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太平区

第二十一章 太平区

        李蟠搭乘橙子那辆买菜车galena    g240前往太平区,望着车窗外,地下高速隧道中一闪而过的灯光。

        “你知道太平区,为什么叫太平区。”

        橙子从后视镜瞥了他一眼,

        “……因为规划在太平洋边上?”

        “呵呵,听说麦哲伦环游地球,横渡大洋,整整三个月没遇到风暴,顺利抵达吕松时,船员们欢呼这真他妈是一片太平洋啊。

        ……可现在看起来,可能单纯只是他们运气好罢了。而大部分人是没有这种运气的。”

        “军校还教你这些古代历史呢?”

        李蟠摇了摇头,把牧师发来的讯息转发给橙子,

        “姓名,家庭住址和社保编号,麻烦帮我找一下。”

        橙子点点头,“你女朋友?”

        李蟠,“朋友家属。”

        橙子,“我让同事那边留意下,别太介意了,这种事情不会停止的。”

        “狗斗么。”

        “嗯,老工业区已经彻底废了,高天原经营这么多年,旗下的余孽太多,报价太高,肯定谈不拢。

        夜氏既然不肯妥协答应对方的条件,那干脆另起炉灶,重建一个新的生产基地。这可不只是谈判桌上的威胁。太平区规划的时候,给了相当多福利,吸引技术工人和移民定居,连我都心动了,

        但这样的釜底抽薪,相当于把绞绳套到脖子上了,旧都区的财阀是不会坐视不理,今晚赤犬出笼的暴动,大概只是战争的序幕吧。”

        李蟠听着橙子的解释,默不作声得看着跨海大桥另一侧的海面。

        因为重度污染,太平洋其实早就被巨大的垃圾大陆和成片的赤藻分割,只有都心区附近海域,还有那些私人度假岛,被财阀们用高分子膜拉起围栏来,采用远星殖民地的技术,塑造了人工生态圈。让顶层的富豪们依然可以在这腐烂中的行星上,享受阳光沙滩,蓝天大海。

        但对于其他的市民而言,他们能享受的,就只有此时李蟠的眼前,随着橙子的g240驶出高速隧道展露在眼前的,那深沉的黑暗下,血色的,散发着腐烂臭味的垃圾之海了。

        远远望去,好似贫民区一般覆盖到天边的泥沼,不错,那就是太平洋,底下是工业区废水燃油的黏稠泥沼,上头是各种塑料垃圾,整个覆盖了沿岸港区,一眼都望不到边的巨大垃圾大陆。

        税务局不是不对工厂征收污染罚金,只不过企业计算了一下,缴纳罚金比环保整改更划算,有的企业直接雇佣帮派,把有毒垃圾和废料‘偷走’,只要不被抓到就行了,至于最后这些垃圾运到哪里去了,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更何况,现在0791需要的是经济复苏,是就业机会,所以警方也不会查得特别严,而且老实说,在一个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的世界里,也没那么多人在意环境污染这种课题了。

        于是远远的,李蟠在垃圾岛的尽头,看到了连天的火炬,好吧,那不是火炬,是熊熊燃烧的炼油厂。一条火线在天边蔓延开来,滚滚浓烟把天空都遮住了。

        战区,太平区的战火已点燃了。

        这时橙子瞳孔闪了闪,皱着眉头,把nchc那边反馈的资料又传给李蟠,

        “情况不太好,我的同事告诉我,太平区里还在零星交火,你朋友居住的地址也被划分在战区之中,我们暂时没法进去清理。”

        李蟠点点头,“不要紧,有地图就好,我自己进去把她们的遗骸带出来。”

        橙子劝道,“你真的不等到白天吗?一旦划归战区,附近的安全系统和物联网就全部下线了,三头犬在里面动用重兵器杀人是不记录在案的!你不知道,那只部队里可是有七级兵的!”

        李蟠耸耸肩,把衣领上的名牌取下来,

        “那样正好,我虽然只是去收个尸罢了,但也不介意杀两个人。”

        看劝不住他,橙子只好叹了口气,

        “你自己当心吧。”

        来到边界,ncpa这群没用的东西果然封闭了高速出入口在关卡缩成一团,nchc的救援车队也只能先在高速服务区建立临时营地,等放行通关再出去救人。

        李蟠也在营地下车,正打算和橙子告别,自己按照地图,去把大熊家人的尸体带回来。橙子却叫住他。

        “有人可以和你一起进去。赛博朋克你听说过吗?”

        “那群佣兵?”

        大名鼎鼎的赛博朋克,反抗体制反抗公司反抗权威的自由佣兵,游走在社会禁区的边缘人。

        这些人中有从公司战争中幸存的老兵,创业失败的精英,混迹街头的技术大咖,流浪于荒野的法外狂徒,都是些蔑视威权,不肯屈服于公司体制的传奇。

        好吧,吹得太过了,这个群体大体上是无所属的独立雇佣兵,法律边缘的小圈子,时而独狼单干,时而自由组团,接取各种势力中间人的任务,和夜之都各种势力都打交道。

        虽然公司并不喜欢野狗,但时不时扔些骨头喂养这群野狗,也是为了避免公司和公司之间,公司和安全局之间发生直接冲突,激化矛盾,引发新的大战,各势力相互妥协采取的一种折中手段。

        这些名为赛博朋克的雇佣兵,就是公司战争的最前沿,也是缓冲区。

        “我认识一些圈子里的朋友,‘食尸鬼’,就是进战场捡尸的,搜集武器装备什么的,可以带着你走一段,人多至少安全些。”

        “好,多谢。”

        于是在橙子介绍下,李蟠见到了华伦施坦。

        一眼就可以辨别,这是个尸山血海里爬过来的老兵,一身人工肌肉纤维和陶瓷防弹装甲,大猩猩手臂,高爆榴弹炮,实打实的四级佣兵。

        对方看了李蟠一眼,也有了同类的直觉,冲橙子点点头。

        “……你是不是杀过人?”橙子好奇问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新人这么客气。”

        “改天请你喝酒。”

        李蟠冲她笑笑,暂时和橙子告别,加入华伦施坦的队伍。

        这支食尸鬼是一个二十人团队,现场临时集结,抱团捡尸的。

        恶犬狗斗的战场,从来都是风险与机会并存,虽然有很高概率被三头犬的重机甲一炮清光,但万一能找到四级,五级,甚至七级的设备武器,那就鸟枪换炮,一下子中头奖了。

        所以赛博朋克们也有自己的行规,老兵更是干脆,一点都不废话,直接把作战图发过来,进入正题。

        “规矩很简单,谁先看到归谁,不许抢,不守规矩大家就现场火并,谁也不欠谁的。

        我替橙子带你一路,坐标在三号战场附近,只等你一刻钟,过期不候。”

        因为李蟠来得匆忙,于是现场租用对方的备用装备,四级军用合金插板的防弹背心,同四级军用头盔,防毒面具,紧急止血包,急救吸入器,镇痛强化剂,还有多功能工兵铲,一套花了小2000。

        嗯,租用,活下来的话还得还呢。

        另外华伦施坦还卖给他一个弹匣七发子弹,一发150,合计3100,现金激减到1200。不过李蟠也是军校出来的,自然知道这些装备都是值得的。

        华伦施坦倒还解释了一句。

        “这些是我自制的五级穿甲内爆弹,三头犬穿的都是五级sbs太空战兵装,里头还有防震自疗式生体胶衣,只有定制弹药能造成有效杀伤,记得至少朝头补一枪。”

        李蟠看看他,

        “没有针对赤犬的弹药?”

        华伦施坦面无表情,

        “没必要,赤犬的补给有限,通常不会和我们交火。

        但那些人,大都是边境害虫处理部队退伍的老兵,行动时基本都是清场的。见到我们这些捡尸的也不会留手。

        等会儿你要是在里头看到太过分的场面,可不要在我的防毒面具里吐出来。”

        李蟠缓缓点头,心里有数了。

        边境害虫处理部队么,这可能是人类文明有史以来最强的步兵了。毕竟通常来说,‘害虫处理’,打的都是外星人。

        当然也不限于外星生物,还有各种地外文明,非人存在,研究所失控的生化危机,走上歧途的变种人文明,总之一切有能力有潜力威胁到人类文明存续的种族,都是‘害虫’,都必须被毁灭。

        但你不要以为这些害虫处理部队,就真是‘人类的守护者’或者‘正义的伙伴’了,因为他们手里灭亡的平行地球也不在少数。

        毕竟对‘害虫’的定义,可是由公司巨头们组成的公共安全理事会来决断的,归根结底还是利益,所以能让公司赚到钱的,那就是‘益虫’,可能导致经济损失的,就是‘害虫’。

        所以,对三头犬这些一线兵来说,太平区的所有活物都是虫子,虫子没有优劣等级之分,发现即毁灭,这就是最佳的处理方式。

        于是李蟠穿戴上装备,跟着华伦施坦的小队翻越公路高架桥,避过雷区,炮台和无人机警戒网,进入太平区市中心。

        按照夜氏集团的规划,这里是要建立为工业区和居民区的综合新城,各种工厂,公寓楼和综合商业中心,到处都是街道和高架桥,就如一座钢铁的丛林,地形极为复杂。

        时不时得,还能听到远远的有枪声和爆炸声传来,回荡在燃烧的钢铁之城中,分明是战斗还没有停歇。

        而为了避免三头犬的无限制镇暴行动被摄像监控派下,造成公关灾难,进入太平区以后,刑天也显示从虚拟网络断开,李蟠只能依靠储存在线下的地图,和华伦施坦小队无人机哨兵提供的子网通讯联络,确认四周的情况。

        这样复杂又无电子支持的城市战场环境,是有经验的老兵们最惧怕的一种了,万一哪个窗口有炮台哒哒哒一梭子扫过来,就可能直接打得你小队全灭。而且你还不能把侦察无人机放得太远太多,不然信号太强吸引了三头犬的注意力,搞不好天降一个机动小队来制裁。

        因此虽然附近没有遭遇交战双方部队,但众人前近得非常小心谨慎,缓慢得在各种掩体间移动,先排雷再谨慎收集残骸装备,花了足有一个小时才抵达三号战场。

        “哨兵警戒,开始搜集,结束后原地休整二十分钟。”

        华伦施坦下令,并朝李蟠点点头。

        于是李蟠脱离小队,按照社保账号前往大熊女友租的公寓。

        用工兵铲的分子刃砍开防爆门,李蟠从消防通道进入,顺着电梯间攀上六楼,找到了目标房间。

        现场很惨烈,使用了巷战用穿甲子母弹,母弹弹头破入公寓后内爆,子弹弹头像礼花一样绽放,绽放的等离子火流从中心区域爆裂开来,将整个大楼炸裂成千疮百孔的蜂窝,而楼内的住民在一瞬间被四溅的电浆团打成碎末,人体在高压高热下,好像微波炉里的鸡蛋一样炸裂开来,溅在房贷都没还完的公寓天花板上,皮脂和内脏燃烧成焦灼的浆体黏成一块棕褐色,碎裂的骨骸更是炸得到处都是。

        李蟠收集了现场的人体组织,对比确认了房号,医保牙医纪录,确认了死者身份后,把死者的残骸用工兵铲铲下来,装在橙子给他的nchc生物组织收容罐里,因为条件有限,只能母子装在一起了,就拜托牧师,把他们和大熊剩下的义体,放一个骨灰盒吧。

        nchc因为人力有限,通常这种情况,洗地的时候都是把整理出的尸体组织,一起烧成灰,有家属需求,就封装一点发给他们作为丧葬使用。

        虽然可以请橙子帮个忙,等战斗结束后,让她来跑一趟。但李蟠觉得自己有义务,亲自来收尸。

        也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他就是想自己看一眼。

        看一眼大熊的家属是不是真的死了。

        看一眼绝大多数的夜之都普通居民,最后的结局。

        现在他亲眼看到了,那回去吧。

        于是李蟠背着组织罐往回走,回到集合地的时候,他看到华伦施坦在和一个全身黑色甲胄,远看去仿佛是机器人的士兵,抽着烟聊天。

        那士兵在外金属骨骼的支撑下,全身披着厚重的军用合金甲板,就好像古代的重甲骑士,比华伦施坦还要高出两个头,此时只露出下巴来,叼着华伦施坦给的雪茄和他唠嗑。

        而士兵身后,还有一台五米多高,四足四臂的巨大机器人,远远看去好像个长着手脚的肥蜘蛛,正是李蟠最熟悉不过的,大名鼎鼎的蛛式多功能泛地形战场无人机。

        这是军方最泛用的设备,真正的杀人兵器,全功能武器平台,可以根据各种战场环境需求换装,使用各种军用武器系统,为一线步兵提供火力支持。

        身为军校培训的专门工程兵预备役,李蟠一旦应征入伍,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维修保养作为步兵军队主力的蜘式机群了。

        而这士兵和无人机,乌金色金属装甲上,那泛着荧光的三头犬喷漆,在夜视成像下更是再清晰显眼不过。

        李蟠从废墟中走出的瞬间,蛛式无人机第一时间激光瞄准照射,并强制接入他的芯片系统读取数据。

        ‘身份鉴定,公民,公司在职员工,有社保。’

        ‘精神鉴定,蓝蓝蓝蓝蓝蓝蓝蓝蓝,偏差值0,安全。’

        于是蛛式转动机枪,转向瞄准现场其他的赛博朋克佣兵,三头犬士兵头盔上的义眼也转过来,扫了李蟠一眼,又抽了口雪茄,继续和华伦施坦说话。

        “七三开,我七,现金打给我,现在。”

        华伦施坦摇头,

        “你要价太高了,我们这么多人,那些义体还得找人重新编组了才能在黑市出手,最多给你四成。”

        三头犬转过义眼瞪着他,

        “你当我是公司狗吗?嗯!你当我在和你讨价还价?嗯!嫌人多,要不要我现在杀几个?嗯!”

        李蟠向他们走去,一路走到蛛式身边,看了看蛛式打空的导弹发射器,突然操起工兵铲,启动分子刃,全力一击,直破开蜘式无人机的装甲底盘,一击直捣入核心处理器,正中核心芯片,蛛式瞬间宕机。

        三头犬士兵和赛博朋克们扭头看他的同时,“砰!”得一声枪响,李蟠拔出‘黑鸢’爆了士兵的头。

        接着他走过来,一铲子把士兵尸体劈开,把心挖出来,揣在正装裤兜里,背着收容罐往回走。

        华伦施坦就全程呆站在原地,瞪着眼,被溅射得脑组织和血浆喷了一脸,禁不住张开下巴,嘴里的雪茄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