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药浴按摩

第一百零三章 药浴按摩

        打了疫苗又把脸上‘给赛博精神病啃的’伤口处理了一下,李蟠便用冰袋敷着脸,义眼盯着十八发过来的信号追踪软件思考。

        莱蒂西亚溜进下水道了,暂时还没冒头,不过李蟠和她在地上滚了半天,也打断她好多肋骨,更往脏腑中注入了许多真气,哪怕是狼人这样的五级生物也不容易复原的。

        而就算莱蒂西亚谨慎,不直接回大剧院的狼窝,只要她寻求狼群的帮助,魔偶病毒就可以感染整个狼群,任何一头人狼出现在夜之都的地表,进行网络链接交易时,都会立刻被十八追踪检测到。

        所以不用心急,鱼群已经落网了,千姬的事情暂时摆平,德川家的事也可以稍微缓一缓,现在先集中注意力,把‘太岁’弄到手。

        要潜入温泉村盗取‘太岁’么……

        李蟠想了想,又看了看手里的塑料袋。

        而且这玩意老留在手里也是个祸害……嗯!有了!

        李蟠灵机一动,立刻打了个飞的,直飞云顶公寓。

        不知火雾子依然没解除他的权限,于是李蟠也一路畅通,直接进门走进浴室。

        这女人此刻正蜷缩成一团,泡在浴缸碧绿的药浴里,把脸埋在膝盖间,双目失神得望着水面,和傻了一样一动不动,好像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

        “喂喂。”

        李蟠打了两个响指,

        “干嘛呢,割脉自杀啊?”

        不知火雾子缓缓抬起头,扫了李蟠一眼,然后又收回视线,继续盯着水面。

        “那你还做不做了,做就爬出来上班,不做就辞职。”

        不知火雾子直接往浴池里一沉,把头藏到水面底下。

        李蟠一看这女人无视自己,耸耸肩,拆了塑料袋,把德川千姬的脑袋‘噗通’一声抛进浴缸里。

        不知火雾子呆了片刻,哗啦一声炸鱼似得从浴缸里跳出来!

        “呐呐呐纳尼阔咧啊!”

        李蟠双手插兜,

        “哟,有精神啦,芦屋式贵现在加入公司了,你们的恩怨我不方便插手,不过确实是我派你去执行任务的,我负责。

        伱第一次被装罐的元凶就是她吧,请当作赔礼收下吧,网上不是说,你们有把仇人的脑袋做成酒杯的传统么,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这种工艺……”

        “谁有那种传统啊!别上网乱搜啊!”

        不知火雾子真要疯了,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抓着头发,直着眼盯着在浴池里打飘的脑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李蟠嗅嗅鼻子,“嗯?这股药香?说起来你们忍者身上都有这股味道呢。这是什么?”

        不知火雾子茫然背诵道,

        “是……忍者修炼体术的汉方药,可以缓解淤肿内伤,刺激血液循环和经络活性,激发身体内涵的潜力,解锁人体的上限……”

        李蟠眼一亮,“嗯?激发潜能解锁上限?用这个有什么先决条件?特殊功法?身体限制?”

        不知火雾子还茫茫然得,“没什么限制,我从小泡到大的,浸泡时间越久效果越好,筋疲力尽的时候效果更显著……”

        李蟠立刻把千姬的头捞出来放在浴缸边上,把正装一脱,往浴缸里一躺。

        嗯……水有点凉了,不过也还好,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经脉是有点舒展了呢。

        不知火雾子愣愣得盯着李蟠,又看看一旁的人头,犹豫了一下站起身,也迈步跨入池水中,和李蟠双足交错,面对面坐下一起泡起来。

        虽然两个人挺挤的,不过这触感又滑又暖又软,还蛮舒服的,李蟠放松得伸了个懒腰,随口问道,

        “喂,你之前还剩一口气吧?濒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痛不痛?”

        不知火雾子和男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身子不由暖了起来,慢慢得开口了,

        “身体没有什么感觉了……就……好像溺水的窒息感,意识在一片虚无中坠落……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触不着……时间,空间,记忆什么都没有……”

        李蟠听着,点点头,

        “我也有一次类似的经历。”

        不知火雾子盯着眼前的男人,“你也有过?”

        “嗯,在军校用虚拟舱军演,被人拔了网线锁在舱里,就是这种感觉。”

        李蟠摸着脸,

        “其实有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这具身体里换了别的东西进来了……”

        不知火雾子缓缓得坐过来,和李蟠紧紧贴在一起。

        “但是现在我们还活着……吧?”

        李蟠点点头,

        “我们还活着。”

        于是不知火雾子钻到李蟠怀里,两人就静静搂在一起,一时间沉浸在自己的记忆里,什么话也不说。

        也不知过了多久,浴室门刷一下开了,甲贺校长走进来,瞪着浴缸里搂成一团的男女,又和浴缸边的头对视了一眼。

        “这特么真是我见过的最诡异的玩法……”

        “浅姬,你,你怎么来了……”

        不知火雾子也反应过来,一时间竟有点脸红。

        李蟠扭头瞅瞅她的短裙裤袜,一摊手,“要不你也一起来?”

        不知火雾子在水下拧了他一把。

        甲贺浅姬也怒瞪了他一眼,伸手把门一关,散开头发,

        “那混蛋下的咒还在生效,我一个人解不开,我破例教你几招阴阳万化遁法,这样你输出阳元的时候可以更持久一点,不会一下泻光。”

        “嘿!我那是顾及办公室有人!搞的声音太大影响不好!施展不开罢了!你竟然质疑老子的本事??”

        李蟠怒,不等甲贺校长把裤袜脱了就把她拉进水池,

        “那破阴阳遁法算个屁!今天叫你们见识见识御灵宗神兽战技的厉害!”

        不知火雾子,“们?”

        于是一番切磋比试,激烈碰撞,友好交流,三方一场大战,从日出杀到日落,从天亮战至天黑。

        李蟠仗着修仙界小人书指导的上乘战技,充沛不懈的体能,和大把大把阳元,获得了这场合战的压倒性胜利。

        而甲贺浅姬和不知火雾子也体会到正宗双修仙法的奥妙精神,这就是所谓的朝闻道,夕死锅矣,死锅咳咳咳咳!可矣可矣!

        不过你还别说,李蟠发现自己的战力又提升了,当然是指正经战力,虽然真气阳元大量消耗,但体能似乎在忍者的汉方秘药配合下,冲破某种枷锁,愈战愈勇,实力进一步提升!

        连带《九阴神功》也有了进一步突破,修到了刚柔并济,收放自如的地步!

        所以这把还行吧,有得有失,不算纯输血的一方了。

        当然甲贺和不知火俩人得到李蟠的指点和灌顶,她们获得的提升就是巨大的了,单纯从气的角度来观察,俩人体内的气都提升了两三倍之多。如果能全部消化那真的是实力翻翻了。

        于是三人一起挤在浴缸里,泡在阴元阳元和药液里喘息休息。

        甲贺浅姬躺在李蟠右肩,手指在他胸部绕着圈,

        “李,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五车学院任教?你的修炼之法博大精深,深不可测,我想请你传授给我们学校的教师和学生,当然是指甲贺一族的女忍。”

        李蟠差点给口水呛死,

        “咳咳咳!你们两个都要折腾这么久,还一族的女人你要我老命啊!不传不传!”

        不知火雾子也挤过来,

        “还有刚才你指点我们摆的那几个姿势,不是经过专门体操训练的人,手足都伸展不开的,肯定不止姿势,还有独到的修炼秘笈吧?能不能教教人家啊,经理。”

        李蟠哪会那个,他只是看到仙界小人书里,那个青棠宗仙子就是这么整的,模仿一下罢了,也不置可否,斜了她一眼便站起身来,“看你的业绩表现喽。”

        甲贺和不知火在背后交换了一下眼神,也达成统一战线,这男人浑身是宝,可以再更深度地发掘一下。

        李蟠擦干身上的脏污穿上衣服,一眼又瞥到刚才大战时,不知被谁一脚扫到地上的头,这会儿进入贤者状态,他也开始用理性的思维考虑问题了。

        “对了,雾子,正好有一件艰巨的任务需要你出力。如果你能完成,修炼之法什么的我可以考虑作为报酬。校长先生,你也对修炼之法有兴趣的话,这个任务也可以加入哦。”

        不知火雾子,“怎么你还要来啊?再歇会吧。”

        甲贺浅姬摇头,“我好久没来,腰有点吃不消了,上床去吧。”

        李蟠无语,“淦,那不是任务是奖励好不好!咳咳,言归正传,现在夜之都德川大军云集,我需要雇佣忍者,协助我潜入箱根山斋藤屋,盗取一件古董。”

        不知火雾子眼睛一闪,“不老泉……”

        甲贺校长神色一凝,“德川……”

        李蟠也不瞒她们,指指那颗头,

        “你们也瞧到了,现在我们公司和德川医疗已经接近你死我活的敌对状态,而且这颗头都摆在这儿了,自然也不必我多说。

        不过甲贺忍军打算如何自处呢?这次德川的危机,你们几乎作壁上观,坐山观虎斗了吧?要是以后夜之都都由德川家作主,必然重用这次立下大功的伊贺一族,那你们觉得,以你们世代仇怨,自己还能继续在五车学院安稳地躲下去吗?”

        谈到正事,甲贺校长也收敛了眉目间的春色,认真道,

        “贵公司是想招募我甲贺忍军?”

        李蟠摇头,“不是公司,只是我个人,或者说蟠龙建设和你们签约合作,不需要效忠誓约什么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就行了。

        我也是看在咱们的私密关系,给你们提供这个雇佣邀请,其他人关我屁事。想要得到什么一定要有付出,这才是公平的交易不是么。

        我也不否认,这一次的任务艰巨,我是确实需要专业的帮手,如果你们实在不敢得罪德川,我也不强求,咱们就当刚才打个分手炮,友好道别好了。”

        不知火雾子和甲贺浅姬对视一眼,到底是多年闺蜜,心领神会。

        甲贺校长说道,“这件事事关甲贺二十一家的存续,我们甲贺忍军向来都是同气连枝,共同进退的,能不能让我们内部商量一下,明天早上一定给你答复。”

        不知火舞子也点头,“那颗头交给我处理吧,既然经理你都开口了,就做成酒杯吧。”

        那么这就变成一个互信的问题了,如果把德川千姬的头留给对方,一旦甲贺翻脸,把首级和李蟠转手献给德川,那就是最糟糕的局面。

        不过这个头交出去了,万一真的翻脸,其实他也可以反咬一口,说是甲贺一族和狼人刺杀的德川,他只是不明真相帮送个货,有监控录像作证。

        至少德川公主被专业忍者刺杀,总比遭人飞剑取首的解释更好理解吧?

        不过,假如真能借用这个脑袋,彰显他自己的实力,把御庭忍众的甲贺忍军拉到盟友一方,其中的好处也不必多言。

        总之风险与机会并存吧。

        离开云顶公寓,李蟠查了查新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媒体播报德川公主遇刺的事,显然德川家还在封锁消息,大概还没搞清楚好端端一个人,怎么就头没了。

        现在各个电视台关注的还是大军围城,德川的使团正和夜氏亲王元老们谈判的事。

        然后李蟠在未接通讯留言里翻了翻,看到拉玛来了两个呼叫,知道是因为自己连着旷工两天,01044那边找了,于是拨号过去。

        “拉玛?现在什么情况?”

        “老板,四十四号女士找您,说租用的义体链接不安全,请您尽快来我们旅馆面谈。坐标发给你了。”

        李蟠一看坐标,

        “好,嗯?在城外?城外不是只有垃圾场,你们在那干啥?”

        拉玛,“捡垃圾……”

        捡垃圾?

        从拉玛传过来的视频看,这两天老刘拉玛哈士奇三人就干苦力了,01044带着他们到城外的垃圾场,她就拿着两根铁丝,折成直角,平行双持在手,然后在垃圾场里转悠。

        走着走着铁丝忽然八字张开,她就让三人往下挖垃圾堆,捡些瓶瓶罐罐,破破烂烂的玩意带走,也不回公司,就在郊外的破汽车旅馆住。

        行吧……反正怪物公司就突出一个怪……

        李蟠看看01044的旅馆,和夜之都还真有一段距离,深入垃圾区了,在那片出没的只有拾荒者和蟑螂,倒是不用担心被围城部队打扰。

        打的出城太奢侈了,帝皇620也被橙子带去改装防弹,不过正好k带着一群夜行骑士,守卫元老议会去了,李蟠便去她车库借用瑟琳娜。

        考虑从这个时间点开始,随时可能被人出卖,然后一堆伊贺甲贺的忍军从夜幕里跳出来收他的头,李蟠把车库里两台‘蚤’式也一起带上了,上高架飙车。有金属风暴开路,就算直接从德川大军的戒严关卡轰出去也绰绰有余了。

        当然德川军目前还是装装样子,也就是和高速路口的ncpa装装样子,并不敢真的拦路封城,查查李蟠公民身份就让道了。

        毕竟你高天原才是打输的一方好么,都什么年代了人多有用吗?要不是安全局拦着,夜氏的舰队就降临了,有啥好牛逼的。

        然后李蟠一路飙车,看着沿着高速路口一溜排开,一眼望不到头的坦克,战车,自走火炮,机动导弹发射车,叁式sms,蛛式兵团……

        玛德,指挥部也就罢了,怎么北边也是师团一级的规模啊,德川家哪儿动员来那么多兵?如果是高天原倒是可以理解……该不会羽柴家的军队也换个标过来撑场面了吧?也难说哦……

        “瑟琳娜,后边有忍者跟着吗?”

        “没有忍者,有高空巡航无人机和隐形无人机,不过我可以展开ecm信号反制和光学迷彩,再加个速甩掉它们。”

        “哇哦,这么牛,咱们就这么干吧靓妞!”

        “啊啦扫把头你的嘴真甜!”

        “哦哦哦加速好带劲!再快点再快点!”

        “呀,人家不能再快了啦!”

        k,“喂!别在公频里调情啊!”

        一路风驰电掣得飙到城外旅店,李蟠才刚停车,01044已经提这个公文包,从房中走出来,明显是提前感知到李蟠过来了。

        有趣,她的义体应该只是vk的量产仿生人,但是也能施展怪物一般的奇妙能力,看来怪物公司这些经理干部也和李蟠类似,各自有自己的手段,在诸天使用各种义体也能使用自己的超能力呢。

        “任务完成的怎么样女士,需要我帮什么忙?”

        “感谢您前来协助,咱们一起走走吧。”

        李蟠跟着01044进入垃圾场,只见她从公文包里摸出个脏兮兮的铁块,看暴露在外的磁铁线圈和铁芯膜片,应该是个汽车喇叭,明显是最近从垃圾场抛出来的。

        01044就这么把喇叭拿在手里,聚集起奇特的光芒,散发出一圈圈光波环绕在俩人周围。

        然后李蟠发现自己居然断网了。

        “卧槽牛逼……”

        “只是小小的把戏罢了,”01044笑笑,“听说您申请公司战备了?我这边的行动需要延缓么?”

        李蟠表示,“不用不用,私事罢了,我能搞定。”

        01044点点头,

        “那我就不多问了,今天和您沟通一下任务的情况,0791本地的收藏家站点位置我已经找到了。”

        “哦?在垃圾场?要帮忙不?”

        01044摇摇头,

        “不在这,我只是来这里收集可用的道具,不过站点确实在附近,就是你们称呼为太平洋区的地方。

        我查了一下,那有个新建的商业中心,太平洋广场,就是收藏家站点的伪装,全部设施装备,都是由夜氏集团的直系公司承包建设的,几乎所有的研究设备都是异世界进口,没有天价利益交换是不可能的。”

        李蟠不禁皱眉,“夜氏的?哪个氏族的?”

        01044递来一叠传单,《夜之都新工业区!廉价公寓!就业机会!入学贷款!医疗补贴!太平之洲!明天会更好!》,指指开发区模拟图上,那吸血鬼面和蝙蝠翅膀的银质logo,

        “这个新开发区企划,都是法比乌斯氏族旗下的企业在做,他们的家主就是下届的执政,马克西姆亲王,算算时间大概也快醒过来了。

        你要当心,如果下个世纪,掌管本位面的执政公司,都站在对手的阵营,那我们开展业务会相当麻烦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