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斩尽杀绝

第一百三十五章 斩尽杀绝

        “实时任务记录系统启动。

        外勤项目,acas68。

        任务内容,遗迹搜寻。

        调查组,0674007,0544007。

        支援组,0213007,081007。”

        0544007眨眨眼,瞳孔变成闪耀的蓝色,启动任务记录,四下扫视着面前的站点遗址。

        李蟠上次和044一起来时的城堡,大半已经坍塌,此时更是被黄沙所覆盖。

        0544007站在残存的碉楼上,四下望去,只能看到一片无边无际的沙丘。

        0544007抓起一把沙子,望着细砂在指尖滑落,

        “空间已被完全侵蚀,幻想的边界被完全打开。

        ‘怪物acas68’似乎没有放弃这个次元。而且算力极高,可以对真实空间进行模拟。”

        他扭过头,在身后,蜘蛛大小的无人机开爬满遗迹,用激光切割开凿出正正方方的挖掘现场,收集01044留下的那些垃圾和残骸。

        而身穿正装,胸卡上标记0674007的男人,跪在地上触摸地面,掌中绽放出橙黄色的波纹,发出一圈一圈的能量脉冲。

        随着那黄色波纹从地面荡漾开去,0544007都能居高临下清晰看到,地面上01044布置的魔法阵残留,空气中残留的魔能痕迹,地面上被烤焦的人,半空中被烧灼的鹰,还有一道醒目无比,仿佛把空间都划破的剑痕。

        过了一会儿0674007完成扫描,拍拍手上的黄沙,开口道,

        “‘怪物acas68’是贝利亚带过来的,也没有任何人打断01044的封印,是她自己中止仪式,凑上去进行接触的。”

        0544007接收着对方传来的数据,一边在视界内快速扫描备份调查报告,

        “与0791临时工一号的报告进行比对,是否可以确认真实可信。”

        0674007看看天上的剑痕,

        “不好说,他没有完全说谎,但肯定也有所隐瞒,从辐射残留看,在01044死后,他和‘怪物acas68’还做过一定正面接触。

        但他的精神偏差值一贯正常,没有被影响的迹象……而且你看到他的精神鉴定了吗?太离谱了,居然连黄灯都没有……”

        0544007点点头,把建议收录进报告,

        “提案,对临时工一号进行进一步精神检查。”

        “附议。”

        0674007也四下望着无边的沙海,抱着双臂,

        “你觉得这是个什么东西,收藏家?还是某种沙漠文明的上古魔神么?

        而且收藏家,贝利亚,01044,还有临时工,他们都曾尝试和它进行沟通,那应该是某种智慧意识体吧?”

        0544007用食中二指点着太阳穴,调节着视野,透过放出去的斥候无人机,侦察构造着空间模型。

        “01044自己就够上古的了,我和她合作过,就算不进行法术准备,她的灵魂里也有数以百计的魔防禁制,但是这次她连招架之力都没有,我想应该是完全不同的东西,魔法体系之外的存在。

        至于智慧么,它能把间隙主动改造成这样,应该是最适宜它存在的环境,至少是存在‘记忆’的。另外临时工既然能活下来,可见对方确实是可以‘沟通’的。

        哼,那家伙不来聚会,还隐瞒了‘沟通’的办法,看来舍不得这个经理的位子呢。”

        “嗯……魔法之外的么……”

        0674007扭过头,看着地面上废墟挖掘遗址,无人机正在挖掘贝利亚的‘王座’,虽然什么物质都不剩了,但恶魔的能量还是残存着,以至于沙海之中都留下了清晰可见的紫色阴影。

        “说起来,我们那儿好像有很多年没出现过恶魔了。你有驱逐过恶魔么?看报告,以前地球上的恶魔数量还挺多的吧?”

        0544007点点头,

        “恶魔不是很强,也不是很弱,刚好可以卡着限制,从间隙钻过来,而且它们有些特殊的空间异能,常常一窝蜂的入侵文明程度较低的世界,和迁居的耗子一样。

        如果数量比较少,公司就直接清除,如果数量太多,那么偶尔也会和大恶魔交易,把被入侵的位面,搞成剑与魔法的主题乐园卖给其他公司。

        不过我听说,它们和什么东西爆发了战争,自己遭到了入侵,损失很大,以至于都无力骚扰其他位面了。”

        0674007好奇,“损失很大?不是说恶魔是深渊的投影,只能驱逐,根本不会死么?”

        0544007摇头,

        “我也不知道,那些黑眼睛耗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灭绝了不是更好。反正能灭绝它们的存在,肯定也强得过不来,正好帮我们解决问题了。”

        0674007看看地上的残骸,

        “不过现在看着,它们好像要过来了啊。”

        0544007松开手指,伸手收回无人机。

        “来了那就接触一下吧。我找到‘怪物acas68’的藏身地了。提案,对藏身地进行战术侦察。”

        “附议。”

        于是达成共识,共享了数据,完成了数据采集备份,0674007和0544007启动ag人偶的运动模式,一前一后,保持三公里的反应距离,大跳着向坐标点靠近。

        坐标点是沙漠中的一处绿洲,当然从监控无人机回传的摄像来看,更准确的说是‘红’洲。

        这红洲的中央是一汪鲜红的水潭,环绕赤红的水潭周围,生出一片赤红的草地,在无边无际的黄沙上,格外的显眼。

        而草地上,还有一座游牧民的帐篷,白色毡布上,有金色火焰状的花纹。

        0544007在远程待机,一边操纵无人机包围绿洲记录摄影,一边取出狙击枪进行瞄准支援。

        而0674007共享视觉讯号,同时用橙黄色的能量护住全身,举着双手,缓步走向‘红洲’。

        “伱好?可以聊聊么阁下,我没有恶意,我是路过的商人。”

        0674007呼唤了几声,没听见回应,于是试着走到草地边缘,谨慎得伸手扫描地上的赤草,掐了一片叶子闻了闻。

        是血……

        这时有人掀开帷幕,从帐篷中走了出来。

        0674007抬头一看,只见对方是个白裘白毡,头戴白巾,年龄十来岁,眉心点着一颗红痣,头发眉毛,如火焰一般鲜红的俊秀少年。

        一眼鉴定了对方的生物信号,确认是个活人,0674007致意,

        “尊敬的使徒,您好,鄙人是them公司的使者,地球的守护者。”

        那少年笑笑,拉开帷幕,示意请他进帐。

        果然可以交流么……

        0674007看了看通讯,从踏入这片草地开始,通讯就断绝了,显然进入了对方的领域。

        不过他也没什么畏惧的,身为公司的正式员工,还是业绩顶尖的007,自然处理过各种各样的怪物事件,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位面和使徒。

        基本上对于第一次接触的对象,公司也都有的规范。能打得过的,那自然不用废话,直接驱逐。能封印的,就想办法控制起来,为我所用。

        如果既打不过,又抓不住,还搞不明白是什么,那就暂时先观察接触着,试着沟通一下,等摸清了对方的底细再动手。

        少年友好得笑着,示意请他落座,然后取出银质的酒杯酒器,为0674007斟酒。

        那是一杯红玉似的,血一样的酒。

        少年举杯,一饮而尽,然后微笑着作了个请用的手势。

        0674007扫描了一下,果然是人血的成分,但莫名的,他却从血酒中闻到一阵花果的清香。

        血么……莫非是夜氏的吸血鬼有关联的存在么?这么说起来,血族传说中,最古的血族,名为玛士撒拉的存在,就是传说中活了上千岁的中东裔。这就是对方的力量来源么……

        使用着ag人偶义体,0674007自然不会担心‘中毒’,还能趁机收集血酒作为样品测试,于是干脆利落得一饮而尽。

        然后一股清香从沁人心田,从喉头一线冰流浇下,接着芬芳直灌首脑,不禁让0674007也赞叹了一声。

        “好酒。”

        少年扶胸致意,“感谢您的夸奖。”

        0674007愣住了,因为对方使用的不是通用语,也不是0791本地方言,而是他在0674位面的家乡话。那是发音非常生僻的小语种,以至于他本人都很久没有用过了。

        而对方好像能听到心声似的,温和地解释道,

        “在下初来乍到,为了方便交流,用了些小术,并无恶意,先生不用惊慌,请坐。”

        0674007和对方在地毯上坐下,对方更是率先开口,自我介绍道,

        “在下段克诚,区区一介散修,正遨游诸天,寻地修行,误入贵宝地,能与阁下相识,也是一场缘分,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0674007听得对方开口,只觉得对方眉清目秀,声音清亮,如沐春风,也不由自主的开口,

        “原来是段先生,鄙人是佩特罗,them公司,0674公司业务部员工007,这次是来调查收藏家击杀我司员工01044的案件,并根据情况,将‘怪物acas68’驱逐或封印。”

        “‘怪物acas68’?”

        “我想就是指您。”

        “原来如此。”

        段克诚点点头,

        “那么咱们抓紧时机吧,在下有一事,烦请先生赐教。”

        0674007擦了擦鼻血,“请说。”

        “你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吗?”

        段克诚一挥手,地毯上出现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0674007望着那堆垃圾,一边看,从双眼,鼻孔,耳道里,鲜血都溢出来,点点头又摇摇头,

        “应该都是0791本位面的怪物,怪物在不同世界的侧影是不一样的,因此除非进行研究和测试,我也不知道……哦,等一下,这一件我认得。”

        他指着那枚彩色的鹅卵石。

        “世界之心,盖亚之泪,奇迹之卵。我的家乡称之为‘贝黑特’,祈愿石。”

        段克诚一脸好奇,一招手摄来那鹅卵石,

        “祈愿石?可以实现愿望吗?”

        0674007擦着脸上的血汗,

        “某种意义上是的,这是世界意志的结晶,来自根源之质,在极为强烈的愿望和情感冲击下,可以从根源引起共鸣,让世界响应你的呼唤,把你从‘人’升格,改造成类似使徒的,本位面的魔神一类的存在。

        拥有那样的力量,又有什么样的愿望实现不了呢?不过……”

        段克诚看着那石头,“不过?”

        0674007身上的光芒渐渐熄灭,正装被鲜血染红,

        “不过人类想要引起那种规模的共鸣,需要莫大的精神的情感的冲击,而且已经不是个人的‘请求’‘希望’‘祈祷’那种程度可以达到的,是失去一切,彻彻底底的,无以伦比的绝望才行。

        要形容的话,按照我家乡的记载,那至少是需要献祭一个城市的人类,数以十万计人口被献祭惨死那种规模绝望和哀悼,才有可能触发这样的奇迹。”

        段克诚饶有兴趣,“哦,也就是说能触及‘道’么。有趣……只要十万人就行了?”

        0674007的眼珠子掉到地毯上,便用空空的眼眶看看完全崩解的皮肤,外露的义体骨骼,想了想,

        “在我家乡,十万差不多够了,在这里不知道。

        祈愿石并不是每个世界都会有的东西。只有经常发生物种大灭绝,大屠杀,惨绝人寰的种族灭绝战争,上演了无数惨剧,已经濒临崩溃的世界,盖亚才会泪流不止,在世界各地诞生出祈愿石来,给生于此绝望之世的生灵,留下一丝丝的‘希望’。

        所以第一次祈愿时,要打破屏障触及根源,那需要的绝望是最大的,可能就要献祭几百万,上千万人口的千年帝国才能达成。

        但是如果屏障已经被打破了,反复触及根源,诞生出世界的使徒来,那么之后的仪式就会相对简单一些,数万的人牲就足够了。”

        段克诚把鹅卵石擦了擦塞入怀里,笑道,

        “感谢您的指点,先生您再看看,还有什么认得出的?”

        0674007全身的血肉都在脱落,很快只剩下人型的合金骨骼了,

        “我的家乡没有这么多怪物,‘贝黑特/祈愿石’已经是指定封印的顶级存在了。但其他东西的辐射都远远超出规格,不是我的精神和肉体可以忍受的。”

        “我想也是,按理说能拿出一两件来,已经很离谱了……”

        段克诚点点头,然后扭过头来,盯着地毯上的眼球,

        “那你也来瞅一眼?”

        0544007猛得睁开眼。

        根本没有什么绿洲红洲。

        他还站在城堡的塔楼上,四处是收藏家站点的废墟,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沙海。

        就好像整个人刚才从噩梦中惊醒。

        “什……怎……064……”

        0544007猛得扭过头,寻找队友的身影,但他只看到白毡白巾,红眉赤发的少年站在身后,望着自己点头微笑。

        “先生怎么称呼?”

        0544007也是老江湖了,见此情景,自知大事不妙,二话不说,银钥匙跑路。

        “咦?这什么怪招?”

        段克诚好奇得看着0544007在虚空中招出的‘门’,一探头跟了过去。

        然后大头的血婴从冰箱钻出来,眨眨明黄的大眼睛,望着汽车旅店的客房。

        先一步从冰箱里钻出来的0544007,还没来得及从门前逃出去,便被早已埋伏在此的血人,一爪掏进脑子里,闷声倒在地上。

        段克诚开口笑道,

        “不愧是大哥!真真算无遗策,我就知道这些夷人逃不出您的手掌心!正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小弟对您的崇敬之情,真犹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行了行了行了……小段啊,话说,这特么是个啥啊?”

        李蟠一把从0544007脑袋里,抽出血爪来时,手上拽出一个血肉模糊的,畸形的,猴子似的胚胎。

        不是脑子或血肉,是个类似婴儿,但没有段克诚血婴那么富态巨大,看着和早衰儿一样的死婴。

        除了猴子一样大的头,手足和神经纤维一样纤细,握在掌中血淋淋的,分外恐怖。

        而且李蟠还左右手各拿了一个,一个是0544007的,还有一个是0213007的,都是一爪子怼脸挖下去,沾着脑浆从头颅里掏出来的,甩都甩不掉。

        段克诚忍着笑解释道,

        “大哥您又不记得了,这就是血魄啊。不过也难怪,本地人元神太孱弱了,心无三昧护灵台,一口气尽命便终,根本不堪大用。

        倒是这几个来犯我道场的,元神稍微强那么一点,三魂七魄还能炼出一魄来,所以以我血神子之法,才可以抓出血魄来,勉强凑合能用。

        此物是我神教许多大法的基材,用来秘炼替死,分身,傀儡,解体之法,皆可使的。

        当然大哥你也可以就这么生拘其魄,叫其不得转世投生。也可以用精血为依凭,这么一炼……带者方便。”

        段克诚说着,呼得吸了一口气,把0544007的尸身,吸成一团红云脓血,灌入口鼻,又鼓起腮帮子一吹,便从口鼻喷出一道红光,往李蟠双手那两个死猴子胚胎一照。

        两个死猴子瞬间凄嚎惨叫起来,在轰然腾起的血火中,拼命挣扎了片刻,便被烧得一干二净,最后李蟠的掌中,就只剩下两枚天圆地方,闪着靓丽铜色的血铢钱了。

        李蟠一时呆呆得看着双手的血铢钱。

        “他们……死了?”

        段克诚点头,“死啦,死得透透的。哦,我这还有一个,叫0674007的,给你用吧。”

        李蟠看看血婴从牙缝里掏出来,塞给自己的血铢钱,看看他,

        “是不是还有一个?”

        段克诚摇摇头,

        “没了啊,就三个。上次那妖怪的,也给大哥你啦。”

        李蟠提醒他,

        “01044呢?就是当初和我一起来那个女人?”

        段克诚恍然大悟,

        “哦,她啊,那人还行,会使一点旁门左道的元神之法,和我在神庭战了一场,被我烧的魂飞魄散。

        但我算到她气数未尽,命数未绝,大抵是以左道之术,在外头提前藏了一魄,作兵解重生的手段,可能已经投胎转世去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