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人文学 - 侦探推理 -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下班

第九章 下班

        总算下班了。

        是的,就算是在赛博朋克世界财阀宇宙,也是有‘下班’这个定义的。

        毕竟每年五天带薪假期,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的义务工作制已经是踩着劳工社畜们的生理极限了。

        虽然也有一些企业工厂是两班倒的,白天一班晚上一班,当然这种主要是为了设备持续生产不停机,可没有加班费的。

        而且要是所有人都住公司,房子还卖给谁?房地产生意还做不做了?而且你住公司你交房租吗?下班!都给老子下班!谁管你通勤几个小时,下班滚蛋!

        于是李蟠入职的第一天就这么乱糟糟得结束了。

        和一群社畜一起挤在地铁上,李蟠和所有人一样,呆若木鸡得瞪着从车窗上倒映出的影子。

        当然,其他人的义眼瞳孔里是五光十色,色彩绽放,正沉迷于qvn网络刷短视频,玩游戏呢。而李蟠是真的对着镜子发呆。

        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穿越。

        穿越前是工薪族,穿越后还是工薪族,要是这辈子死了以后,下辈子还是工薪族可怎么办?这该不会是什么诸天无尽加班地狱吧……艹突然好恐惧……

        李蟠不敢想了,赶紧联网上限,用电子海洛哔麻痹自己。

        不过这年头虚拟网络上的沉迷方式实在太多了,随着科技的进步,你真的可以在网络上遨游,虚拟世界已经被构造得和真实世界几乎无法分出差别。

        而虚拟主播,游戏玩家,网络艺术家,各种职业都可以在线工作。

        而只要有钱,搞个生态舱,或者直接住到酒店式网吧里,把肉身泡在营养液里,就会有人专门照料你的躯体,字面意义上,成为‘永久’活在电子海洋里的电子幽灵。

        其实李蟠前世就是游戏玩家,这一世又没有父母管着,差一点就沦落到那种点电子幽灵的地步。

        但qvn是不安全的。

        虽然公网上有公共安全系统监管一切,但总有人架构非法的深网服务器,而安全系统也不能阻拦你自己作死。

        可能只要一步踏错,连入陷阱中,你就会失去一切,破产都是轻的,直接变成一具受人操控的电子僵尸都有可能。

        而李蟠就是被人耍了,他在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曾经想在学业之余,做个游戏主播,专业玩家的,起初还挺顺利,小小攥了一笔。但是后来被专业骇客黑了。要不是当时他在军校内网,对方没敢做的太过分,只怕小命都没了。

        但他倾注热情的游戏账号被盗了,而且被骇客的魔偶攻击时,一瞬间不仅从公共网络断链,甚至直接失去身体控制,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就好像被关在一个密闭的电梯里,无限坠落的无助和绝望,实在吓到他了。

        从此以后李蟠也对那些大型虚拟网游,或者说对整个qvn深网区都产生了心理阴影。因此现在基本上,也就看看公网和浅层的电视节目。

        每次他凝视那无数链接代码,都觉得在繁华绚烂的五彩光影幕后,藏着不怀好意的骇客,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

        那无尽的虚拟网络,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虚无的深渊,一旦陷进去,跌入虚无中,就永远都爬不出来。

        有时候连李蟠都不知道,到底是这电子的深渊更可怕,还是这现实的地狱更令人绝望。

        他只能在一边快撑不住的时候,逃到另一边,如此反复在悬崖两侧横跳。

        而这年头普通人的处境和他都一样。疯狂只在一线之间。

        “啊啊啊——!”“吱——!”

        尖锐的刹车声猛得把李蟠从小电影中惊醒,一个激灵启动刑天战斗模式并链到安全网络,防止有骇客攻击,并留意四周的状况。

        原来前头站台有人卧轨自杀了,血沫从地铁车厢的门窗门缝中渐进来,把一群人都溅成粉红色。

        唉,这倒霉地铁,郊区环线么就一堆瘾君子嗑药拉屎,市区内线就各种跳轨自杀。地上永远都是褐色的,不是血,就是屎。

        于是地铁被迫暂时停运,要等维修机器人把绞烂的人骨和内脏清理出来。

        李蟠也只好先跟着人群出来等候,找了个地方蹲下,擦拭皮鞋上的血迹。

        这个时候,他的眼前跳出公共安全网络的警告。

        ‘区域安全偏差值升高’

        李蟠登时警觉起来,伸手按在腰间手枪终夜的保险上。

        安全偏差值,虽然他非常讨厌这个麻烦的设定,但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是可以保命的。

        安全偏差值,顾名思义是一种基于公共安全网络的安全算法参考,安全网络基于整个夜之都,不,整个诸天公共安全网络监控环境的参照对比,录入各种暴力犯罪和危险系数,设置了各个区域的基准规格值。

        比如在都心区这个安全阈值就很高,在郊区垃圾场工业区,这个安全阈值就很低,但从长期来看都是大致平缓的。

        而一旦区域范围内,存在外来的安全隐患,或者原本的势力离开,导致了区域平衡变化,系数就会极具升高,也就是对比日常数据,偏差极具升高。

        再说的简单点,有危险。

        然后李蟠看到了,在地铁站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有四个身材格外壮硕显眼,几乎都有一米九到两米的壮汉,先后低着头从地铁列车上下来。

        然后李蟠扭过头,又看到同时有十几个身穿黑色风衣,戴墨镜和电子眼,一身公司狗味道的家伙,从地铁站各个入口,及盥洗室,紧急求生通道走出来。

        是埋伏。

        同一瞬间,那群壮汉中领头的黑人嗅嗅鼻子,嘶声怒吼!

        “夜行者!!”

        然后李蟠就见他从皮衣下扒出两把冲锋枪,卧槽,那特么不是智能武器!

        “哒哒哒哒哒哒!”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

        唉几把,又开始打了,真特么没完没了的,这就是夜之都的日常啊……

        李蟠赶紧冒着腰钻到一个金属垃圾桶后头躲着。外头就哒哒哒哒哒哒轰!得两拨人对射,音爆弹闪光弹烟雾弹乱投。

        倒霉的上班族们惨叫着四处逃散,一会儿就被流弹一片片扫倒,地上躺了一大片,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唉,惨啊,虽然那些公司狗来搞伏击的,但人家至少是用骇客装备配合智能武器,虽然普通人免不了被暴炸波及,但智能子弹是‘长了眼’的。还会尽量绕着你躲开。

        可那几个大汉用的却都是非法改造枪械,而且子弹威力巨大,把地铁站打得稀里哗啦乱碎,简直强制拆迁似的。看来今晚的死人乐透又要超级加倍了。

        想到这个李蟠赶紧加了一注,毕竟这年头想实现财富自由和阶级升迁,大概也只有买彩票稍微靠谱一点了。

        花五块买了彩票,买了个梦,李蟠就躲在垃圾桶后头等这两拨人打完。

        不用期待ncpa的,那大汉刚才叫的是‘夜行者’,这是夜氏集团的直属保安部队,人均黑帮加特工,要不然谁能堂而皇之得在夜之都都心地铁站动手?大概得等打完了警察才会进来洗地。

        而那几个壮汉也蛮离谱的,居然还在哒哒哒哒得抵抗。如果是一般人,早就被公司的骇客拿下了,而李蟠探头看了一眼,发现这群人给智能子弹打得浑身是血,居然还屹立不倒,那些智能弹居然连他们的骨头都打不断,反而还激起对方的凶意,嚎叫着举枪反击乱射,甚至还组成战术小队,向四面八方射击压制伏击者火力,试图撤回地铁里,通过地下铁道逃跑。

        被这么乱枪打都不死,还能杀出一条血路,李蟠不由怀疑这些人也是哪一家的纯生化改造人,不过应该不是赤天狗,毕竟如果是赤犬的话,现在三头犬已经把温压弹扔进来了。

        正当那些壮汉压制了夜行者们的火力,准备趁机抱团撤退时,突然从烟尘之中,蹿出一道黑影。

        在刑天的战斗动态视觉下,李蟠才勉强看清,这是一个穿黑色皮制风衣,黑色短发,手持双枪的女……夜行者。

        而且毫无意外的,从对方精致的容貌,闪着蓝光的瞳孔,以及那种仿佛中枢神经增强一般,几乎快到掠地飞行似的极致加速,还有这夜行者的称呼和打扮,都说明一个不争事实。

        这些是夜氏集团的特产,战斗吸血鬼。

        当然夜氏的人更喜欢自称血族,据说在他们的地球,因为一场瘟疫,土著人口发生了变异,于是夜氏开发出了特种的血族血清和血族义骸,成为集团的特产名品。

        这些血族基本上有着传说中的显著特制,长生不老,永葆青春,美艳绝伦,更高更快更强,吸血愈合,等等等等。甚至夜氏还给低端廉价的产品,增加了畏惧阳光的特性保持人设,顺带节约成本。

        所以总的来说,这些夜行者是大致五级,六级科技的产品,它们的表现也无愧夜之战士的美誉。

        此时李蟠眼前,那个女夜行者就闪来跳去,仿佛蝴蝶起舞似得,躲过几个壮汉的交叉火力,一路近身,直冲入人群中,跳起来双腿锁颈,把手中双枪顶着头颅眼球乱打,这才把两个壮汉打成血葫芦,同时好像条黑蛇一样在人群中穿梭,拔出腰间长针似的短剑,又插死一个,这一口气单人三杀,才被剩下一个壮汉找到机会,往身上开了一枪,一脚踹飞,飞过李蟠头顶,砰得撞碎墙砖落在李蟠面前。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齐缩头钻到垃圾桶后头。

        下个瞬间,那仅存的壮汉双目血赤,“嗷嗷嗷啊啊——!”得开始扫射,打得垃圾桶叮叮咚咚火花乱跳。

        “卧槽!卧槽你干嘛!”

        李蟠刚想拔枪反击,结果被那女吸血鬼拽着手,把他的祖传终夜夺了过去,还一口咬到他手背上疯狂吸血!

        “尼玛!”

        要不是头顶流弹乱飞,还被这女人扑到怀里用大腿锁腰,动弹不得,李蟠真想大耳瓜子抽上去。

        不过李蟠也开了眼界了,这吸血鬼肩上被一枪开了个大洞,但这吸血的工夫,居然弹头就自己弹出来,皮肉也在肉眼可见的愈合了!

        不愧是夜氏公司的顶尖科……

        “喂你有完没完啊!都修好了够了吧!再吸老子翻脸了啊!”

        “嗯~~~”

        结果那女吸血鬼一口还不够,还在一口接一口,而且简直吸上瘾了,就和嗑嗨了一样,不由微微睁眼,明亮的蓝色眼珠一阵失神上翻,睫毛微微颤动着。

        李蟠使劲抽了两下手都没能抽回手来,还给她吮着手背多舔了两口,亏大了!

        “嗷嗷嗷!”

        这时那头的壮汉子弹打光了,又被其他夜行者打得浑身飙血,竟然一身怒吼,把皮衣,和自己的皮猛得撕开!变身成一只巨大的畜生!冲入地铁,撞破车窗向铁道中逃跑!

        那东西!是死在密道门口的怪物!

        李蟠扭头看着,也没法追,只好拱起腰顶了两下怀里的女夜行者。

        “喂!你的猎物都跑了!”

        女夜行者这才反应过来,狠狠瞪了李蟠一眼,这才松开口,唇边的津液血丝也顾不得擦,飞身扑出去,快得像疾飞一般,扑入地铁中追着那逃走的怪物消失了。

        “艹!老子的枪!”

        李蟠扭头的时候,一群夜行者已经如黑风夜影一样,刷刷刷钻入昏暗的地下铁道中,不见了踪影。

        唉……老子的祖传小手枪……

        看看一地呻吟的伤者和死尸,他只被咬了一口缴了枪,已经算不错了。

        但这么一番插曲后,地铁是坐不得了,李蟠也没钱打车,只好查地图多走了两站路,绕了个大圈子,才终于回到外环郊外的公寓楼。

        电梯还在慢腾腾往下掉,李蟠就到门口的夜宵摊,给老板转了二十块,搞了碗馄饨面站着吃。

        左手边是打鼾的醉汉,右手边是带着虚拟眼镜打电动的小黄毛,电视上放的是爆炸球比赛。

        李蟠就一边吃馄饨一边看比赛。

        哦,可能大家不知道什么是爆炸球,简单来说是类似橄榄球的运动,各种规则变化很多,但基本上两人以上就能玩,大家抢一个球,没有其他规则。另外,那个球是个炸弹,倒计时到了就会爆,没被炸死或者被打死的,且抱球时间最长的玩家,获得比赛的胜利。

        李蟠也经常和楼里的年轻人玩这个,当然他们玩的只是电击球,顶多被电一下,而且也不赌钱。

        不过在正式比赛中,抱着爆炸球的一秒,都有几万甚至几十万的现金,直接转到玩家的账户里,在眼前跳动,而最后只有胜利者才能真正拿到这笔钱,因为按照安全局的规定,非工资性质的大额流动性转移有洗钱嫌疑会被追回,但税务局会优先扣除非工资类收入所得税,换句话说其他人不仅屁都捞不着,还要补税的,大概百分之三十起步吧,于是大部分玩家到死都舍不得放手的。

        然后他们就被炸死了。

        叮,电梯到了。

        李蟠囫囵吞光了馄饨,回家睡觉去了。