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援兵

第一百五十三章援兵

        这把麻烦了……

        虽然抢了杯子就跑战术成功,但竞标者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除了那个什么仲裁,还有血族那一群人,看台上观众席间,隐身的现身的旁观的,李蟠至少感知到十六人。

        假如这些人都是代表公司来的,那几乎大半个的安全委员会成员,都加入这场战争里来了。

        顾不得思考,李蟠把圣杯揣在怀里,带着小蛛式.十八,气力全开,狸翻蛇行,手足并用,一路狂奔,熟门熟路得从小母狼带他走过一次的小路,走后门冲出歌剧院。

        才出门,拉玛的通讯联络就通过十八转接过来了。

        “老板不得了了啊!咱公司的仓库被人翘啦!”

        李蟠,“哦,不要紧,我心里有数……”

        拉玛,“可我们才检查了一半,已经有十四座仓库都被搬空了……”

        李蟠,“纳尼!!十四座!?干!这群狗日的!”

        李蟠只感觉被一盆冷水浇到头顶,好吧,他明白了,难怪那些人也不急着来抢圣杯呢。

        公司手里的好玩意多着呢!又何至于圣杯呢?

        以前为了避免冲突,怪物都是需要花重金购买的,还不趁着这个时候直接撸起袖子抢啊!

        反正说起来就是,我哪儿知道你仓库里放的是什么,我是抢圣杯去的来!

        “这群狗日的,一个个都逼我是吧……”

        李蟠脑门直冒汗,不行了,双拳难敌四手,王八拳抡死老师傅,公司再牛逼,也禁不起被群起围攻的,得尽快结束这乱局。

        然后k的通讯请求适时的来了。

        “k!”

        k直接发过来一张报价单。

        好吧,是科内利乌斯亲王签字署名的新的报价单,而且分明就是在李蟠提供给尤利娅的《圣杯出租合同》版本上改的,只不过《合同》的签字人和租用期的使用授权人,从尤利乌斯家换成了科内利乌斯家,而且合同金额上也发生了大幅变动。

        嗯,大——幅的变动,翻五倍那种,给科内利乌斯家的公关费涨到一百万亿,给夜氏集团的租用费五百万亿,租期直接缩短到五十年。

        而且对方也说明了原因,因为科内利乌斯亲王这睡觉睡一半给拉起来就是收拾烂摊子的。

        五十年后,新当选的彭皮乌斯亲王,会带着军团赶到,科内利乌斯亲王会成眠,把执政官让给尤利娅。那么后续《圣杯回购》的事项,就交给这对夫妻和公司接着谈了。

        k,“李,你认真考虑一下,我们这边是认真的。”

        k下线了。

        “啧,草草草……”

        李蟠焦躁得跺着脚,这时候周围哒哒哒的枪林弹雨已经浇过来了。虽然身后那些公司狗没有出手,但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居然还给他开了个全程直播,标记了逃跑路线,现在外围那些黑帮佣兵辅警,形形色色的杂鱼已经蜂拥而来了。

        但李蟠可没有还击的功夫,现在不知有多少疯狗盯着他怀里的一个亿,多耽误一会儿就要给人围上,只能全力跑酷,飞檐走壁,冲入摩天大楼之中,尽量借着复杂地形逃避全城的追杀。

        一边狂奔一边分神飞速思考。

        很显然,科内利乌斯亲王的上台,象征着夜氏集团内部已经统一战线了,尤利娅那边分明是也反手把他给卖了。

        而k一个骑士,说白了就是个保安队长,除了传递个信息,递交和合同,现在也不可能帮上什么忙了。

        至于科内利乌斯亲王么,这位亲王是女大公前任的执政官,虽然0791的公司战争和战后重建,都是女大公负责,但这种争夺诸天的长期战略,都是跨越数百年的维度的。

        换言之,高天原从盛极转衰,到丢掉席位和殖民地,最后被逼到不得不开战的过程中,这个科内利乌斯亲王才是夜氏集团的主要谋主和指挥官。

        是他一手主导,并击溃了高天原,并打下0791这片江山,拥有真正威望和功勋的人物。

        也难怪k要把这老鬼拉起来救场,而密党议会噤若寒蝉,惟命是从了。

        眼下对方这一手真的是老辣,知道现在夜氏集团的状态,不可能参与争夺了,这些诸天公司的代表来这么快,反应这么快,连仲裁官都到了,很显然都是这老鬼在qvn公开招标了。

        对了,还有狄拉克的仲裁官。

        其实李蟠当然知道那一张死人脸的中年男是干嘛的。

        仲裁机构么。

        毕竟这年头已经没有一个‘法院’,来强行勒令公司遵守劳动保护法,环境保护法了。只能靠公司的自律。所以呵呵,能自律成什么样,大家都懂了。真要是逼急了,人家直接就掀桌子翻脸,和你打公司战争了。

        但是大家终归是要做生意的,一个强而有力,保证交易契约进行的仲裁机关还是有必要存在的。

        所以为了维持诸天贸易协议顺利进行,为了协调各公司之间的纷争,为了打击毁约毁信,不遵守规则的玩家。

        安全委员会旗下,成立了一个专门的‘仲裁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基本就代表委员会的集体意志。

        这些仲裁官都有着诸天最顶级的义体,可以直接参与到战场中央,见证双方的胜负,并且为了避免成员被威逼利诱发生妥协,所有仲裁官,都是大脑和人格被特殊技术手段,直接上传到‘狄拉克之海’,折跃在多个位面之间的电子幽灵。

        基本上‘仲裁官’就是安全委员为阻止全面战争所设的最后一道门槛了,作为‘公司战争’的见证者和监视者,他们会判定胜负,并传达委员会默认的最终裁决。

        只要有一方拒绝仲裁,那战争就会继续打下去。

        但如果所有各方都签订了协议,就一定能达成暂时的稳定的和平。

        毕竟生意谈不拢不是问题,签了合同再毁约性质就不一样了,这是不尊重委员会,不给大集体面子。那大家也就不用客气了,一起打伱打到死好了。

        所以李蟠骂了那仲裁官一顿,倒也没什么好怕的,除非签了约,背盟弃誓,才会招来委员会的打击。

        但公司本来的意思就是开打,那他也不过是明确拒绝了参与竞标报价,拒绝了仲裁官的第一次协调罢了。

        当然,这也就是正式开战的号角了。

        十八打断他的思考,

        “老板,支援组被狙击了!公司浮空船被击落了!”

        “所有人!撤到公司!放弃外置仓库!叫援兵!”

        李蟠立刻做出龟缩防御的决定,没必要葫芦娃救爷爷似得浪费人力物力了。他现在被牵制在明处,暗中的冷箭暗枪,你一发核弹我一击轨道炮的扫过来,谁特么扛得住啊。

        防守反击!防守反击!

        既然都开打了,李蟠也不闲着,立刻把小蛛式.十八举起来打电话,找人买军备。

        “抱歉呢李经理,很不巧tsc的舰队已经被买空了。”

        “纳尼!!”

        李蟠如遭雷霹,

        “不是!林女士,我前两天才联系过你吧!你在库不是有好几百条船吗!你们不是随时可以跳三个满编过来吗!”

        tsc的林女士也是汗颜,

        “真的不好意思,昨晚突然有好几家大客户来抢货,总部那边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最后把07这条线上所有的舰队都卖空了,连香料和弹药也被取光了,实在不好意思。”

        哦……西——八!艹了艹了艹了……

        有没有搞错啊!几万亿十几万亿的在库,尼玛一——晚上就销光!?

        大意了……是老子见识太浅!是老子格局不够!是老子大意了啊!

        原来公司战争是这么烧钱的啊啊啊!

        李蟠知道不得了了,赶紧继续给阿三打电话摇无畏舰。

        0113,“嗯……不行呢。现在船派不过去。”

        李蟠,“啥!阿三!说好的兄弟情深深!生死与共呢!”

        0113,“……喂,谁说的要和你生死与共啊……

        而且你那破地方太危险啦,一共只有一道星门,航道可能遭到整个星域的射击,我可舍不得把我的舰队跳进去送。

        你先建星门啦,先把星门建起来再说啦。”

        李蟠,“我靠!阿三!!阿三!!拉兄弟一把!拉兄弟一把啊!”

        0113,“唉……所以都叫你不要开这破任务了……

        好了好了,我派0113012去帮你的忙,再调一队隐轰跳过去,你的资产列表里不是有一艘隐侦,开一个诱导拉船啊。”

        隐侦?hayabusa?

        艹,那艘脏船立场一开!安全局四处那帮混蛋岂不是要疯狗一样蹿上来!

        七处申请的经济审计还能请公司帮忙协调,只要财务那边手脚做的干净,过两天审计完了,账号也就解冻了。

        可要是和涉及恐怖袭击,威胁安全委员会的案件挂钩,背上赤天狗炸东京的大锅,被当作背后支持恐怖分子的公司查封……

        那完了,玩了蛋了,就算圣杯战争打完,怕账号也解冻不了,搞不好公司也要无视这几个月他公司流的血,立的功,直接把他踹出去背锅……

        还不等李蟠想好该怎么办,这时十八也叮铃铃叫唤着,表示又有人打过来了。

        “0791总经理,我是0113012。”

        “哦,这么快就过来了,辛苦你了……”

        0113012沉声道,“你怎么没补给弹药?”

        什么?补给弹药?

        0113012深吸了一口气,

        “上次不是打光了么!库里都只剩最低基数的了!弹药,核弹头,香料,燃油,香料,连agsf都不够!

        而且我扫了一眼,木卫轨道上的opa都被人包场了,订单都排到十年后了!

        如果搞不到补给,不要说打舰队会战!我跳不到十次,就得当太空垃圾了!”

        李蟠深吸一口气,

        “放心,我有办法搞定。”

        0113012沉默了一会儿,

        “您最好尽快,而且在卡利斯托补给不安全了,会战随时会展开,我必须现在把舰队跳到深空里藏起来。有了补给站把坐标发给我。”

        “嗯,你自行处置好了。再联络。”

        李蟠抓起头发。

        草草草,坑了坑了坑了,最关键的补给竟然不足!

        可也没有人告诉他啊!其他公司可都有一个专门的卡利斯托站长负责这些事的!

        他一个临时代理经理,连木卫四主基地都没去过,非得开战才有权调用舰队的,哪里知道安全库存有多少!

        而且天知道你们基地平时怎么安排补给啊!公司基地这么自动化了,竟然还得他一个个授权一项项采购一件件过问吗?太坑了吧!

        冷静冷静冷静。

        所以现在的问题,除了赤天狗坑他的船,竞争者买空了本地的舰队,又多了一项致命的麻烦,就是舰队缺乏补给么……

        然后望山打过来了。

        “喂扫把头!付钱啊!东西你都拿到了吧!我在直播上都看到了哦。”

        艹……什么都一起来了……而且居然还在全程直播么……

        李蟠猛得在一处天台刹住脚,抬头望着天空,缓一缓,喘了口气,顺带朝天比了个中指。

        望山怒,

        “哦吊!你可别赖账啊,我们已经帮你狙死了好多人了耶!有照片有视频!弹壳要发给你看吗!”

        “我知道!等我赶回公司,少不了你的钱!”

        锃!得一声刀响!

        寒光一闪!

        利润出鞘!

        一个隐身忍者从阴影中跳了出来!

        一刀斩向李蟠……

        砰!

        忍者仿佛遭到无形之拳的重击,整个人被狙击枪轰碎成渣渣,血肉飘散着坠落楼底。

        望山,“喏你看到没!这样的好多个咧!”

        “玛德显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给你加钱!帮我拦着,能拦多久拦多久!”

        李蟠给了自己一拳,从嘴里抠出一颗牙。

        十八,“老板!你怎么啦老板!别自暴自弃啊!”

        李蟠,“……安静点,我没疯。”

        李蟠右手持牙,左手掐诀,一脚深一脚浅,一瘸一拐得,绕着屋顶转圈。

        十八,“……老板你是不是脚扭了。”

        李蟠也不搭理她,直转了二十圈。然后把含着的精血往那颗牙上一喷,将牙齿往圈里一扔,抄起小蛛式.十八,飞身一个大跳,跳到隔壁楼道里,自己扭头从安全通道逃跑。

        玛德0791这破地方,要是在仙界,他玛德老子直接腾云驾雾飞天了!

        现在还得自己打掉颗龙牙,才能施展这个小幻术牵扯点时间,哎唷腮帮子痛死了……

        李蟠举起小蛛式.十八贴在耳边,就当个对讲机,

        “给我呼叫小太郎!私人链接加密通信!”

        “老板?你在那天台上转悠什么呢,快逃啊?”

        封魔小太郎大概也在看直播,还不明所以。

        李蟠瞪眼盯着手里的小蛛式,好像在盯着小太郎本人。

        “小太郎,你开个价!‘神舆’!我替公司买了!”

        小太郎一时愣住了。

        李蟠在走道间狂奔,

        “就当帮老子个忙!那东西现在借我用一下,事情办完之后,我亲自帮你取回来!”

        封魔小太郎思考了一会儿,大约十秒后,咬牙答道,

        “好,老板你救了我那么多次,帮个忙是我应该做的,我这就去把东西取来。”

        李蟠松了口气,如果小太郎能搞定,那这一关就可以过了。

        “十八!给我加载隐秘线路,呼叫天草,就用小母狼上次联系的火星军用频道!”

        “嘟嘟嘟……老板他不接。”

        “艹!这时候了还和老子玩高冷!‘神舆’‘五千万’‘四郎’发给他!”

        于是顺利接通了。

        “天草你特么面子还挺大啊!”

        “呵呵,李经理,有时候真不知道你是无谋呢,还是胆大,又或者兼而有之吧。”

        “少废话!‘神舆’你还要不要了,咱们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哦?你还想和我做生意呢?有句老话叫与虎谋皮,李经理您听过么?”

        “呵呵,谁是虎还不知道呢。不要耽误时间了,你也看得到老子有多忙吧!不止咱们剩下没完成的生意,我还要下个大单子!你有胆子接么!”

        “哦?那我先洗洗耳朵,听一听喽。”

        “好,我要买下0791星际舰队。”

        “……李经理,你如果神经病发作了我可以介绍个疯人院给你住,环境还不错……”

        “舰队,武器,弹药,燃料,香料,库存的,退役的,有多少收多少,鉴于高天原的船普遍比较烂,我还要有经验的水兵,我直接开三倍的价格,我知道,星际舰队有预备役征召名单,你操作一下,安排一批高手退伍出来给我做事就行了。

        还有赤天狗,我知道你们赤天狗最近搞了不少好东西,sec开发的sms是不是,抢得到养不起是不是,开的了用不起是不是!

        给我!我雇你们!弹药我来报销!武装我来报销!改造训练和复刻生成,全都公司来报销!只要你能洗得干净,价钱你只管开!要求你只管提!

        总之你手底下的人,有多少我要多少,来多少我收多少!”

        天草有一阵子没说话。

        李蟠也不催他,只冷冷得道。

        “天草,你躲在幕后太久了,怂的连卵子都没有了。这特么还要犹豫的!嗯!?

        好!我不催你,我知道这种年头,你敢主动站出来,扛这个名字,带领赤天狗走上反抗公司这条死路,而且到最后也没舍弃那些完全丧失利用价值的狼人,还派人去拽了它们最后一把,你的心里,肯定多多少少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理想主义的。

        所以天草四郎,我问你。

        夜之都不留无名之辈,你是想这辈子就这样,插着尿管老死在床上。

        还是至少有一次,想亲眼看着这新东京,在自己的手掌里燃烧。”

        天草四郎沉默了一会儿,挂断了通信。

        李蟠也长出一口气。

        这时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从背后传来。

        李蟠扭头望去,什么也没看见。但是破旧漏道里,莫宁掀起的扬尘,却说明了一切。

        有人追着他跳过来了。

        光学隐形么。

        切,果然区区的障眼法,糊弄些土鳖还可以,在宇宙人面前还差着点。

        第一个圣杯的挑战者,这就正式登场了。

        李蟠检查了一下装备,干脆扔掉这些排不上用场的累赘,拔出凯瑟琳之剑,银剑上生出的熠熠光辉,在昏暗的走廊中各位显眼。

        在这狭长昏暗的走廊里,道道光丝就如金色的丝绸铺展开去,扫过那犹如是从幽冥中缓步到来的人影。就好像凡人手持火把,去照见死神。

        拼了吧。

        反正他这边能打的牌都打出去了,能摇的人也都摇了……

        哦,差点忘了,还差一个呢。

        “十八闭上眼!”

        “哦。”

        小蛛式.十八把两根触手遮住摄像头。

        李蟠把手指一伸,往静脉一拉,鲜血一下子涌出来,然后从血管里,蹦跶出来两枚亮晶晶,红彤彤的铜钱,拔了一枚出来,弹指往天上一抛。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弟——弟——!救命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