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许愿杯其四

第一百六十二章许愿杯其四

        溃烂的血肉和浓汁好像洪水一样灌入地库,浑浊腥臭的液体好像羊水一样,咕咚咚就涨起来没过腰肺,地库里一丝光也没有,根本看不清路。

        而且黑暗中,分明还能听到那些从怪物.不知火中分裂出来,得到了肉身的魔神怪物,咔吧咔吧饮血食肉的声音,显然这些恶心的肉汁,对它们都是大补之物,光是听声音,就宛如地狱魔窟般的景象。

        好在那些魔神光顾着吃了,也不在意李蟠,而进入地下龙王庙的这条路,他来来去去也跑过两趟了,于是凭记忆和真炁感知,李蟠勉强找到路,咬着牙逆流而上,挣扎着拨开血水,撕碎肉墙,从修罗炼狱一样肉山中往外爬。

        饶是有超人体魄和真炁护体,要一路从这怪物尸体冲出去也难如登天,往外的通路都被那又黏又滑的肉壁占满了,一失足就像坐滑梯一样往下掉,最后李蟠干脆把防化服脱了,吞了玉牌,咬着圣杯,使出九阴神功,狸翻蛇行,扭动腰身,像条蛇一样盘旋曲折着沿着肉壁往外爬行,终于,给他从肉山中艰难爬了上来。

        “老板!老板在这儿呢!”

        冒出血水,还不等李蟠喘两口气,便有人伸手把他从水中拉了出来。

        李蟠定睛一看,是阿柒,它背上连着绳索,被浮空车.十八吊着下来拉人的。

        芦屋式贵和山崎绫人也在车上,山崎手里拿着占卜球,看起来他们倒挺轻松的,大概是都用银钥匙开门直接逃出来,见李蟠没出来,又回来找人的。

        众人七手八脚把李蟠追上浮空车,李蟠直接把脸上沾着的血浆都倒圣杯里,摇一摇变成清水,又往头上倒,如此反复,冲洗脸上的恶心的黏液碎肉。

        “老板,老板,你看那个……”

        李蟠擦着脸扭头望去,然后看见浮空车下方,一朵正怒放的鲜花。

        居高临下的看清全貌,李蟠也理解了正在发生的事了。

        不知火雾子一死,失去了控制,又失去了圣杯和灵脉的支持,这几十米高的巨大怪物花卉,便迅速崩解溃散。

        地下那些根茎血肉直接腐烂,并被各种魔神怪物占用了肉身化出形体来。

        这朵怪物之花顶端,那胚胎似的果实,此刻正如鲜花怒放,破裂绽放开来,羊水和血水之中,分明有一只巨大的魔兽,舒展着蜷缩的身型,苏醒过来。

        现在看着,还是光秃秃,黏糊糊,和耗子一样的东西,但在呼吸之间,那东西也在快速生长,而且远远看着那怪物背后,一大把脊椎尾骨,李蟠也可以猜到了。

        是那条九尾妖狐。

        看来这一波争夺不知火雾子的遗骸,最后最大的赢家,就是九尾了。

        阿柒,“老板,现在怎么办?”

        李蟠看着那头新生的魔兽,接过不知火雾子的档案。

        “阿柒,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只是棋盘上的棋子,水上的浮萍,随波逐流,身不由己……

        算了,既然她想死,就让她死吧。删档”

        阿柒点点头,调试好电源,按了一下碎纸机,碎纸机嗡嗡响。

        而芦屋式贵掏出一把纸人,好像发牌似得,刷刷刷把纸人从空中弹飞出去,变成一只只白纸鸦,四处翱翔。

        “二四六八……可恶,新诞生的魔神也太多了!甲贺是把全村的魔神都放出来了啊!

        老板!请公司发动攻击吧!趁着它们才刚诞生,力量不足,还可以封印的!”

        这时,那卧在‘鲜花’中的初生的狐妖,忽然睁开了眼,油绿的兽瞳,直勾勾盯着李蟠。

        李蟠也看了它一眼,把不知火雾子的档案放入碎纸机。

        “算了,删个档就走……”

        “走?”芦屋式贵一愣,“可是现在放过它们,等这些妖魔吞噬了足够的血肉恢复了力量,就不好收拾了……”

        然后他住口了,因为这个时候,地上忽然明光一闪,火光冲天。

        怪物0791035,或者说曾经的不知火雾子的遗骸,此刻正自燃起来,烧得满天满地,都是明焰火海。

        那些魔神鬼怪也在滔天的火焰中惨叫着,好像被困在山火中的野兽扑腾挣扎,四散而逃。

        就连那九尾妖狐也一声惊叫,怨毒得瞪了李蟠一眼,飞身冲过火海,窜入城市中不见了。

        只是呼吸间的功夫,地上那巨大的怪物,血海肉山,便被灼烧成满地灰烬,随着热风一卷,便烟消云散,彻底抹杀。

        失控项目,0791035,被删档了。

        山崎绫人咽了口唾沫,“这就是……删档……”

        芦屋式贵也陷入了沉默,看向碎纸机,摇曳的火光照耀着他的脸,显得面色格外阴沉。

        “嗯,临时工删档,怪物清除,圣杯夺还,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大家回去记得把日报写一下。

        当然,你们要是自愿加班,尽管去,我不拦着,不过事先申明临时工没有加班费啊。”

        李蟠有气无力坐到舱位上,

        “十八,那艘船怎么样了?”

        浮空车.十八,“跳木星去了。”

        “什么?木星??”

        李蟠一时没反应过来。

        十八打开星图,

        “刚才卡利斯托基地报告,木星风暴眼中发生了高能量反应,可能是宇宙人在搞什么试验吧,那艘船跳到木星宙域去了。

        不过木星附近都是公司的私人星域,我没有那么多探测器,现在已经侦测不到它的位置了。”

        “……跳走了么……”

        还是被钓走了呢……

        而且,木星?

        李蟠一时陷入了沉默。

        管中窥豹,只见一斑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显然在他看不见,不了解的地方,有些真正的大棋和竞争正在激烈地进行着。

        刚才在茶室里见到的那个‘它’,那条‘大鱼’的主人,还有总公司,才是这个游戏的玩家。

        而他李蟠,就只是这个巨大的棋盘上,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落,一个不足为虑的棋子罢了。

        唉,果然还是弟弟说的对,有些事情,还是得等神功大成以后再做啊……

        算了,不想那些了,先解决眼前事吧。

        “十八,给我联系科内利乌斯亲王。”

        血族亲王也没摆架子,很快出现在通讯频道上。他比之前两次见要年青了不少,已经从干瘪的行尸,年迈的老头,进化到金发碧眼,精力旺盛的中年大叔了。

        看来是吸了不少人血啊……

        “亲王殿下。”李蟠举圣杯示意。

        “总经理。”亲王也点点头礼貌回应。

        看来可以认真谈谈了。

        “您让k转交的提案我已经看到了,咱们还能再谈谈么。”

        亲王沉默了一会儿,看看李蟠,

        “其实您应该理解,本人没有任何为难贵司的打算,那份议案,已经是议会通过的最终版本了。

        我本该说没什么好谈的了。但鉴于经理您展现了贵司的实力,一夜之间就让五家公司退出竞标。

        出于对强者的尊重。如果对方有更合理的提案,我可以尝试再向议会进言一次。”

        李蟠也考虑了一下。

        其实k也说了,夜氏是认真的,科内利乌斯那版本的《圣杯出租合同》,五百万亿租金和一百万亿公关,合计六百万亿,大概是血族议会那边,现在圣杯交易的底线了。

        而李蟠这边给尤利乌斯家的第一个版本,五十万亿租金和二十万亿公关费,合计七十万亿,则是them这边,总经理会议已经拍板同意的底线。

        如果这场战争的主要当事双方能直接谈妥,那自然也没有仲裁啊竞标什么的事。但现在双方的报价差距高达五百三十万亿,当然靠谈是谈不拢了。

        不过底线都是可以用暴力来打破的,大家正经打上一仗,分出个胜负来,重新计算战争的损失和成本,那底线自然就又会发生新的变化了。

        就比如经过这一天一夜的厮杀,李蟠活到了最后,还宰了那么多宇宙人,想必夜氏也会对公司的战斗力有新的评估。所以最初的报价,或多或少都会变动一点。

        战争就是这样,大家边打边谈,相互妥协么。

        如果真的能一巴掌拍死对方,也就没必要和和气气得坐下来谈生意了是不是。

        “见个面,当面谈吧,”李蟠把圣杯在手里抛,“伱们也得验验货,确认这玩意是不是真货吧?我有个提议,听说圣杯可以治愈血之饥渴,现在正好有机会,不如咱们立刻试试?”

        科内利乌斯亲王一脸了然,显然他也知道李蟠那点小心思,不过本来k就是他自己家族的大骑士,自然也不反对把得力干将挽救回来。

        “那么尽快吧,血液保存不了几天,在血兽状态耽搁太久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坐标发给你了,其他竞标者我不敢说,但夜氏不会威胁谈判使者的安全。”

        “感谢信任。我这就到。”

        李蟠也不耽搁,在浮空车上就开始劈里啪啦打报告,签了字给阿柒。让其他人直接回公司汇报,立刻把任务结算了。

        而为了避免被其他竞标者跟踪,自己则穿上公司的sbs武装,半路从浮空车跳下,单刀赴会,前往科内利乌斯家的基地会面。

        不管怎么样先救了k再说,大不了圣杯给人家抢走喽,被抢走再夺回来呗。

        反正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完全是公司战争的规模,除非总公司拍板,达成最终协议,否则圣杯的争夺是不会结束的。

        而且其实也没啥风险,李蟠正在身上画神教符咒加buff,忽然就感觉到又是一阵轻松,气力完全恢复,便知道其他人已经安全抵达公司给他回档了。

        然后又等了一会儿,感觉裤兜一沉,伸手一摸,便摸出了七把钥匙。

        哦草?居然给了七把?他还以为处理不知火雾子和夺回圣杯,一共也就结算两把呢。多出来的五把是怎么回事?

        啊,难道是科内利乌斯亲王说的,让五家公司退出竞标战争,也算奖励?

        公司一贯扣扣索索的,给起钥匙还真是不稀罕,那这下还怕个屁啊!

        有了外挂人就胆大,‘手绢’,‘剑丸’,‘圣杯’和七把钥匙在手,而且状态重置回档,李蟠感觉自己简直无敌了,单人挑了夜之塔都没问题!还能再打一整天啊!

        不过科内利乌斯倒也没有继续动手的打算,毕竟这整天整夜得打闹了一晚上,又是悬赏又是酸雨又是核爆又是生化危机,就连公司狗都累得够呛。随着大火把千代田战场烧灼代尽,各方势力也都暂时撤离重整,并且开始出现第一批主动放弃者。

        也算是竞标战争的第一回合结束了吧。

        于是李蟠也没有再遭到什么狙击暗杀,顺着导航,安全抵达了谈判地点。

        会面地点位于东京地下城,避过了安全系统的监控,而且李蟠顺着地下水道前进,很快就闻到了血腥,火药,和狼人的味道。

        从四处枪弹的痕迹看,这里应该是被k带队清剿的狼人巢穴之一,大概不久前还是战场,现在血族也好狼人也罢,战斗结束都撤离了,只留下一地弹壳,白骨和尸骸,慢慢腐烂。

        李蟠抵达时夜氏也都到了,科内利乌斯亲王在十几名夜行骑士的护卫下,静静得立在黑暗之中。

        “亲王殿下。”

        李蟠也知道对方大概已经听到自己来了,大大方方走出来打招呼。

        “李经理,”亲王点点头,侧身露出身后棺材似的急救舱,抬手示意,“别的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抓紧时间吧。”

        他身后的夜行骑士打开舱盖,露出k血兽化的脸来,她已经被整个抽干了,只是一具脸色惨白,面容扭曲,满口獠牙的干尸,手脚也被钳制住了。

        李蟠也知道夜氏的规矩,对于这种因为血之饥渴失控,已经血兽化,丧失了理智的成员,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夜氏其实很少用圣杯来救的。

        毕竟诸天的血族那么多,圣杯每个世界只有一个,长老们挨个使用都轮不过来,谁会免费给底下的骑士呢?

        更何况,血之饥渴,其实是一种精神层面的病变。

        暴走失控的血族,并不是真的义体层面上饥渴缺血了,而是精神上彻底失控,就和赛博精神病无药可救一样,你义体再强再完美,疯了就是疯了。

        所以哪怕夜氏的宇宙血族,在诸天位面都有义体分身,随时可以用qvn穿越过来穿越过去的,但只要有任意一具义体,因血之饥渴失控,那么那血族本人也会失去理智,无论到哪具身体里,都会发着疯一样乱咬人。

        所以对于这样失控的血兽,和那些额外剩余出来的义体,要么就干脆做成生化士兵和各种专用战斗血兽,要么就直接做成‘叛党’卖掉。

        当然,那些有钱有势有人脉有人保的幸运儿,比如k,就算死了,也有人专程冒着风险拿着圣杯,再给她一个机会。

        血族骑士已经准备好了人工血液,还拿出一个特制的银制框架治具,把李蟠带来的圣杯固定住,看这模仿澡堂的设计,等会儿注入血液,从圣杯中溢出的血滴,就能顺着导管注入k的口中。

        李蟠却不禁皱眉,“可这真的有效吗?我是说,圣杯不是得自己用,自己喝么?别人灌好像没用吧?”

        亲王指指一旁在静脉注射的导管,

        “是的,我们会先给凯瑟琳注入一点血液,让她苏醒。

        苏醒的血兽是最为饥渴的,会不顾一切得渴求鲜血,这时候再使用圣杯,净化她本身的血液就可以了。

        但是,这世上有些人无比得渴求圣杯,希望可以永葆青春,长生久世。

        但有些人只觉得这无尽的轮回是痛苦的折磨,只想回归永眠。

        所以已经失控的血兽,最后能不能被唤醒,更多还是取决于她自己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么……”

        李蟠一时沉默了,想到k的溯源,又不禁联想起不知火雾子来。

        为什么他身边这些女人,一个个得,都喜欢寻死呢?

        还是说……就是这种有自毁倾向的女人,特别容易吸引他么……

        “开始吧。”

        科内利乌斯亲王点点头,骑士们便开始放血。血流的速度并不快,从圣杯中溢出的血珠,一点点一滴滴落入k的口中,以防她过快复苏,挣脱束缚,暴走失控。

        而k也逐渐苏醒了,啊啊嗷嗷得乱叫,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光。

        李蟠看看她,“k?你记得我吗?这还要多久?”

        亲王扫了面目狰狞的k一眼,“已经结束了,失败了。”

        李蟠楞住了。

        亲王冷漠得说,

        “有没有起效,第一滴血就能看出来了,她不想再回来了。

        不过无妨,我们直接讨论正事吧。

        仲裁者已经确认,竞标的十六家公司里退出了五家,那我给你打个七折好了,四百二十万亿……”

        李蟠没听见,也不在意亲王在说什么,走到棺材前看着野兽般嘶吼挣扎的k,忽然卷起袖子,手指一抹,割开手腕,把自己的血液挤入k的口中。

        “喂!别这么急着死啊!人间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呢是不是!醒过来啊!

        给老子喝啊!别踏马一个接一个得!死在老子眼前啊!”

        科内利乌斯亲王一时住口,有些好奇得看着有点失控的李蟠,

        “阁下真的这么喜欢凯瑟琳?那不如克隆个一模一样的,送给你吧?”

        李蟠怒瞪他,发泄似得怒吼,

        “你不是她的尊长么!那意味着k就是你初拥转化的吧!不是说血族之间的这种关系,她就相当于你的女儿吧?

        看到女儿死在眼前,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想着克隆!?克隆的凯瑟琳,还是凯瑟琳吗!?”

        科内利乌斯亲王居然没有因为李蟠的冒犯生气,反而一时楞住了似的,背着手走到棺材的另一侧,低头看看k,

        “……不,你说的对,就算一个模样,替代品,终归不是凯瑟琳……”

        亲王面无表情得转身离去,还不等李蟠发怒。

        “哈啊——!!咳咳咳!”

        棺材中的k发出一声嘹亮的惨叫,简直好像溺水之人,冲破水面,从水底挣脱出来,费尽全力吸入最后一口气,然后被嘴里的血液呛得满口喷血。

        “k!”

        “咳咳咳!”

        还真是一滴就管用啊,李蟠看到她眸子里的光芒,好像点燃了一把火,一下子就亮起来,面容也逐渐恢复原形,獠牙也收起来了。

        很多时候还真就是这样,有的人整天想着死,但一旦有一丁点的求生欲激起来,就怎么也舍不得死了。

        科内利乌斯亲王一时停下脚步,淡淡得道,

        “多谢阁下,那么可以确认血之圣杯的真实性了,新的报价我随后会发给贵司总社。”

        然后他没有回头,迈步离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