着面前血人,发出小女孩一般的尖叫声,直到李蟠连着两个头槌砸碎了钢化防弹车窗,才想起来自己手里有枪,拔出枪来“砰砰砰砰!”对着面前的血人打光一梭子,打得他全身血肉粉碎,然后duang!得一下,失控的警车顶着血人撞在重卡上,溅得血沫狂飙。

        “呼……呼……呼……”

        然后辅警们沉重的呼吸声消失了。

        在他们面前,一只手从车底伸出来,血肉像活物一般聚合起来,最后变成一头鲜血淋漓的骷髅人形。

        它爬上警车,伸出一双血爪,按住他们的脸,张开满口的獠牙问。

        “怎么老子违章了吗?啊!”

        没人回答,这俩人好像已经吐着白沫拉出来了……

        李血红正想把他们的头撕下来,忽然看到俩人的瞳孔里,亮起了明亮的光芒。

        什……

        然后他扭过头,只见从苍天穹顶,一道炽目灼眼的金光,撕云破空,当头直照下来!

        只一瞬间,便把他的血傀道体,烧成飞灰,打作烟灭!

        李蟠猛得睁开眼,从入定中站起身来,冲到公寓的落地窗前。

        只见窗外,那道清晰可见,灼如炎流的光柱依然在璀璨的放射,超高能射线爆正把不远处的街区,灼成燎原火海,燃成万丈火狱。

        一切烟尘鬼魅,在这瞬间,尽皆扫作尘埃。

        哦操,是天基阳电子炮耶……

        尼玛近地轨道防卫圈的反舰级轨道炮台你掉过头来对着城里扫???

        得,那老子的车又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