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夜行者

第十二章 夜行者

        当然,主要问题还在于,怪物不是机器,大部分怪物都不能用克隆人小白鼠来糊弄,相当多的怪物似乎并不把克隆人当人,比如001钢笔那种的,根本就激活不了,如果特别说明的,那肯定还是得用临时工。

        所以,在技术部的楼层自然也配置了大量警备无人机,防止各种意义上的失控,方便总经理可以随时随地一个响指毁尸灭迹,物理删除。

        李蟠现在担心的就是,他上班第一天就遇到删除失败,天知道技术部里整了什么破事搞得全员删档,这公司里又不链外网,骇客都骇不进去,也不知道啥情况,万一李蟠贸然窜进去,被那些安保无人机人脸识别失败,把他当场突突了,大概公司连一滴鳄鱼眼泪都不会流,甩手抓一个路人接替总经理就是了。

        而且李蟠试着打了个电话试探了一下,清洁工也不肯接技术部的活,显然里头也确实发生了某种意义上的‘失控’了。

        于是李蟠想了想,自己评估了一下风险和收益,实在划不来这么表现的。干脆凉拌,大不了就拖到三天后,让总司外派一个技术部部长来收拾这烂摊子喽。

        反正谁爱干谁干,他才不顶这锅呢。

        这样把总公司办公楼从上到下绕了一遍,熟悉熟悉整个办公楼的格局和地形,认了认各部门门路,再劈里啪啦把日报备忘敲上一页,李蟠上班的第二天也差不多可以到点了。

        其实他现在看下来,觉得在怪物公司做临时工,如果不看那些‘怪物的代价’,至少实习三年的规矩,好似也是有那么一丢丢道理的。

        毕竟这办公室里,塞了这么多怪物,每个怪物都有这么多属性,这么多禁止事项,相互之间还有各种隐藏规则冲突,而公司这群烂人还特么只用数字编号,颜色区分,电梯走廊古里古怪的,座机也是个戆卵,简直坑死人不偿命。

        本来你一新人就职权有限,只能看到那些被删删改改涂得乱七八糟的备忘录,基本全靠猜,主要经验都得靠老员工带着积累,一不小心就被人把小命坑掉,光活下来就已经很强人所难了。

        可如果不能把所有这些怪物的细节都熟记于心,背滚瓜烂熟,老板怎么放心让你办事呢?要是有个万一惹了祸事,翻了车,到时候连累得可是整个公司,不,甚至整个夜之都的居民,都要一起被坑死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理由,现在李蟠只要一想到每个月他只赚两千五百块就心绞痛,没有拼命的动力了,到点下班!打卡走人!

        “拜拜,我走了!”

        ‘您走好’

        mr007举起牌子,还戴着手套噼里啪啦敲键盘呢。

        它可比李蟠积极多了,不愧是渴望转正的卷王,而且身为怪物可以特事特办住公司,相当于还在市中心有单人独栋大平层呢!

        总之,今天李蟠巡视办公区的时候,mr007也负责更新了冷雪区和恒温区的纪录报告。你别说,有个死徒做临时工确实还不错,至少不怕它死了,而且说真的,临时工虽然无权去技术部上洗手间,红区黄区的怪物仓库里却可以畅行无阻,简直是特么地狱笑话。

        好吧,万幸仓库那边倒还真没出什么问题,毕竟是日常严加死守的重点区域,如果日常有什么安全隐患,公司也不可能经营这么多年,还固执得坚持这一套老掉牙的章程了。

        这么看来,这次公司全灭,大概是和新来的,或者那些尚未登录归档的怪物收容任务有关。但是前任总经理电脑里,李蟠倒没有找到相关的文件,如果想要搞清楚其中的缘由,在团灭之前这些老员工到底在干什么,或许还真得得和董事会见一面。

        李蟠一路胡思乱想着,跟着人流来到地铁站,地铁还是和以前一样脏,说真的,你们到底是怎么把血肉洗掉的同时,还同时把痰渍污垢和涂鸦留在车上的??

        正当李蟠看着一连串爆炸枪战明星出轨的新闻,等着死人乐透开奖,于是忽然得,就感到胸前一蹭,什么东西蹿进怀里。

        他不习惯在外头联入深网,就只是视觉系统看看网页,也没有把身体托管给系统操作,立刻就反应过来了。

        嗯?电车痴,不是,小偷?

        这年头当然还有小偷,毕竟或许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了,当然他们现在喜欢自称赛博猎手,犯罪分子总是与时俱进的嘛,他们也针对公共安全网络,斗智斗勇,研发了各种专门义体,多重身份伪装干扰摄像监控,小范围电磁干扰解除义体系统警报,还有类似神经增强的短时加速,还有直链脑插外接口的微型骇入系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得,把沉浸在虚拟网络里,还敢在外头游荡的蠢货变成电子傀儡。

        如果对方链接在公共网络,或者买了安全保险,那也还好,顶多也就从你的线下账户里盗刷现金,或者植入个病毒广告,偷偷扔个魔偶从后门封你账号,搞搞敲诈什么的。

        可如果你沉浸在深网里不能自拔,或者什么安保系统杀毒软件都没装,呵呵,那恭喜你,接下来人家就要割你的肾了。

        而这些小偷也最喜欢在通勤时人挤人的车厢里犯案,专挑那些账户里有几个闲钱,却还买不起私人轿车或者武装义体的社畜下手。这就叫欺负老实人啊。

        李蟠估计大概是自己换了正装,人模狗样得也被误认为有钱人了,赶忙退出虚拟网络,可别把老子的衣服划了。

        于是退出网站的同时,李蟠一伸手就把怀里那人拦腰搂住,结果一入手,却是又光滑又坚挺又柔软的奇怪触感,李蟠感觉到指尖的吸引力,忍不住捏了两把,揉了揉,拍了拍,把玩了一下,才一睁眼,看到昨天那个夜氏的女吸血鬼站在面前,咬牙瞪着他。

        “还想要你的手就给我放开!”

        李蟠汗一个,

        “你怎么找到我的。”

        对方幽蓝的眸子冷冷盯着他,

        “你这种两点一线的通勤社畜很难找吗?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消费场所可以去?”

        李蟠感到心口中了一刀,不过面前这女人大概可以字面上把他插好几刀,只好忍了,

        “还给我,手枪。”

        对方微微蹙眉,然后好像想起来了

        “哦,那垃圾我扔了。”

        “你扔……我忍……那你干啥来的!”

        这吸血鬼横了他一眼,李蟠面前跳出了‘k的私人链接’通讯申请。

        虽然乱链实在不安全,但现在车厢里人挤人的都给她堵到怀里来了,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是么。

        于是李蟠接入通讯,女吸血鬼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来。

        “你就是扫把头?”

        “都是年轻时犯下的错,好了有话快说。”

        这个吸血鬼k瞪了他一眼,发过来一份合同。

        嗯?合同?李蟠瞧了一眼,

        私人健康助理?哦,就是私人教练……

        李蟠反应过来,

        “操!你要老子当你的血奴!?”

        k蹙眉,

        “不要说的这么难听,严格来说只是血仆,专属私人买卖,每个月抽一次血,我也不会魅惑你,更不干涉你的私人生活。”

        李蟠看了看合同,这是公共安全系统认证的,倒是合法的。

        是的,也不知道是忠实于原著还是设计缺陷,总之吸血鬼们是要吸血的。

        按照网络上的各种风闻和野史,这些夜氏的血族,可以通过吸血获得增强和恢复,之前李蟠也见识过了,另外传说在吸血时,血族能和被吸食者双方,产生近似高潮迭起的强烈快感,近乎于高强度嗑药。所以普通人很容易被血族诱惑沉沦,成为对方专门豢养的奴仆宠物,就是血奴了。

        当然,一般而言做血奴也是有条件的,只有俊男美女才会被看上,成为夜氏血族的宠物。有些蠢货以为这样有机会成为血族的一员,但其实是想多了,不过是人家的一盘菜,人形玩具罢了。夜氏集团只会给旗下公司的核心骨干‘初拥’,作为他们为公司忠诚效力的奖赏。

        就比如李蟠邻居那个黄大和,如果毕业以后顺利入职夜氏直属公司,年年绩效评优,屡次立功升迁,并且办公室斗争站队正确,那倒确实有那么一丢丢机会被集团选中改造的。

        扯远了,这个吸血鬼k当然不是看上李蟠了,单纯就是馋他身子,咳咳。馋他的血。

        按照合同,李蟠只有定期抽血卖给对方就行了,不涉及什么性方面人格方面,主仆奴仆的亲密交易,所以也不大会发生被魅惑,又或者被人把持不住吸干的情况。

        而且对方的合同要求是每个月提供两个单位红细胞,也就是每次抽400cc的血,报价是现金4000。

        “哇喔,4000?还是现金?”

        李蟠赶紧网上查了一下,受伤了去医院用血,一个单位也就500块啊,就算没医保也不会贵多少,毕竟这可是夜之都,最不缺的就是死人和克隆人,夜氏集团也早就有人工合成血供应了,这些吸血鬼根本就不愁吃喝,招招手就有一大堆明星名流,争相成为它们的血奴。

        艹,老子是缺那4000块的人吗?老子是怕被仙人跳啊。

        看到李蟠目露怀疑,k也解释道,

        “这个价格很公道了,再多就会招惹税务局注意了。

        你的血液出乎预料得高效,几乎可以媲美强化药剂,而且符合我的口味,不含人工合成类药物,在夜之都真是很少有你这么健康纯正的人类了。

        昨天你也看到了,我是公司外勤部门的,需要你的特殊血液作为战斗增益,我查到你也是公司干部,大概不愿意接受包养的,不过我的要求也不多,每个月有两个单位,保证血液质量的特效药防身就足够了。

        另外,我在集团里的位阶不算低,只要被我标记为血仆,夜氏的其他人就不能动你了。”

        其实当初在军校的时候李蟠打的强化药一点都不少,不过这些激素大概也和义肢一样,被档案柜一起重置了吧。

        但你还别说,光血仆标记这一点,李蟠倒是真有点心动了。

        夜氏集团可是把地头蛇打趴下来的强龙,0791的新主人,这个k又是夜行者部队的高手,这身战斗力大概也好几千万的,以后给怪物公司办事,少不了和它们打交道甚至请人家帮忙的,有个渠道也好。

        “五千,另外你得赔我一把枪。”

        “成交。”

        对方也很干脆,5000块叮咚一下就到账了,顺得好像拉稀。

        于是俩人到站一起下车,k瞳孔闪了闪,走出站的时候就有一辆夜氏集团的豪华c级轿跑停到地铁口,优雅的暗金色权杖车标,乌黑锃亮的流线型车身,简直镜面似的反射星空,甚至可以照出李蟠正装袖子上沾的灰。

        李蟠看着车尾的金字,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camarilla,密党联盟,支配夜氏集团的至上核心,血族长老议会。

        “上车,去酒店。”

        全自动驾驶,智能人保镖,防弹,安全系统直链,还有免费香槟和小糖果,呸,血味的,不过瑕不掩瑜,这才是公司干部的逼格啊……

        k就翘着腿坐在一旁看着他,翻了个白眼,扭头望向窗外。

        李蟠尬坐了一会儿,没话找话得问道,

        “你是个venture?还是个toreador?”

        k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

        “别到网上乱搜,那都是赤犬在胡说八道,现在早就不止十三个氏族了。”

        但看到李蟠一脸求知欲,k撇撇嘴,

        “我是个ancilla血侍,或者说knight,血骑士夜骑士,随便你怎么称呼,在夜行者部队四百年了。还有一百年就可以升长老。而我侍奉的sire尊长,是整个血族最古老的第十三代elder始祖长老,也是统治着0791位面的三位prince亲王之一。

        所以你可以相信,我在夜氏集团是可以说的上话的。如果以后有血族找你的麻烦,只管报我的名字。”

        “报你的名?kthebodysuit?”

        女吸血鬼瞪着他,从牙尖里往外挤,

        “凯特。”

        好吧,看对方这副样子,似乎直呼其名就要冲上来把他撕了似的,李蟠明智得转换话题,

        “所以我的血对你真的很有用?”

        凯特,或者k把脸别过去,

        “不错,我劝你自己当心一点,不是所有血族都是久经训练夜行者,只有少数人能克制住自己欲望,并谨守戒律。大部分人一旦血狂起来,便饥渴得无法自制。

        我可不希望下次见到你,只剩一块尸干了。”

        “哦……那嚼一点大蒜有用吗?”

        “所以我说了别到网上乱搜!”

        不过k这个骑士还真是有逼格,不止有专属轿车代步,直达五星酒店,下车就有夜行者部队的ancilla血侍小弟候着,给她送来一个大手提包和钥匙门禁卡,包房也开好了。

        于是李蟠直接跟着k来到酒店里,k熟练得打开包裹,取出设备给他抽血,现场制成血药收纳冷藏,取了4小瓶装在金属管里,看起来就像什么熬夜加班打工男常用的抗疲劳运动保健功能饮料……

        k当场就喝了一瓶,说是检测药效,但看起来就是忍不住了嘴馋,又嚼又舔得,弄得一滴不剩,还伸着舌头把殷红的嘴唇都润得湿漉漉的,意犹未尽得盯着李蟠脖子上的动脉看。

        “喂你冷静点啊,我卖血不卖身的。”

        李蟠警觉得把正装扣扣好。

        “哼。”

        这k也蛮傲娇的,把头一扭,收好剩下三瓶血药,又从大提包里取出两个手提箱来,往床上一摊,露出一堆枪来。

        “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