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奖金

第九十五章 奖金

        看现在不知火雾子的精神状态,好像已经不大正常了。

        嗯,毕竟已经是第两次被装了罐又复活了,那精神还能正常的话才属实不大正常呢。

        人家这种状态李蟠也不大敢靠近,还是先打座机,听取她的日报。

        座机,

        “0791035的日报有被封印篡改的痕迹,怀疑035遭到催眠洗脑,报告内容可能有误。”

        哇噻牛逼,洗脑催眠都做得到啊,看来阴阳师的法术也有可取之处哦咳咳,不过真亏座机也能发现呢,不管怎么样先听听好了。

        座机,

        “我是0791035,我与0791034组队,前往姬路盗取羽柴家的魔刀,鬼丸国纲,在潜入调查中被敌对伊贺忍者发现,逃亡中战败被擒。”

        ……啊?没了?就这?

        座机,“035遭到催眠洗脑,报告内容可能有误。”

        李蟠也是头大,怎么又是伊贺忍者啊,伊贺忍者有这么嗲的吗?你们封魔甲贺两家这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御庭众办事全靠伊贺的是吧?那他还不如招募点伊贺忍者来用呢!

        而且鬼丸国纲?啧,怎么又是刀啊,话说这高天原能不能整点新鲜花样,不是刀就是罐的,怎么老是把魔神封印在这种地方啊……

        李蟠想了想,这点信息也分辨不出来,干脆继续打电话,

        “歪,小太郎。那把魔刀鬼丸呢?你不会是在监守自盗吧?从实招来啊别逼我亲自收拾你!”

        小太郎叫屈,

        “老板,我怎么敢欺骗您呢!我们的行动失败了啊,刀还在羽柴家的天守阁里呢,这次如果不是我认得芦屋君,劝说他投诚过来,我自己也死定了啊!”

        李蟠邦邦邦怒拍桌子,

        “伱少给我打马虎眼!你们怎么搞的!什么御庭忍者!吹得这么厉害,什么上忍了鬼忍了!行动没有一次成功的!你这办事效率还不如拉玛呢!”

        小太郎也是无奈,

        “老板,这次真是意外啊,我本以为羽柴家的重臣现在都在前线督战,姬路城里肯定空虚无备,才去偷他们的家传宝刀,不知火小姐也是认可的啊。谁想到居然撞到德川的秘使在同羽柴家会谈讲和,正撞在枪口上了啊。”

        “嗯?德川和羽柴讲和??这么重要的消息你刚才不说!?”

        小太郎苦笑,

        “一边打一边谈不是很正常的事么,他们两家本来就是高天原的同僚,又没有深仇大恨,还有夜氏在一旁虎视眈眈,那肯定不可能把对方赶尽杀绝,迟早也要和议的嘛。

        只是我真没想到,偏偏是我们潜入盗宝的时候迎头撞上密谈的,而且还有芦屋君这样的高手在旁,这运气也太差了……”

        李蟠一时也听不出他话里的问题来,又问,

        “那个芦屋式贵到底有些什么本事,是不是真的有意跳槽过来,不会是什么卧底吧?你先把他的情报详细说给我听。”

        “是!”

        封魔小太郎在刺探情报方面还是挺能的,呱呱呱一顿讲解,不止把芦屋式贵卖了个掉底。连芦屋家族,六道魔神的秘辛,也一并讲解出来,听得李蟠也是一愣一愣的。

        原来这芦屋家族不仅是上古驱魔师,阴阳师的名门,还是最最顶尖的两大阴阳师鼻祖之一。

        相传远在高天原建立之前,在初代织田穿越之前,军团的精灵统治这个世界的时候,本地土著人类中就有自发觉醒超能力,用阴阳之法,五行遁术来对付各种异世界妖魔鬼怪的。

        那个时候官方有个被称呼为阴阳寮的机构,掌管占卜天文祭祀神秘学相关事务,统帅驱魔师家族,其中法力高深,学术精湛,并且被官方承认,在阴阳寮中任职的驱魔大师,又被称为阴阳师。

        而基于对神秘学研究应用的取向不同,阴阳师又分为阳遁和阴遁两个流派,性质上大致类似黑魔法白魔法那种,比如把人头活泡在罐子里,就是阴遁的一种。

        而芦屋家的祖先,芦屋六道,就是开发出阴遁的魔道法师鼻祖。

        阴阳两道相互竞争又相互合作,不过总得来说还是阳遁道占优,阴遁阴阳师被打压排挤的。毕竟芦屋家的家传术法都阴森森的太极端了。正常人看到罐子泡头,肯定都觉得不舒服么。

        直到初代织田穿越以后,这个转世天魔王因为心狠手辣,残暴不仁,相性极佳,立刻得到了芦屋家族的效忠,也正是在当时的芦屋六道大力协助下,才纠结本地土著能人异士,建立了御庭众,靠里世界的力量维护织田家的霸权。

        而织田氏也投桃报李,协助芦屋家灭亡了阳遁一派的驱魔师家族,获取了两派阴阳师的秘传。

        从此芦屋历代家督都被尊称为,统御六道大法师,担任阴阳寮的长官阴阳头,是高天原的国师,大神官一类,地位极其显赫尊贵。

        不过到了这一代,随着高天原战败崩溃,御庭众解体,芦屋家也发生了内乱,上一代芦屋六道,和家族的继承人,也都在公司战争焦头烂额之时,被芦屋式贵这个庶子趁机谋害。

        高天原的重要法师被背后捅刀,虽然上层大为光火,但芦屋式贵太干脆,杀的只剩下他一个男子能继承家业,而旁系中竟然找不到能学习阴阳术之人,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留他一命传宗接代,但勒令其在播州老家禁足思过,更不许他仕官继承阴阳寮的遗产。

        不过现在织田家自己都亡了,羽柴集团的大本营姬路城就在播州,大家打成一锅粥,也就顾不上那些小事,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羽柴家就释放了芦屋式贵,拉拢他作阴阳术的参谋。

        只是芦屋家名声在外,芦屋式贵更是突出个六亲不认的,羽柴家也对他相当防备,始终派人监视,不肯给其解开封印。

        而芦屋式贵本身也看不上羽柴家,更不满这些畏惧又圈禁自己的高天原老头子,于是这次追杀同样有杀亲情结的小太郎,两人就一来二去对上了眼,就干脆得叛逃,投靠到怪物公司这边来了。

        嗯……

        这个芦屋式贵,显然是个离经叛道,狼子野心之辈。招募这个人有很高的风险,但也有收益。

        毕竟芦屋家到底是封魔的专家,还有各种针对魔神和人的秘术禁咒,难得的算是专业对口,拿来就能协助处理公司业务了。

        当然小太郎倒是事先做免责申明,表示他引荐只是不想被装罐子逼不得已,芦屋家侍奉六道魔神,他们家的阴遁,也是倾向于主动采集并利用魔神之力的,万一这式贵自己修炼邪道入魔,那可不是他教唆的。

        这一听李蟠反而觉得更可以了,入魔?暴走?降临?这算什么事儿,他还求之不得呢!最好你们都转化使徒,让他一波吃个饱呢!

        这次一口吞了大半个苦胆,李蟠隐隐感觉气海内景蠢蠢欲动,也不知道是即将突破还是消化不良,不过最慢估计个把月,也能完全消化‘蟑螂’的气,九阴炼形四转了。

        如果把芦屋式贵招募到公司,让他随便修炼,炼到暴了再自己吞,岂不是相当于放养了头肥羊?

        好!芦屋式贵!就收你入公司助我修行!

        什么?不知火雾子会怎么想?谁管她怎么想,干不下去赶紧辞职!两千五一个月有啥好稀罕的?

        于是李蟠也不回去加入聚餐了,就连夜赶工,把今天一整天的报告整理成小作文归档了,发给公司总部那边审批。

        当然李蟠这么卖力连夜写报告,倒也不是因为他有多热爱工作,主要还是为了奖励。没有奖励没有动力啊,叫别人奉献自己坐享其成的家伙都去死一死好了。

        公司那边的意见果然不出所料,就是没啥意见,只要能搞定不团灭就行了呗,两千五一个月你还想怎么样?至于芦屋式贵么,临时工嘛,总经理自己看着办就是了,只要不玩脱随便你怎么搞。

        这一次闹了一整天,搞定‘金佛’和‘蟑螂’,奖励了银钥匙两枚,而且这次打‘蟑螂’,还拆到一条反重力脊椎,这玩意可是标准的六级科技,异世界进口稀有植入体,至少卖个上千万吧。

        这种自己打怪爆的极品橙装,李蟠也不拿出来大家分了,赶明拿去义体商店问问能不能装上,要补多少插件,再提升一波好了。

        但这次李蟠的‘正装’受损严重,被‘金佛’抓了一下挠破了,又因为‘手绢骑士’变身时间太久,替李蟠承担太多伤害,这次需要返厂大修了。

        而且和座机打听了一下,修补正装竟然要花两个钥匙呢,说是,一枚给‘正装’,一枚给‘裁缝’。

        所以结算下来,这次居然还倒亏了一枚钥匙,只剩四次变身机会了。

        现在李蟠只能期望aca那个哈士奇了,嘱咐老刘给他好吃好喝伺候着别弄死了,希望到时候交给01044,任务结算能给外挂充值多续一个吧。

        不过公司这儿虽然没捞到多少奖金,但安全局给啊,而且给的还不少呢。

        其实这次任务也是帮怪物公司收拾‘金佛’的残局,但陈叔倒也不贪这点小便宜,坏了和公司的默契,于是三处安排了一下,给李蟠他们算作这次协助参战的战术咨询团队,同样可以拿任务佣金。

        而这次参加天空城突袭行动,由于不能使用三头犬,紧急征召来的佣兵自然不会无偿干活的,尤其是紧急出动,攻打天空城这种要命地方,按照夜之都佣兵界的规矩,上来要先给三十万的团队出动费,然后每人每天拿一万薪水,当然都是税后的。

        而这次怪物公司也大度,或者说,上头并不想让天堂集团那边知道,这些破事其实是他们默许才惹出来的,所以李蟠连夜一番电话拉扯加上文书处理,奖金就再次外包转手,全打到蟠龙建设户头上了,连手续费,弹药和车费,财务都没扣他们的。

        于是安全局的赏金按照团队老规矩分一分,李蟠拿了一半加一万,剩余团队四人均分,从蟠龙账户打过去,以老刘为例,相当于入职第一天,治好陈年老腰,上天逛了一圈,屁事没做,看俩小毛孩子打架,就拿了四万七千五,还蹭了一顿饭,不由连呼卧槽老板大气!

        顺带一提,由于久攻不克,安全局还给先登突破控制中心的个人,开了五十万赏金,这笔钱李蟠就自己笑纳了,这样他单人就赚到66万,倒也算对得起他报销的一身防弹护甲了。

        而这还只是安全局给的奖励,还没算夜氏呢。

        嗯,毕竟李蟠这次可是字面意义上,拯救了夜之都好几万亿的资产啊!夜氏怎么能没点表示呢!

        现在这种公司主政,资本当道的世界吧,再怎么垃圾,再怎么无良,但至少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没人和你讲什么荣誉啊奉献的,大家就是算钱,一笔笔掰扯得清清楚楚的,谁也别赖账。

        当然,安全局为全体公民安全负责,是有义务给见义勇为的优秀公民发赏金的,夜氏可没必要自掏腰包。

        难道你还真以为他们还会把天空城坠落可能给夜之都造成的损失,减去现在给天堂集团的赔款,余额打到李蟠账户上么?不可能的好吗!

        但再小气的吸血鬼们也知道,交好一个战力强到足以攻陷天空城城防的优秀团队的重要性,至少拉到己方阵营,这杆枪不至于被高天原赚过去,冷不丁捅到自己菊花上是不是。

        更何况再一查他们还发现,原来蟠龙这支团队,还是使用的密党银行的账户,算是夜氏旗下的自己人啊!而且他们还是‘夜之都发展和投资基金’的受益人?那文书都齐全了,左手倒腾右手,操作起来就更方便了呀!

        于是在安全局的赏金到账后,l很快打电话过来,表示camarilla银行代表夜氏,感谢蟠龙建设有限公司,‘为支持夜之都的发展做出的卓越贡献’,因此夜氏集团也拍板,出面给‘夜之都发展和投资基金’注资,对蟠龙建设等额投资三千五百万基金,即把原来的基金投资合同,受益期改了一笔,从三年延到了六年,当然还是得等异世界第一笔款子到账才能生效。

        同时为了对高精尖行业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进一步扶持,银行也额外给蟠龙建设安排进补贴退税名单,蹭到一个名额,追加提供一笔五千万的不限期低息贷款。

        银行还给蟠龙建设法人李蟠的账户等级,从‘尊贵白银’提升到‘尊享黄金’,每个月能获得的小额贷款上限从一千万提升到三千万。

        这一下子给蟠龙建设公司账上狂飙到五千六百多万。把橙子都吓了一跳,连夜打电话来问是不是遇到骇客诈骗了……

        好吧,你可以说夜氏一口气赏了李蟠八千五百万,也可以说夜氏空手套白狼,一分不花把蟠龙建设拉到战车上,还顺带给李蟠塞了五千万的负债……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波下来李蟠和蟠龙建设,也算是在夜氏集团上层露了脸了,虽然说个人贷款上限三千万,但只要他肯咬咬牙,拿蟠龙建设现在的资产做抵押,再找k做担保,搞点高利贷什么的,想必一亿三千万的驱逐船经费,也不是凑不出来的。

        说真的,李蟠都有点感谢赤天狗了,你想天空城砸下来这种事情哪儿那么容易遇到啊?要不是这帮子野狗一天到晚搞事情,李蟠想单靠刷黑帮刷小目标,那真是得刷到猴年马月去咧!真刷光他柳生家祖宗十八代都不够的啊!

        不过李蟠没想到的是,他搞了这么多钱,都还没来得及更新一波装备,享受一下人生,新的单子就接踵而至。

        k,“过来杀狼人。”

        李蟠,“ok~~”

        换上佣兵套装,李蟠打了个飞的,抵达k发来的坐标。

        奇怪的是这里并不是大剧院,而是东京地下城的入口。

        k解除光学隐形,穿一身连体胶衣,带着电子眼罩,端着突击步枪从阴影中闪出来,像是知道李蟠在想什么似的开口,

        “剧院那一群在眼皮子底下,什么时候处理都行,不用急于一时,这里的巢穴是我前几天找到的。今天全城戒严,街上到处都在搜查赤天犬,它们肯定不会贸然露头,正好一网打尽。”

        哦,原来如此,不过其实李蟠是在想k的身材虽然苗条了点,但臀形还蛮不错的……

        “咳咳,就我们两个人吗?下面有多少?老实说那些狼人血还蛮厚的,我现在只能打一只。”

        虽然吞了一波苦胆把气回满了,但没有正装护体,全身装甲报销,连武器弹药都要自费的时候,李蟠还是很谨慎的。

        尤其这狼人吧,和降临的怪物使徒还真不是一回事,一个一百万,用钥匙实在有点亏,但赤手空拳得还真不一定打得过,就蛮鸡肋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啊。

        k却不在意,打了个响指,身边水波一晃,身边出现了两台土狗大小的多足无人机。

        “不用强攻,我们只要确认它们的具体坐标和巢穴地形,如果数量多,直接以发现赤天犬的名义,呼叫支援炸光就行了,活的抓一头就够了。你不是工程兵么,这个应该会用吧。”

        李蟠点点头,“哇哦,蚤式么,真有钱啊,没问题,这套系统我会修。”

        蚤式是比泛用的蛛式,更小型化的无人机,比蛛式更小型化更高精尖的定制武器系统,光学隐身,反雷达,瞬时加速,一台大概要三千万,这还不算搭载的定制小型化装备呢。

        李蟠接入个人链接和蚤式共享数据,确认了一下信息,这台蚤式搭载了一台mmss微型金属风暴武器系统,采用预装填的弹药,电子脉冲点火,电子控制处理器,单管射速五千发/秒,二十四条发射管道分成四个发射模块,预装填了银质弹丸,可以在一秒内投射十二万枚弹丸的弹幕墙,这毁伤效率,几窝狼人都不够它轰的。

        是的,所有事情都是有后果的,当你决定把一座城市扔下来砸人。别人是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现在这反应就来了,蚤式和金属风暴,标准的五级军用科技,边境战区才会出现的特种装备,现在得到了公共安全系统解锁许可,可以在0791地球上使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