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血雨 其三

第四十章 血雨 其三

        “这大坝是旧世代的产物里,不能使用五级特种武器,否则可能对坝体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

        “智能弹也无法使用,坑道里边虽然有监控系统,但为了避免被骇客入侵开闸放水,大坝全控制系统都由安全局接管,现在qvn断网,需要去本地安全局请网关监察授权接入。”

        “那就只能用主动式视觉锁定模式了,得冲到视界范围内么……”

        “蛛式从正面真的冲不过去么?”

        “现在换装来不及了,设备太重跳不过去,湍流也太急了,而且对方有ecm/eccm设备,不能全指望无人机。”

        “何止,对方还有反装甲武器和五级生化兽,强渡的损失,怕是难以估计。”

        “大坝里还有其他退路吗?能不能围困堵死他们?”

        “搜集到的图纸早过时了,但肯定有工程维修通道,而且他们从这条路撤退,肯定早有备案,不能排除对方有人接应,准备从水下撤离的可能。”

        “能从其他地方绕道吗?”

        “下游出口在十公里外,本来我们就人手不足,就算分兵,也得在正面佯攻牵制,而且分兵过去的人太少了,恐怕也难以应付。假如真的对面是那群野兽……”

        “得尽快解决,不然对方安然撤退还是轻的,要是它们打算炸毁大坝,半个城区都要淹了。”

        “骑士长,请早做决定。”

        科尔涅利乌斯骑士们停下争论,一齐望向座首的领袖。

        一身戎装的k睁开眼,瞳孔闪着耀眼的蓝光,被黑色甲胄衬托得越发雪白的皮肤,好像洒了银屑一样在聚光灯下闪闪发亮。

        “正面突击。”

        “哗!”骑士们一齐立正,敲击着甲胄,右手握拳在心口锤了一下,那动作好像握着尖锥插入胸腔似的,然后他们一声不吭,如夜影般散去,刹那间就走得一个不留,分头去做突击准备了。

        李蟠在这个时候走进临时帐篷,就见到只剩k还在盯着桌上的图纸,于是也卷起袖子,

        “来吧。”

        k抬起眼帘望了他一眼,却没动。

        李蟠看她不动,好奇道,

        “怎么,不喝吗?不是你叫我来的么。是不是受伤了?”

        k抬抬下巴,

        “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做。”

        李蟠一点犹豫都没有,

        “放他们走呗,一个月几百块你拼什么命啊。赤犬是杀不完的好吗。”

        k没好气得横了他一眼,走到帐外接过一名夜行者送来的血罐和设备。

        “追捕赤天狗的事不归我管,我在追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我们称它们lycan狼人族,是我们的老对手了,按理说已经灭绝了。

        虽然不知道它们到底是怎么偷渡过来的,但不能放它们和本地反叛势力合流,不尽早收拾掉,一定会有大麻烦。”

        她直接打了10000现金,上来一边给李蟠采血一边说道。

        “lycan狼人的撕咬和血液对血族是致命的,但我之前给受伤的战友试了一下,发现伱的血可以中和狼人的诅咒……”

        她突然住口,一蹙眉,揪住李蟠的领子把他拽到身前,把头凑到李蟠脖子边一闻,

        “怎么有女人的味道?”

        你什么狗鼻子啊!老子都淋了好久的雨了耶!

        李蟠头上冷汗刷一下就冒出来,急中生智,

        “哦,哦~~说起来有个女吸血鬼来拜访我们公司,可能她身上味太重吧。”

        k眯起眼瞪着他,“……谁?”

        李蟠咽了口唾沫,“埃米利雅?”

        k不放手,冷冷道,

        “埃米利乌斯氏族的每个女人都可以叫埃米利雅,她什么模样。干嘛去见你。”

        李蟠狂汗,

        “呃……好像也是骑士长,个挺高,腿挺长咳咳咳!公事公事,人家代表你们亲王来的,纯粹谈公事!”

        “……用这么劣质的香水?真是碧池,哼,”

        k把李蟠领子松开,使劲一戳,把钢针插到李蟠血管里,

        “……狼人的伤害对我们是致命的,这次可能会出现伤亡,我稍微多取一些以防万一。”

        李蟠也是汗一个,本来他就有点做贼心虚,偏偏k现在还全副武装,背着双手巨剑,直往他面前一站,就面无表情得盯着他,更加坐立难安了。

        k,“怎么,你很热么。”

        李蟠松着领口,

        “哈,哈哈,是啊,怎么了这是,可能不透风吧哈哈……”

        “哼……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最好不要信那些埃米利雅的鬼话,”

        k走到帐篷口,掀开帘子看着外头的大雨,

        “魅惑是她们一族的天赋,而且本身也没什么自制力的,现在更是鲜少有人还能遵守戒律。一旦热度过了,可能会把血奴做成活血袋的。”

        你还真给老子凉快凉快啊……

        李蟠给外头的冷风吹得一阵哆嗦,

        “那么请问,科尔涅利雅的性格又如何呢?你不会把我做成血袋吗?”

        k望着奔流对岸的大坝,被曳光弹幕打得火光四射,硝烟弥漫的战场。

        “当然不会,我们科尔涅利乌斯氏族追求的,是炽热奔腾的鲜血,对绝望和腐败之露毫无兴趣。

        而这个夜之都,不,这无数宇宙,绝大部分的人,鲜血里都充满痛苦和绝望,简直难以下咽,还不如人工合成血。我已经很久不尝人血了。

        但是你的不同,有一种……愤怒的味道……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k侧过脸,长长的睫毛下,冰蓝色的瞳孔好像一弯冰湖,倒映出李蟠的影子,

        “曾经我的心里也有一团火,只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李,不要让你血里的火熄灭了,很难得,很可惜。”

        李蟠楞楞得看着她,不由激灵了一下,嗅嗅鼻子,

        “那啥,咱能把门帘拉上再聊不,我好冷。”

        “哼!”

        k一摔门帘,给李蟠把针拔了,发出护士一样的声音,

        “这些够了,我混了人工血浆,按住三分钟,多吃蛋白质。”

        嗯……护士装也挺合身的呢咳咳!

        好在对方似乎没注意李蟠的表情,目光灼灼落在李蟠手臂的伤口上。

        李蟠看她忍得好像挺艰难,把手臂一递,

        “要不给你尝点?就算那次的谢礼。”

        k迟疑了一下,强调了一句,

        “我只是要确认一下血的品质!”

        “行了行了别傲娇了你。”

        于是k又瞪了李蟠一眼,拢拢耳鬓散乱的发丝,单膝跪在李蟠身边,把头凑过来,轻轻得“啊呜”一声,叼住他的手臂。

        李蟠能感觉到,好像小猫一样柔弱,又像雪糕一样冰凉的舌头在他的伤口转了一圈,把溢出的血珠舔尽了,然后她淡粉色布丁似的嘴唇又微微吸了吸,咕一口咽下喉咙。

        “嗯……嗯……嗯……”

        这一口下去,k直接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都微颤起来。似乎是深喉品味了好一会儿,才噘噘嘴唇吮第二口。

        李蟠在旁边看得眉毛都扬起来了。

        我勒个去……几个菜啊喝成这样?而且话说血里有火算是个啥味道啊??

        李蟠看k喝得那么幸福快乐,自己也有点好奇了,咬破右手食指吸了吸……

        呸,血味……

        “嗯……嗯……嗯?嗯嗯!”

        k睁眼看到李蟠也在那吸,还在那呸,颇为恼怒得把他的手腕一抓,从嘴里抽出来不让他浪费。

        “不是,老子自己的血你还不让老子吸!?”

        “嗯!”

        “行吧行吧,你吸你吸……”

        “咳咳!骑士长,我军已准备好了。”

        “哈……哈……哈……”

        k这才喘着粗气爬起来,好像大战一场虚脱了似的,舔着满口尖牙,擦着唇边的血渍,吮着手指清理了一下仪容,忽然又撩起头发,双手捧起李蟠的脸,正对着他的眼睛,叽里咕噜得说了一段话。

        这个时候的k显得格外认真,眼眸也从靓丽的冰蓝转换成银灰色,李蟠有些意外的和她对视,一时这张冷艳绝美的脸庞,好像灼眼的光辉似,烙印在李蟠视网膜上。

        “呃……你在干嘛?下咒吗?”

        李蟠好像听到她嘟囔了两声埃米莉雅。

        k松开双手,

        “这几天我忙的很,免得她们趁机来找你麻烦,我留个言提醒一下。”

        “留言?你留的什么?”

        “我说谁不长眼,我就挖了她的眼睛,像肉串一样插在尖桩上。”

        李蟠不禁带入埃米丽雅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咽了口唾沫。

        不是,别随便在人眼睛里留言啊!

        而此时k已经头也不回得转身走开,她捡起桌边的头盔戴上,提起血罐,风风火火出了门,一声尖啸,消失在夜幕之中。

        虽然字面意思上被吸干了,可李蟠反而觉得胸腔里的‘火’,反而愈发汹涌炽热了。

        可恶啊,k这家伙,只管自己爽,点了火倒是帮个忙浇灭啊……

        李蟠只好坐着缓了一会儿,披上正装走出帐篷,便远远听到枪声的轰鸣,一瞬间压过了暴雨。

        正面的总攻开始了。

        夜氏的大量佣兵和仆从军,搭乘装甲车,在蛛式等各种无人机支持,和铺天盖地的火力支援下发动强攻。而那些科尔涅利乌斯骑士,则作为大军的先锋矛头发动了突击。

        这些夜行骑士之前穿皮衣披风的时候,疾如电闪,低级义眼几乎捕捉不到他们的影子。现在换上这厚重的骑士甲,速度居然又增快了!

        李蟠也不知道具体参数构造,但这些骑士甲胄应该是夜氏的专用步兵武装,他买的那些雇佣兵外骨骼装甲都能把普通人提升到四级,夜行者有专业装备护身更是如虎添翼,他们就像一大群蝙蝠似得疾速奔驰跳跃,迎着暴雨狂风,从滚滚波涛上滑翔而过,如果不是天气过于恶劣,大概连影子都瞧不到。

        但夜氏部队不能全力输出,尤其不能使用五级以上的武器,避免摧毁大坝。所以他们的选择就是用四级乃至民用弹药的弹幕火雨,进行火力压制,同时正面突击。由夜氏的骑士们冲入视野距离内近战。

        于是虽然火力密度占优,但对面还是顶着压制,开火还击了。

        先是闪耀的星火,然后万道红光,迸发而出,一瞬间就击毁了数台蛛式,昏沉黑暗的暴雨中,各式弹药炸裂飞散的弹片,燃烧爆裂的野火,闪耀炫目的等离子球在崩流间来回飞窜,炽烈的电弧电网,若雷神的三叉戟,从河面横扫而过,将全副武装的佣兵们都打成焦炭,落入洪流中,一瞬间就被卷得不知所踪。

        但虽然蒙受惨烈损失,在夜行者尖兵的突进冲击,近身猛扑的战术下,对面的火力还是很快被压制了。黑洞洞的隧道里,光华闪烁,枪声爆炸声逐渐远去,很明显对方的临时防线,被血族一波突如其来的全军突击打退,又开始败逃了。

        而这一次突击就有数台蛛式,三辆步兵战场,和数十名佣兵被弹雨撕碎,给卷入洪流之中mia了。这下大概尸体都找不到,阵亡津贴都没处领了。

        惨啊,但这就是战场的绘卷了。

        无论时代再怎么发展,科技再怎么进步,远程武器再如何牛逼。

        就算你能把对面阵地都削没了,但如果最后没有步兵突击,对关键点进行实际的占领,都不能宣告胜利。

        什么?技术都这么发达了,为什么不用无人机代替人类,减少损失?

        呵呵,别逗了,要是单从‘减少损失’的角度计算,不是更应该加大人力资源的投入,减少蛛式的损失么。

        实际上安全系统也是这么考量的。

        像k手下这支,把夜行者,佣兵,克隆人,无人机混编的部队,还有0791活跃的三头犬,赤天狗,都可以说是很老式古典的旧世代公民军队。

        那个年代每个士兵都是公民,退伍,伤残和阵亡抚恤成本极为高昂,因此系统当然把士兵的生命当成第一优先。

        因此现在公共安全委员会推行的军事改革,就是把边境的老兵部队,逐步用仿生兵人替代,用廉价高效不用考量损失的人型生化武器作为步兵。而公民人类则分流到军官,舰队,工程兵医护兵等技术岗位上去。

        这样的军事改革是好是坏见仁见智了,取决于你把那些军用仿生人,当成和自己一样的人类,还是蛛式那样的道具了。

        “阁下,车辆准备好了,骑士长吩咐我护送您离开。”

        “哦,好,走吧。”

        李蟠扭头看看身后的夜行者,这是个伤员,看来是之前试探渡河,被弹片削掉了一条手臂和半边脸,就没有参加这次强攻,脸上的血管还在一抽一抽的。

        虽然被弹药撕成这样,血族也不会彻底死亡,但视伤势而定,有的甚至需要在棺材里躺个十几二十年才能完全恢复。看来单从医疗技术看,夜氏和怪物公司还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夜氏的血族似乎也不能算真的永葆青春,他们的躯体会缓慢增强,但也会缓慢衰老,精神上逐渐疲惫,尤其那些长老,活得越久,力量越强,清醒时间也越短,可能醒一百年要睡一百年,进行义体重置恢复青春。因此夜氏在各附属位面,通常都是三个亲王轮换执政的。

        因此顶级的吸血鬼亲王虽然几乎接近永生,并且达到七级的强度,但还不能算是诸天位面最完美的义体。

        这么想来李蟠倒是有点好奇,如果给吸血鬼用档案柜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对方是会被重置成人呢,还是会被重置成鬼?

        有机会抓一个来试试看好了……

        对方在前头引路,带李蟠向来时的那步兵战车走去,四个空棺材已经装满了塞上车了。

        于是李蟠随口聊天。

        “哟,你们还养军犬呢?嘿这狗养的,毛色还挺好呢,叫什么名字。”

        那吸血鬼忽得停住,转过半边脸来看着李蟠,

        “你说什么?什么狗?”

        然后那夜行者顺着李蟠手指,扭过脸看着从管道中爬出来的巨犬,那森然的獠牙,和墨绿的瞳光。

        “狼族啊啊啊——!”

        “嗷嗷——!!”

        足有四米长的巨狼如一道黑风,嘭得一声把那夜行者撞飞出十几米远,好像撕咬着一个布娃娃似的,把他衔在口中拖了一路,三两下就扯碎了撕成碎片。

        “啊啊啊!”

        “哒哒哒!”

        “嗷嗷嗷!”

        同一时间又有七八只巨狼从管道中冲出,直奔着营地而来,优先扑杀那些血族的伤员,然后把留守后队,猝不及防的佣兵血仆们屠戮殆尽,一瞬间就搅得营地大乱。

        这些巨狼应该就是k在追捕的狼族了,应该是纯种的生化人,没有任何科技系义体,系统也没有扫描到信号,而且在这肮脏腥臭的下水道里,连怪兽的体味都压制住了。

        而且这些怪兽的速度和力量,竟然还凌驾于穿了重甲的科尔涅利乌斯骑士之上,徒手拆蛛式毫无难度,尖牙利爪能撕破五级钢板,大概只有那些变身的法比乌斯血兽能与其对殴吧。

        “唉我了个去,一切战术转换家是吧……”

        李蟠现在给吸了一万块的血,脚都是软的,哪儿还有力气打怪兽,赶紧猫着腰蹿出去,一边给k发信息。

        “喂,k啊!偷家了偷家了!”

        k,“知道了,你先走,别碍事。”

        那李蟠才不碍事呢,夜氏又不会多给他一分钱。

        于是他一溜小跑向那辆智能装甲车冲去。

        结果就差一点,“砰!”得一声,一头巨狼跳到装甲车上,目光灼灼盯着李蟠。

        艹了……

        李蟠急刹住脚步,左手按在腰间枪柄上,和巨狼对视。

        “嘿,乖狗狗,好孩子,让爸爸过去,不然扁你哦。”

        这畜牲似乎一时闻不出李蟠是个什么‘东西’,它歪过头凑过来,嗅嗅正装,又嗅嗅李蟠的脸,最后闻到了他手臂上的血味,于是裂开嘴,露出满口剃刀匕首似的獠牙,就好像在嘲笑一个血奴的胆怯和无力。

        李蟠登时头脑一热,被k舔的堵在心头的邪火,一下子蹿上来了。

        几乎不经思索,“砰!”得一个摆拳甩出去,四级生物体的怪力,一拳把巨狼打了个趔趄,歪着头从装甲上滚下来,噗得一口吐掉颗牙齿,整个狼都愣住了。

        “玛德!好狗不挡道!”

        指骨一阵剧痛,李蟠立刻知道右手至少骨折,甚至骨裂了。内伤太重真炁耗尽抽血太多,总之右手基本废了。

        于是不等那懵逼脑震荡中的巨狼反应过来,李蟠抓紧时机,一猫腰钻进装甲车。

        “gogogo!”

        于是装甲车立刻启动自动巡航,一阵猪突猛进急速狂飙下水道漂移,一溜烟逃出了战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